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農的傳人

首先,你要有一堆志工。

黃之鋒的死亡之吻

每天或有很多人與黃之鋒同車或搭枱,也不代表他們會支持河生的政治立場,但在選舉中,候選人也會把黃之鋒的支持視為死亡之吻,紛紛與河生割蓆,因為選民或會把「被合照」的候選人的理念混沌,以為他們是一夥的,因為當中有前香港眾志成員,選民的mindset或未能及時調整,以為候選人仍與香港眾志藕斷絲連。

對方好清楚知道你地口中既「香港人反抗」同「核彈都唔割」只係一句「得過講字」而根本做唔得既口號。出刀出棍最多咪俾人打到豬頭,又唔會斷手腳甚至無命,根本搵唔到任何理由去怕你地。

講到底,一講到打仗,係要折損敵方,增益己方,而唔係掉轉。

掉轉做,唔係打仗,呢啲只係被人當你玩。

一開始的時候,他們拒絕相信。第一時間噗出來說「fc了沒?」、「好假啊那張紙」。當癱仔三哥的面書出「不自殺聲明」摻一腳,然後正版癱仔在面書公開了閉路電視的畫面,指原來貼紙的是一個不明來歷,穿一身藍衣藍褲的男子。於是大家就好像很釋懷了。

不是他們做的,不是。那可以照吃了。

喺中共對香港嘅一國兩制之下,只有中央政府可以任免香港特首,唔係你班暴徒或者民主派喺度搞埋曬啲風風火火浩浩蕩蕩,然後中央就換你個特首,門都沒有。

鳥籠民主非民主

香港呢個夏天乃累積廿三十年各種政治痼疾之患,始作俑者當然係中共及其傀儡白手套港共政權,幫兇除了土共一干賣港賊之外,泛民之流曲線維穩也災不可沒,解決問題首要面對問題,偏偏泛民刻意老點之,呢三十年政棍們來刻意帶香港人行冤枉路甚至死路,歷史一直在笑,還請各位戒之慎之,萬勿重蹈覆轍。

太古城呢個社區,由和平唱歌集會,再由被某候選人篤灰包食催淚彈之後,再之後今次和平人鏈和你拖,真係好和平架,食店又唔係冇開,又冇裝修、連文宣都冇貼、淨係唱下歌、拖下手、叫下口號,喂電梯口都仲有垃圾桶呀。但防暴無啦啦舖天蓋地咁湧入黎,在場街坊只有兩個反應:驚恐。

如果一部消防車被警察流彈擊中,然後消防員落車同警察口角然後有所動作,我諗呢個畫面,加上消防處嘅管理層都表曬態係支持警方執法,嗰位消防員好可能會面對紀律聆訊乃至處分。

官員是擁有權力,而市民卻沒有

可能警察為左唔想有獨立調查委員會,就覺得咁樣搞一搞老蘭,就係報左盛智文企第二邊嘅仇?

根據政府新聞稿,青山靶場由十月二十八日一連四日有實彈射擊演習。

改過自新

容總話,水門雞飯由藍變黃,在微信上說的和實際做的,有所分別。我覺得又咁睇。如果呢個世界既人,可以「覺今是而昨非」,好似以前容總都做過社民連,幫過反高鐵大台買飯;巫堃泰都做過公民黨,某反送中律師都因為見識過某啲泛民政客做過咩所以自己盡力讀個律師牌返黎幫前線,我都投過長毛

有人未開波已經講自己嬴左幾多比零,依家連自己隊友都冇得踢,你話佢地敢唔敢杯葛賽事?

而家我唔係特登要信乜嘢謠言,而家係我坐喺度,等你政府,去現場收樣本,拿去實驗室,run 一堆test,之後話我知,呢啲氣體有乜嘢。但係你無,你只係搵警察扮狗聞下就算。

長毛參選性質是空降,即平時不見做地區服務,只在參選前偶爾亮相,再交選舉按金和交表。目標是拉下李大姐,阻止她連任,以斷她超區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