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政治

獨派首領陳浩天,於香港外國記者會發表萬眾觸目的「香港民族主義」演說。

跳老舞也算Busking?!

老實說一眾左膠跟謝霆鋒大廚都幾似:別人用手做嘅事,Chef Lemon 就用腳做;正常人反對的,他們就支持;別人用腦諗吧嘢,佢哋就用屁股分析,左膠們居然講得出大媽妖孽們的所謂街頭賣藝就是Busking,所以非議牠們的人就是排外法西斯就是不對,如此「Busking」,當真耳膜正常運作的人都難以苟同,偏偏左膠們卻膠得出口。

對大媽們而言,他們的做法是在食自助餐時,把餐廳展示出來的食物一點不剩地搬回去然後狼吞虎嚥手口並用。結果想吃的人沒有食物可吃了,想安靜用餐的人被打擾了。於是「劣幣驅逐良幣」下,眾人為了填飽肚子,都放棄了用夾子,直接用搶的然後塞進嘴巴,於是原本漂亮優雅的場地,變得一塌糊塗骯髒不已。

古哲有云:「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香港社會對「港獨」嘅討論,係一種凝眾社會「反港獨」共識,建立香港人國民意識嘅大好機會。若將之堵塞,不但令香港人少一個認識「一國兩制」嘅機會,更加會有「越禁越火」嘅危險。如果社會上未對「港獨」禍害充份討論,少數未清楚關鍵嘅香港人,或者會因此而作出過份激進嘅行為,誤己誤人。

你左眼見到鬼

當我要保住街頭表演文化的時候,這些人問我,為什麼撐 Mr. Wally 不撐這些大媽。很簡單,是她們惡俗,噪音滋擾,令人煩躁。她們在尖沙咀出現,令香港形象受損。那時候,不少街頭表演者還在撐左膠。

其實無線又駛乜怕人地笑到面黃?取道香港西貢,唔去越南,正正反映左本土香港既濃濃情懷呀,而正正係依家港澳大灣區同區同城,咩一小時生活圈日日夜吹日吹,天天起機果陣,去馬交望下山望下海,當然係無問題亦都配合十九大以來既區域戰略發展之至啦!

跳老舞之亂

其實殺菜街根本不是如何替老舞之亂平亂嘅重點,稍為有常識嘅人都明白對付呢班街頭妖孽就好似商場捉老鼠嘅道理:如果殺鼠者只係針對邊處有鼠患局部驅逐,鼠輩會跑的對不對?結果一間鋪有鼠變成層樓都係鼠——呢個就係刻意放軟手腳嘅港共政府打鼠手段。

試過有一次起藝術館外一角同三五知己用一個小型speaker練舞,個speaker細聲到行遠十步就完全聽唔到聲,而當時正有幾位大媽起太空館後水池邊玩中式樂器,大聲到當我地之後離開行到半島酒店門口都聽到,被趕既當然係我地,保安既理由開始時係話有人投訴嘈音,拗唔過因為細聲過大媽太多,就改成我上面講既理由,之後仲報警……而家D例呢?無左啦?

不要說原來的尖沙咀碼頭很和平憩靜,都給大媽破壞了哇。說得出這種話的,一是從來沒有到過天星碼頭去,一是年紀還是太輕。就算沒有演藝人士賣唱,那裡又有法輪功日夜廣播,憩靜條鐵?況且舊時八九十年代尖咀明明是罪惡溫床呀,夜晚古惑仔老泥妹都躺在鐘樓下胡天胡帝,High 天劈友,以前一點也不文青,半點藝術氣息也無。

最真真正正最貼地的一環是他如何對上海人對新天地的看法和處理的技巧。他說新天地有一個人工湖,起好後,居然有當地居民到這個人工湖洗腳,他便說新天地這個高檔地方,居然給人洗腳,對於他來說無疑是一個很大的影響,因為會直接影響這兒的地價升值潛力,所以他便想盡方法去解決問題,最後他是把這事情訴諸輿論,就是把民眾在人工湖洗腳事宜放到報章上,並且評論這事情是否文明,他心知上海人的性格是知廉恥,所以因為一刊登這文章後,便再沒有人再洗腳了。

有人說要規管街頭表演。那誰有資格去管?去管的人,有沒有政治審查成份?在香港,有誰有資格有能力是他出聲說這個藝人有潛質,我就讓他去表演?有誰有這樣子的光環,有資格一槌定音,而可以令所有人都絕口噤聲,說他是一個公道的人,做的裁決一定有藝術水準?

位於旺角的街頭表演者轉移至尖沙咀碼頭表演,與其他表演者及在場的康文署職員衝突。表演者所產生的噪音及與群眾之間的衝突問題,乃源於表演者的不自律及不尊重,有代議士認為應該要設立發牌制度監管,但發牌制度監管表演者並非有效解決表演者與群眾衝突的問題。

有人就屌班大媽做個啲唔係藝術,係純粹噪音。香港人突然講藝術,我真係當堂嚇一跳,之後得啖笑。其實香港幾時有真正發展藝術?你地有重視藝術咩?你地識藝術咩?無架﹗你地只係厭人地樣衰再加人地係新移民所以憎佢地咋﹗依種憎恨係叫「樣衰出街要俾人打」。但同藝術係無關。

街頭賣藝,自古以來都會有,而這些行徑也有一種不成文的規定,就是有沒有支持者,以及聚眾人流的自我安排,歸根究底就是「知定」。你會否到廟街唱歌劇呢?會否到榕樹頭唱AKB48的歌呢?品味是培養,老實說,即使是榕樹頭、廟街,那些街頭賣藝的,其實都會在一些定了一個區,一個位置,並不是在一個人多地方去表演,因為深知他們的表現未必是眾人所喜歡的。

最近各國駐香港和駐澳門的領事館被北京外交部要求更改名稱,不得在名字裡同時寫上港澳。據報外交部引用有關領事制度的《維也納公約》,規定領事館應僅以駐地命名,因此有關更名只是技術性調整,不會影響領事館繼續處理有關澳門(或香港)的事務。此事看似表面功夫,並未為媒體廣泛報導,細看之下,對港澳對外關係的意義卻可堪玩味,值得多加留意。

各行車綫每日接載約 500 萬人次,大量乘客進出一個公共運輸系統,難免有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