^傳媒生態

給鄭經翰先生的支持信

你好,我是一名大學一年級生。我是你十多年來的忠實支持者,最近得悉你將會面對一個生命中最困難的局面,現特意來函送上衷心的支持。鄭先生你應該想不到一個還未二十出頭的黃毛小子會是你十多年的忠實聽眾,我也很慶幸在我還是個小學生的時候已經開始收聽你的節目。我就讀下午的校小學,但每天喚醒的我並不是鬧鐘,而是你激動的聲音。雖然打開收音機的是我家祖母,但她其實不太了解你所說的話,反而我卻慢慢被你的聲音感染。

隨着互聯網日益普及,新媒體漸漸發展為一個多元的互動平台。近年,有更多市民透過新興的網上媒體參與各種社會議題的討論和社會運動。為了探究這個新興的現象,社區發展動力培育為這個新興現象進行探索式研究。是次式研究旨在嘗試了解網民(網台)的特徵和探討新媒體(網台)在社會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並嘗試剖析市民及網民參與社運的原因及不同的參與形式。經過網上問卷調查、聚焦小組及個案研究收集數據及分析。主要研究結果如下:

好奇號的登陸過程,堪稱人類史上最精密的登陸計畫,也象徵著太空之旅的新一章,同時,太空總署亦擔起傳播者的角色,自行安排網上直播登陸過程,及即時在其官方Facebook和Twitter帳號上報導登陸過程最新情況, 讓全民見證歷史時刻。好奇號有屬於自己的Twitter帳號 @MarsCuriosity,這是她登陸後第一個tweet:”I’m safely on the surface of Mars. GALE CRATER I AM IN YOU!!! #MSL”(我安全登陸火星表面了.蓋爾隕坑,我就在你裡面!#MSL)負責即時更新Twitter帳號的團隊選擇用第一人稱替好奇號說話,彷彿在告訴世界:好奇號是有生命的。

本港的「三色台」開始在晚上時間播放一部名為《回鄉》的記錄片。「三色台」是單純地想要介紹一下國內的鄉土人情嗎?抑或是在傳播「愛國」情懷的種子呢?然而,節目中的藝人偶然會露出馬腳,未能向觀眾交足戲。記憶所及,王祖藍於某一集中已坦言自己是首次回鄉。這就涉及了二個問題。從未回過「家鄉」是否意味着王對故鄉缺乏真正的心理認同?而那一個不被原居民(或其後代)認同的地方又能否稱為他們的故鄉?

梁振英僭建門風波,事件本身越揭越醜惡,但事件的影響力卻在各個歸邊傳媒出力撲火下越來越輕微。對這六大疑團,梁振英根本一個也無法回答,他的處理方法,是一方面指自己不知道僭建的事,另一方面卻又擺出一付無辜卻勇敢的樣子,「認為自己作為業主是有責任,會一力承擔」,再來便是「展望未來」:「希望大家將來會憑他的工作及表現,相信他是個有誠信、值得信賴及支持的行政長官。」配合傳媒出盡全力淡化事件,於是香港人又再像被落了藥一樣,無可無不可地接受了「既定現實」,任由謊話連篇,僭建處處的梁振英當特首了。

《東方日報》指這十多輛裝甲車、工兵用車入城不屬於正常換防。如果報導屬實(不要忘記那是東方),那等於增兵香港。星期六無線晚間新聞,播了很久神舟九號升空、領導講話、太空人家屬很高興之類的東西,之後是播梁振英落區,響應主辦單位呼籲,為李旺陽默哀。同一日,無線在黃金時段播「客家人慶回歸」show(應該是有贊助)。

香港人與微博

無可否認,部份香港人熱衷微博的原因,是娛樂界市場力量和大陸GFW兩者造成的現象。自twitter在06年成立以來,外國藝人看準微型博客(microblog)這新興平台訊息簡潔、直接的獨特之處,加以利用與粉絲更直接聯繫,展示其較為真實的一面(這是當twitter還是小眾玩意的時候;隨著近兩三年用戶增加,經理人和公關也開始沾手藝人的twitter,將其變成軟銷渠道)。大中華區藝人思路何妨不是一樣—無奈twitter至去年之前也沒有提供中文介面,而twitter更是在2009年新疆7‧5騷亂事件後後「榮登」被GFW長期過濾,與facebook、維基百科等「共負盛名」。

