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有一種當選模式叫范國威

幾年前,我係幾欣賞范國威議員。

我們一行人走進旁邊後巷,期間有人說要在前後把風,要不然很易被狗埋伏。隨着手機白光走進去,那男生坐在地上,穿着一件白T shirt,看上出絕對沒有十八歲,嘴巴旁邊腫起瘀青。中年男向他道歉時,在男孩旁邊的小女生卻開始破口大罵說,道歉有甚麼用,要不然我打你一頓再跟你道歉吧,他的年紀足夠做你兒子,你怎麼能下得了手。女生被身旁的人捉住,依舊不斷掙扎大罵,說得激動時更是跪地哭了起來。

香港足球有人留意,有人care,從來都唔係因為比賽內容,從來都只係比賽過程中會發生嘅事。例如開波之前會做啲咩、例如播國歌嗰陣有冇人嘘、例如幾多分鐘會做啲咩行動,完咗場有咩事發生等等。

如果佢屌鳩你既話呢,你已經知道佢唔撚當你係自己人。呢啲叫咩呀?香港政治豬,跟我讀一次:敵我矛盾。係「敵我矛盾」。係共產黨既鬥爭策略之中,首先要問既:呢個係自己人,定係敵人。自己人可以隨時變敵人,敵人亦都可以隨時變自己人。

香港人,信泛民

佢地而家最撚驚既係咩?過去廿幾年,成日話去英美遊說,對住鬼佬就話一國兩制運作良好,返黎香港就成日大叫大嗌「一國兩制已死」、「入錢入錢入錢」。而家美國國會就黎搞香港人權及民主法,你泛民議員去美國遊說既時候,有冇拖後腿?有冇出賣香港人?

先唔講對唔對得住其他手足先,搞到今時今日呢個地步,我首先會問自己一直以嚟做嘅嘢,究竟對唔對得住自己?

朋友工作的學校,少有名氣,從不擔心收生問題,反而是不停有新生。朋友概嘆,每級的班數不斷增加,而每班人數又「陰啲陰啲」不停增加,幾年過去,平均每班多了3-5個學生。換句話說,學生數目不斷增加,老師的數目不變,變相每個老師上課的節數不斷上升,而批改量亦隨之而增。

烏克蘭與香港

如果香港真係想要五大訴求,先唔好講咩獨立唔獨立問題,如果唔搵外國勢力幫手係好難成事,烏克蘭如是,我地亦如是。

三堆一爐,係咪就掂哂?

於2013環境局推出《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訂下減廢目標,期望於2022年底前實現每人每日棄置量為0.8公斤或以下,而中期目標則為於2017前每人每日棄置量減少至1公斤或以下。可惜現實不似預期

林鄭份稿,幫佢寫嘅人繼續賣弄少少「小聰明」,中文英文兩個「版本」,目標對象唔同,用詞都唔同。睇少兩眼,真係好容易俾佢fake 到外國人。

劇本由「聲言」「對話」開始,會見不同「界別」人士,顯出自己「好似有聆聽社會聲音」(實際上當然是做戲)。隨之而來的,是830大搜捕開始,首先把所謂的「港獨小頭目」/「反中亂港份子」抓住,讓人民驚懼。透過搜捕與秋後算帳,取殺雞警猴之效。

網絡流傳城大同學今年玩得好盡興,呢啲疑似性愛動作,就算拍下,就算被人放上網笑或者聲討,影響都係有限,就算之後有人記得,so what?喺呢個行過鬧兩句黑警都會打穿頭拘捕嘅年代,被唔參與示威,唔一定係無撚用,各位年輕人,反而要有勇氣,向叫你一齊示威嘅人說不

做政工作者,最賤既就係做泛民。再賤啲,就係做泛民都上唔到位既機會主義者,隨時隨地畀人做condom

生四端於藍白健兒,桓魋其奈我何?家長打幾通電話、「善長」發幾封電郵,不廢主耶穌到聖保羅,聖保羅到史丹頓牧師,史丹頓牧師到史伊尹校長、黃韶本主任、鍾士元爵士,史伊尹校長、黃韶本主任、鍾士元爵士到反修例關注組,兩千年道統。

教師的政治中立謎思

甚麼是「政治中立」呢?是不是有政見就不是中立?假使我不同意民建聯的提議,是不是就代表我支持人民力量?單純的個人表意,不知從何時開始自動歸邊,你是藍,我不同意你,我就一定是黃。這是邏輯謬誤的「錯誤二分」,是種不正確的思考。

各位前綫手足,如果你嚟緊都DSE,又或者已經被社會大學捱緊割房麵包,仲為咗呢班咁嘅人衝甚至送頭,值得咩?你打贏場仗,佢哋都係人生勝利組,個果實都係佢哋呢啲「青年才俊」拎晒嫁。呢班人今日可能會喺 ig講WTF,聽日繼續做IG女神吊厹,他日勝仗輸仗,佢哋都仍然會係管理階職,繼承老豆老母嘅社會資本,同你嘅付出,係冇關係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