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電影《春風化雨》(Dead Poet Society, 1989)當中刻畫了教育家模範形象,以生命影響生命,在他人心中埋下一棵等待時機發芽的種子,不強加觀念,而是讓人自主追尋意義,並且在一來一往中,你我都能昇華所學,成就更好的自己。張茵惠主編MPlus以來,至始至終站在自由派的角度傳遞新知,當網站發展趨於穩健,下一步,她將串聯實體空間,展開全新嘗試。

港豬是不可以羨慕的。

多謝博恩的團隊。他讓我看到 #知性節目 的出路。而當我看到蔡英文那種寬容不迫,我只可以說我很羨慕。有民主政治的地方,你我都是同等的。曾先生,蔡女士。我們呢?

作為一個處於香港國際大都會東西文化交流融會中心兼時代分水嶺及最好與最壞時代的九龍居民。當然是劇透死全家重要啦,喂,你劇透,我就當等於被睇左,等於無得同人講話第一身走入戲院點點點喎,我無得係FB威喎。我無得係IG講個感受喎,我無得咩咩咩喎….梗係大件事啦。

普通人人到中年兩公婆各有各玩都大有人在喇,人地早有協議你鬼知咩判官大人?家陣逼於無奈搞場大龍鳳出嚟咪又係為左照顧你班未見過大蛇疴尿嘅閒人。係為人地兩公婆好就放下屠刀咪逼人上梁山喇諸事丁。

那時候黃先生為什麼輸?因為黃先生被視為是梁振英的代表,是代言人。那一場是什麼選舉?你們還記得嗎?現在,人人追著黃先生說他是「香港代言人」?你們這堆左膠文人,有沒有羞恥心?

咪道德撚上身

「安心偷食」成為華人圈熱話,不只是香港,大陸微博早成搜尋熱門字,新加坡海峽時報在頭版上,也一小段報導,連昨日的Bloomberg Terminal,也有報導,可見這新聞已經成為一單全球華人社會報導的新聞,由軟性花邊變成硬性新聞。

國明綠帽,訪問老母

你呀仔好似出左事喎?佢得唔得架仲?會唔會自殺架?我地唔係好SURE喎,不如你身為阿媽代佢講幾句吖,好嘛?

屌你老味我今朝成個版,今日都係「#安心的士」、「#會摷佢的」。你老味你話係唔撚係精神分裂呢?

「假新聞」是如何煉成的。

我有很多朋友,都活在社交網路之內。我也不知道究竟現在香港有幾多人,天天都在留意社交網路,把自己的價值觀都投放進去。同時,我們又有幾多力量,去辨認什麼是假新聞呢?而同時,當所有人都可以散播謠言之時,是不是有名人就「要負責」,沒名沒姓的就可以說「我冇心架」、「我冇份架」、「唔關我事架」、「我都冇人睇做咩話我有影響力啵!你鬧d 媒體啦」這樣子呢?

美國著名棟篤笑演員艾倫狄珍妮於2012年的時候,為一家百貨公司代言,而受到一些網民攻擊。她在自己的電視節目中回應這些在網路的「憎恨者」(haters),艾倫說:「大多數情況下我都不會回應這些事情,但我的憎恨者是我的原動力,所以我希望在這兒說一下。」她引述了一些「因為她是同性戀者所以她不適合代言百貨公司的」群組留言轉述,而同時訕笑了這個自稱叫「一百萬母親」的專頁,也只是有四萬多人。如果要四捨入五去算數,都算不到一百萬。然後,艾倫把支持她的留言讀出來,說以後會有更多人去那家百貨公司買東西。

越來越多學生跟我說,在香港,見到不公義的事,不要發聲。見到人好像有需要求助,迅步離開。我很想跟他們說,不是的,不可以這樣子。但我回心一想,你看看自己?

隨緣有好多朋友都做記者。佢地都盡心盡力。好多屋企都有個錢,如果唔係,點做落去?最近有個記者朋友話,佢做左二十年,原來月薪都係一萬五千幾。係香港,而家雲吞麵都40蚊碗啦。點生活呢?

MOU 和訂單是一樣的嗎?

嚴格一點說,這是一張表達雙方「該做什麼事」的認知文件,亦只是一種表達意向的基礎文件。簡言之,如果我喜歡平野紫曜,我想跟他結婚,他又對我有意思,我們簽了MOU,也只是表示我們「有機會」結婚,而不是真的是求婚。所謂訂單,是需要有「訂金」、交貨日期等細節作實的。所以,即使你簽了MOU要跟誰誰誰結婚,頂多只是表達意向,表示會跟那個結婚。

我知道男人就係不解溫柔,但估唔到都二十一世紀左咁耐,仲有男人覺得女人日日而且隨時都ready 人地進入。

他們只是覺得,截圖出來的地方,跟 「假新聞」的那瘋傳圖有相似的地方,就咬定我是廣發假新聞的人。

以和為貴

吾友渾水有兩個很不好的嗜好:喜歡丁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