媒體改革/宗教改革

資料爆炸,已經不足以描述現世的狀況。正確點說,現在是人人都是消息來源的媒體時代(everyone is a publisher),又或者,人人都是 content provider。這大概是個不可逆轉的潮流吧?而客觀而論,現在仍然有「主流媒體」和「新媒體」之分,則其實新媒體未完全取代舊媒體。舊媒體仍然被當成主流和權威。可是,我們不難發展,這個權威正在瓦解。人們非但質疑媒體的中立性,更愈來愈傾向相信平民的消息。就以中東茉莉花、佔領紐約為例,都是新媒體的力量。

九龍東是市區樓,九龍以東是新界樓,樓價相差多少,買家自行判斷。如果大家有拿到今期的《MetroPop》的話,應該會發現這個色彩繽紛的封面,不是香港東、九龍東或新界東,只是畫家的想像。當大家打開此專欄,就會看到一組「廣告」(註:也可稱為「鱔稿」)。作者以一個專題,將港島東、九龍東、和康城站劃成「香港東」。此舉是否透過將康城站附近的新樓盤峻瀅「撥入」九龍東範圍,幫長實賣廣告,推高物業價值?筆者沒有結論。

晚輩剛拜讀《成報》今日頭條〈《成報》擬設釣魚島辦事處 招募千名兼職主任 全球反響空前熱烈〉鴻文,實在感動流涕,立即揮筆,丫唔係,係以鍵盤打字致函祝福!(本文各LIKE者均自動成為聯署人,歡迎廣傳)

梁振英前晚突然表示,私院明年須停收雙非孕婦,眾皆嘩然。梁之政風如此粗暴,當然應該批評。獨立媒體馬上就此事發表了一篇「編輯室周記」。但神奇的是,獨媒並非直斥梁振英藐視法治、專橫霸道,而是將梁作為候任特首「干現屆政府的政」,都說成是「反蝗人士」的責任。究竟港人反蝗有甚麼問題呢?保衛家園,原來都是有罪。

一向悲哀的發音掙扎

新聞工作者讀錯字是很悲哀的。這並非批判話,而是同情語,所以不應解讀成「做主播都讀錯字,真可悲啊!」,而是「做主播讀錯字,會很可憐……」。然而無論是何文匯式正音還是王亭之推舉的約定俗成原則,對一個並非語音大師的普通新聞人而言,要決定取哪種原則來堅持,亦非易事。

Facebook 和 Twitter

Facebook 和 Twitter 興起後,Blog 的影響力大不如前,「微型博客」──簡稱「微博」,包括 Tweets, Facebook Status 等開始大行其道。傳至國內,由於國內自己有個內聯網,結合山寨抄襲精神,各式「微博」風行起來。好些好此道的人,習慣了訊息短小,只求看起來好像很切中肯綮,直擊重點,然後實際上卻是語焉不詳,故作高深。當討論下去,這種風格簡直就變成是左閃右避,顧左右而言他。

高登網絡紅人「勁野哥」云「負面宣傳都係宣傳」。領匯「往績彪炳」,多少昔日在房署商場的小店如今都關門大吉,領匯煞有介事要尋訪小店,實在令我不禁想起貓哭老鼠的典故。領匯持有絕大部份公屋商場、街市、停車場及熟食檔。自領匯接管該等公屋設施後,不僅租金上升,令原有小店結業然後大型連鎖店承租,管理層無所不用其極將領匯利潤最大化,漠視基層的舉措更時有所聞,實在罄竹難書,誇張程度係讀者隨手在Wisenews 或 Google 搜尋領匯,都有大量負面消息,小至商場設施損壞涉嫌令顧客受傷,大至月初被廣泛報導,大圍新翠商場麵包店租金五萬增至十二萬等等,至於領匯外判商減薪之類已經不是新聞了。

特首選戰的確不斷揭露候選人不同的過失,無論是「感情缺失」這類私事,還是僭建大宅、涉嫌評審不公等關乎公眾利益的事,但最終,香港人還是無渠道將民意量化為選票數字。作為媒體有帶領民眾思考的責任,而非盲目地去追八卦醜聞;把時事政局八卦化,本已不太應該;而且,你們有沒有想過,這些八卦吸引了讀者眼球時,往往使他們忽略了背後更重要的問題呢?與其去大幅報導私生子導民向愚,何不多用篇幅深入探討小圈子選舉的前世今生開啟民智?

本報兩日前開始對讀者進行意見調查,直接詢問讀者:「你認為廉政公署應該拘捕曾蔭權(即特首 閣下)嗎?」我們共收到157名香港市民回覆,其中137位,即87.3%受訪者認為「應該」,而認為「不應該」的則有14位,即8.91%,而稱暫時觀望的則有6位,即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