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應該掩眼還是遮展品?

M+博物館的個別館藏,因涉裸露、情色、宗教和粗鄙,成為眾矢之的,先不計較天價收購館藏是否物有所仁值,但看來購買館藏審批程序卻不似預期,部分藏品是否可稱得上「藝術」,見仁見智,頗值得斟酌,如果具收藏價值,個別展品或勉強可摱車邊稱為「藝術品」,不懂得欣賞的根本就是垃圾。

劉的一番言論可謂非常之on9,她對新一屆選舉制度的觀點完全是錯判,如果她真的明白,就不會用「屈辱」來Spin這個新制度的問題。新制度有什麼問題,絕對可以大可討論,甚至是非常之多觀點可以指出,如直選的限制、篩選的問題,選委會的權力等等,都可以提出,但絕對不是用「屈辱」這個層次來討論。

阿布泰與白票

過去兩年,香港人經歷過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再不重覆。國安法出台,政府認為可以穩了人心,對香港未來發展有積極作用,而「完善選舉制度」更認為是有效施政。從政府角度看,相信是成功的。但是重民心所向,卻未必成功。

國家強調一點是九七以來,港人「人心未回歸」,這是國家最擔心和最不想看到

每個人都是親疏有別的

我只是比較接受,我有人性,我就是對我認識的人會比較有感情,對我不認識,公開說過我不是朋友,甚至對我有敵意的人沒有太多的感情而已。我的感情不多,也很珍貴,不會隨便可以濫情地使用而已。我坦白,我承認。我可以說一句:我對我的朋友好一點,那跟你有什麼關係?

432方案是為了保本防非愛國人士參加立會,怕會左右香港政府運作,那麼想要一個更穩定的政治制度,倒不如由1500人來組成新一屆立會,而且「所謂更有認受性」

你說種族歧視的前題,是不是要先說一下中國跟香港是不是同一個種族?在國安法沒有生效之前,我想大家每年去六四晚會,都會好感受香港人跟中國,根本就是血濃於水的一家人,又怎麼會產生種族歧視的問題?

如果可以找自己

我年紀很小的時候,已聽過一句說話,叫一將功成萬骨枯。一個人上了時代雜誌,就有千千萬萬的凍死骨,犧牲者(或品吧?一個人死,就是人命;一百個人死,就是數字,這是你我都知道的),方可以把那些名人的成功之路鋪出來。

支持新疆棉花一批也不用多說,反而頗為膽心一些黃絲衝出來說支持一些不用新疆棉花的品牌如 Nike, Adidas, H&M等。因為生怕最後大家都跟車太貼會炒車,到頭來有品牌跪低,到時大家就難看啦。

港台換走《鏗鏘集》監制李賢哲以及《鏗鏘說》主持蘇玉華。而《鏗鏘說》主持則換來民建聯林琳。如果這個安排都不是因為政治成份理由,那是什麼?

拜登上場其實不足三個月,但從外交到內交都不見得有什麼成功個案,甚至連自己身體都搞唔掂。但從媒體輿論操控,這位史上最年長總統,短期內仍然民望不會大幅下滑,美國國運將陷入前所未見的末落,其情形不是將見,而是已見。

被圍堵的美國

經過一次武肺,全球正在進行二次大戰後最大變動的國際大洗牌時,各國失去機遇,但中國卻成功抓著,反客為主。

結果已出,中共在這場戲碼贏得漂亮一仗,因為深知今天政治格局已經不是從前,沒有人再跟遊戲規則去玩,中方一做,即時能夠壓了氣勢,美國就像一個小學雞咁「老師,佢奸謀呀!唔同佢玩呀!」

有啲黃店啲服務真係好閪㗎,
咁係咪代表佢哋唔識做生意呢?

內心熱愛極權的黃色良心圈

香港人很愛抗疫,因為在「抗疫之名」他們可以找很多好處

個別泛民政客朋友或會擔心,日後在立法會和選委會改革後,泛民政黨或無政黨人士是否能透過選舉晉身各級議會,泛民政客能否通過選委會的參選人資格審核。筆者認為,制度原意無意摒除泛民人士參選,只是作為一個篩走叛國亂港者的基本資格門檻,體現香港特色民主制度

易地而處

今天這個情境再次來臨香港,47人名單被控顛覆政權,面臨聆訊,當中是大家所謂的泛民。無可否認泛民有錯判,有做錯過的時候,但這次他們真的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