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我就好奇究竟由幾時開始揮春係去區議員度攞嘅呢?

由細到大我都好驚見到啲嘔心嘅痰係地,每次見到都作嘔㗎!今晚我又作嘔幾次,但又唔敢唔望住地下嚟行。警署隔離開咗酒店後,條行人徑就多咗大陸人行,咁啲地雷情況係接近新年哩段時間嚴重咗啦…………依家仲要有武漢肺炎,除咗嘔心真係步步為營

政府不懂檢討,興爸作為香港人當然要檢討政府,並提出「當計劃於對其他社會持份者造成負面影響時,作出限制」之意見。

黑警暴動,係因為犯法又唔想坐監。

你而家既態度是,「嘩我派幾多錢?你地幾有福呀?」事實是一來10項措施一條毛都唔關我事、二來是你派都派得差過人,派錯對象不特止、仲要派好鬼耐。喂,那說好既4000大元呢?連李嘉誠果D應急基金都搞掂完,你果4000蚊連車尾燈都未見。我相信呢D所謂既措施,某部分去到2046都未實行到喎。

答客問

議員他們有份投票,就像自己嫁錯了人,愛錯了賤男渣男,人都不會承認那個人有多賤有多渣。因為,這樣子代表他們「信錯了人」,是不精明的表現,影響他們的形像和評價。所以他們有什麼事情發生,都有人會出來用警察那句荒唐的話「不完美,但可以接受」來開脫。

從來不敢亦不會美化現實的殘酷。台灣不完美、蔡英文也不是。總統大選,你說她沒有計算嗎?不可能。她沒有利用香港情況、打「香港牌」嗎?一定有。也許她就是比誰都更精於計算,才能得以繼任這位置。台灣在蔡英文統治下,坦白說經濟也不怎麼樣,這從很多「蔡粉」變成「韓粉」的例子中就能看見。上半年民調,她也一直處於劣勢—坦白說,沒有香港反送中運動,她能勝出的機會可是很微。「能繼續讓台灣自治下去、人民能繼續擁有真民主」—這是她最大的保證,也是她勝出之重要因素。

佢唔係撐警,佢都覺得七警打人係唔啱,都覺得「喂你唔駛咁都放催淚彈嘛?」,但同時佢都覺得「其實啲警察都好大壓力架」

政治同民生掛勾,民生咪係同你生活掛勾囉~同老人家唔一定要講政治立場,就針對佢地生活嚟講,咁佢地會易明白好多,而且佢地好鍾意有後生願意同佢地傾計,講乜都會好開心,你肯真心關心佢地就會信晒你。

淺淡伊朗與香港的淵源

今天仍然有帕西人居住於香港,而且還有一些文化和建築我們還可以見到,如銅鑼灣的善樂施大廈以及港島祆教墳場,瑣羅亞斯德教其中一個比較常見的一個符號是天使有翼的圖案,在善樂施大廈便可以看得到。

「點解你會從政?點解你想從政?你點睇政治責任?你想帶領香港走去咩嘅方向?」

相信大家都有過經驗,當你一斷定對方是「藍/黃」之後,已經再沒有「聽」下去的耐性

香港的治本根源

看新聞你當然會覺得很憤怒。而最憤怒的是,你有很多怒氣你不可以說。你說出來,就說「咁叻你唔做」?你不說,就說「早 […]

學校唔係一個神聖,代表正確價值觀、公平正義嘅地方咩,點解會容許以「指導學生」作為包裝,有違真實嘅事件發生?真係有「香港特色」嘅「靈活多變」。

再辱康橋

未浸過鹹水,母校排名望塵莫及海量劉匪淑儀史丹福大學、汪涵鄭匪月娥劍橋大學,本無資格為兩校決一高下──然則人總有言論自由、後人亦有絕對權力定奪拙稿係糟粕,抑或班馬文章。容我冒天下之大不韙,越級妄議一下兩位名牌大學校友,以俟來者賜教。

西環變就變左招架啦,先出劉細良膠化抗爭,再出劉山青講勇武死仆街,而家多個投共文棍譚蕙芸幫警察洗白,喂,咁撚好野,多重戰線,你黃絲做咩呀?泛民KOL 金水潘小濤之流日日捉鬼多謝黑警,再唔係就屈班區議員叫佢地唔好宣誓玩野,死都要將「白痴」、「玩野」等等之前青年新政本土派犯既錯誤影待落呢班素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