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生態

那時候黃先生為什麼輸?因為黃先生被視為是梁振英的代表,是代言人。那一場是什麼選舉?你們還記得嗎?現在,人人追著黃先生說他是「香港代言人」?你們這堆左膠文人,有沒有羞恥心?

咪道德撚上身

「安心偷食」成為華人圈熱話,不只是香港,大陸微博早成搜尋熱門字,新加坡海峽時報在頭版上,也一小段報導,連昨日的Bloomberg Terminal,也有報導,可見這新聞已經成為一單全球華人社會報導的新聞,由軟性花邊變成硬性新聞。

國明綠帽,訪問老母

你呀仔好似出左事喎?佢得唔得架仲?會唔會自殺架?我地唔係好SURE喎,不如你身為阿媽代佢講幾句吖,好嘛?

屌你老味我今朝成個版,今日都係「#安心的士」、「#會摷佢的」。你老味你話係唔撚係精神分裂呢?

「假新聞」是如何煉成的。

我有很多朋友,都活在社交網路之內。我也不知道究竟現在香港有幾多人,天天都在留意社交網路,把自己的價值觀都投放進去。同時,我們又有幾多力量,去辨認什麼是假新聞呢?而同時,當所有人都可以散播謠言之時,是不是有名人就「要負責」,沒名沒姓的就可以說「我冇心架」、「我冇份架」、「唔關我事架」、「我都冇人睇做咩話我有影響力啵!你鬧d 媒體啦」這樣子呢?

美國著名棟篤笑演員艾倫狄珍妮於2012年的時候,為一家百貨公司代言,而受到一些網民攻擊。她在自己的電視節目中回應這些在網路的「憎恨者」(haters),艾倫說:「大多數情況下我都不會回應這些事情,但我的憎恨者是我的原動力,所以我希望在這兒說一下。」她引述了一些「因為她是同性戀者所以她不適合代言百貨公司的」群組留言轉述,而同時訕笑了這個自稱叫「一百萬母親」的專頁,也只是有四萬多人。如果要四捨入五去算數,都算不到一百萬。然後,艾倫把支持她的留言讀出來,說以後會有更多人去那家百貨公司買東西。

越來越多學生跟我說,在香港,見到不公義的事,不要發聲。見到人好像有需要求助,迅步離開。我很想跟他們說,不是的,不可以這樣子。但我回心一想,你看看自己?

隨緣有好多朋友都做記者。佢地都盡心盡力。好多屋企都有個錢,如果唔係,點做落去?最近有個記者朋友話,佢做左二十年,原來月薪都係一萬五千幾。係香港,而家雲吞麵都40蚊碗啦。點生活呢?

MOU 和訂單是一樣的嗎?

嚴格一點說,這是一張表達雙方「該做什麼事」的認知文件,亦只是一種表達意向的基礎文件。簡言之,如果我喜歡平野紫曜,我想跟他結婚,他又對我有意思,我們簽了MOU,也只是表示我們「有機會」結婚,而不是真的是求婚。所謂訂單,是需要有「訂金」、交貨日期等細節作實的。所以,即使你簽了MOU要跟誰誰誰結婚,頂多只是表達意向,表示會跟那個結婚。

我知道男人就係不解溫柔,但估唔到都二十一世紀左咁耐,仲有男人覺得女人日日而且隨時都ready 人地進入。

他們只是覺得,截圖出來的地方,跟 「假新聞」的那瘋傳圖有相似的地方,就咬定我是廣發假新聞的人。

以和為貴

吾友渾水有兩個很不好的嗜好:喜歡丁熟女。

洋相

小時候,家貧,家人都沒有教什麼。但人越窮,就越怕人看不起。所以,就算家中沒有一個錢,他們都很害怕我們「穿起來很不好看」。母親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說話,就是「你穿起來像個乞衣」一樣。

肥西本來都掛住湊女唔撚出聲架啦。係見啲舊同事話收到風,話唔知點解個撚個唱片公司都話要搵打手,話唔知做乜撚野,間間公司都以為個網好撚緊要,總之而家要打網戰。

對站在道德高地的香港人而言,你可以知道「鬥慘大賽」,現在應是半斤八兩了。「唔死果個,就會係最慘」、「現在被傳媒審判了你說可不可憐」?只要現在校長會或辦學團體再找幾個KOL輕輕一撥,指「校長你估好易做?」、「你有冇見過老屎忽老師?」,再加一句:「我其實都係打工!如果不是辦學團體迫我交數,我好想叫老師操tsa?」那就到時風向就可以180逆轉。

而最搞笑的,竟然有網民找到這張回歸的時候拍的照片。時點是2017年的「習容握」,之後就就,中美貿易戰開打,引發了2018年的美國301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