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時候不早了但總算知道

每次聽到任何人說「對得住醫護」這句說話,我都覺得有點莫名其妙的嘔心。左派的學者,總是會說「職業無分貴賤」,「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政府做的事,對不起醫護,又很對得起在茶餐做蛋治的人嗎?有些人,總是覺得自己是左翼,但當有政治利益的時候,左和右是沒有意義的。只要說出來,鏗鏘有聲,有人同意,順道可以情緒勒索,那就可以了。

「我會做好呢份工」

無論你地係區議員定係社區主任,希望你地係以努力去代表民主派,證明你地代表嘅立場係以實力取勝,而唔係成為政治暴發戶,成為新泛民。

何以到今日,政府頒布多項限制人身自由措施,以及警察高調執法之時,香港人會為之雀躍?

林鄭所做緊既就係真攬炒

大家對政治表態嘅要求高於服務、貨物嘅要求,市場自然會慢慢淘汰啲服務好、貨物好,但係政治表態唔啱大家心水嘅商家,又或者啲商家會識得調整自己,將部分心機、支出呢啲成本轉去政治表態方面,嚟維持生意/賺多啲,而服務同貨物水平就下降。

一次過批身份證畀佢哋亦都唔合理,於是乎澳門政府就諗咗「藍卡」出嚟,要所有黑市居民向政府登記,成功登記嘅人將會獲發作為合法外勞嘅證件,只要行為良好未來就有機會獲發身份證。

九個月以來,港人沒有贏,大家靜下來後,現在開始清算。當中除了抗爭者被清算外,還有是現任的區議員。

英國酒吧停,對國民簡直係天大影響,酒吧對英國人來說是他們社交的集散地,無得去酒吧睇波吹水,真係世界末日,但當地政府都做,就係唔想再擴散,而且政府亦願意作出賠償,這便是重點,人家願意承擔後果和責任,這樣商家便覺得有合理回應而不至於反台。

但香港政府明顯不想做這個決定,不想作出賠償。英國酒吧停,對國民簡直係天大影響,酒吧對英國人來說是他們社交的集散地,無得去酒吧睇波吹水,真係世界末日,但當地政府都做,就係唔想再擴散,而且政府亦願意作出賠償,這便是重點,人家願意承擔後果和責任,這樣商家便覺得有合理回應而不至於反台。

但香港政府明顯不想做這個決定,不想作出賠償。

香港政府要將香港經營成為疫區,最早的時候不對大陸封關,近日不對歐美歸港學生強制檢疫隔離,總之就要香港肺炎大爆發為止。可幸的是香港人自我防護意識非常高,多數人都出入戴口罩,有效令武漢肺炎並未在香港廣泛傳播。

餐飲娛樂服務業,連帶相關運輸物流,長遠還有水電工程,如果港人全部停止消費,而地主沒有停止收租,銀行沒有停止追債,政府沒有停止收稅,即是前後夾擊將大量香港人活生生夾死。

現在政府以防疫之名,領有酒牌的食肆反而不可賣酒,商人已付出的投資誰人埋單?其他商人見到香港牌照條例如此兒戲,會否擔心營商環境不利投資?

記憶中陳法拉有在六月時反送中在其ig發表意見,表示要港人小心,但今天走到她的IG已下架相關的Post,相信也是生怕自己再陷入所謂的政治泥沼當中。但事實上這泥沼也是自己造成。不少藝人很喜歡批評特朗普,無他,這位總統形象不佳,在今天所謂大愛社會無差別包容底下,站在道德高地鬧特朗普是很正常,因為光環在頭頂。但自己又不知道自己身處在一個什麼的社會當中,在過去九個月香港經歷了什麼的事情,如果要表態,那請出句聲

外國媒體被逐離港,這是對香港的基石最嚴重的破壞,香港多年來能夠在亞洲佔有一席位,能夠成為全球領先的金融國際大都會,資訊流通是關鍵,這並不是你用4G有幾快就是代表資訊流通,這是硬件上的優勢,關鍵是軟件,資訊背後是新聞,新聞需要是自由,今天中國當局硬食要趕走美國多間媒體記者,講明是報復所謂美國的同樣的舉措,但報復卻破壞了香港的基石,甚至是香港營商環境,資訊不對稱及不足,如何有迅速的反應,你光有5G到100G速度又點,沒有內容就什麼也是虛空。現在是要香港沒有新聞自由,關上這道門,要和世界隔絕,這是香港需要嗎?我們想擁有嗎?

這真是對的嗎?

呀洋呀,0號其實不可恥的。被幹的人也可以有快感,異性戀者的霸權主義(以為幹人/1號就是征服,0號就是被幹就是蝕底)這論調,好out,好老土架啦……

還要留意是當中說明是禁止在香港採訪,這是影響到香港的新聞自由被蠶食,被剝削。香港一路是中國最開放型的地方,今天講到明禁止採訪,無疑是要香港關上新聞自由這個重要功能,香港連這個功能都關上及失效時,香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優勢也失去,剩下了的沒有多少。

這是一篇技術測試文章,你中伏了

平機會早前向榮光冰室警告,指佢哋唔招待中國人或者唔識講廣東話以外嘅人,係可能觸犯《種族歧視條例》,又以幼稚園以廣東話作為面試語言亦有機會犯例做例子。隨後,社區組織協會嘅蔡耀昌口誅筆伐,甚至話要去平機會做正式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