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國安法下的香港電影

倘若國安法成為指引下,創作人又再多一重限制,這條紅線之無形壓力便走進創作人的腦海之中,無形刀壓在創作人頸上。香港沒有審批劇本制度,不同大陸,批左就可以開拍(當然亦有批左,拍左都不能上畫),而香港沒有審批,意味著創作人在創作時要估計和預計在什麼情形觸犯了國安法,這條紅線可謂無限伸延。

1979年中國推出一孩政策,至今四十二年,當年若果有人超胎,罰款又有、打胎亦有,影響深遠。早幾年又開始多生一胎,到今日甚至鼓勵三胎,實在有點諷刺。

支聯晚會出師不利

支聯的五大綱領和口號,被形容為可能涉違《港區國安法》,無論是先天還是後天,都唔樂觀,多個團體的相繼退出,就可以預視到支聯的下場。政壇一向因利而合,因利而分,當沒有著數時,都沒有牽強理由繼續再走在一起

除了三人家庭背景在暗示著一些政治符號外,其實這個三角戀也是一種暗示,盧慧敏周璇兩人之間,兩位男方常強調要求盧決定選擇其中一個,但盧知道兩人都是她的所愛,不能沒有任何一個,不可以失去其中一個,所以盧非常強調不願意選,不想選擇,她只想唯持現狀,其實盧就是香港,她一直想保持著「一國兩制」,不願意放棄任何一種制度,這才是香港女兒的生活方式。

正常生活

當我看到新聞評論,大家都在一面倒的討論感染者的「私德」不檢,導致大家連假都沒了。這樣子的狀況,似曾相識。就好像是,當愛滋病流行之時,「普通人」、「未感染者」把所有同性戀者的性慾當成是罪,只要你有「性行為」,你就是錯。

葉劉請你遠離Mirror

政客向來都是嗜血的動物,見到一些市場上有價值的,便會撲過去拿著數,Mirror近期火紅,政客們也不忙關顧一下。有人提議姜B打針以鼓勵年青人打針便是例子,而花姐亦很懂技術推卻,可見她是一個高手。建制政客也不會執輸,葉劉淑儀建議Mirror同Error上大陸節目,打開新市場云云,並以推廣香港文化。

我打了疫苗

你會不會覺得,我有點瘋狂?

支聯會選舉模式應當終結

甚麼是「支聯會選舉模式」?自從八九民運,「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就反覆利用六四事件累積政治資本,炒作恐共成為選舉最重要,而且最能得票的議題。

應該掩眼還是遮展品?

M+博物館的個別館藏,因涉裸露、情色、宗教和粗鄙,成為眾矢之的,先不計較天價收購館藏是否物有所仁值,但看來購買館藏審批程序卻不似預期,部分藏品是否可稱得上「藝術」,見仁見智,頗值得斟酌,如果具收藏價值,個別展品或勉強可摱車邊稱為「藝術品」,不懂得欣賞的根本就是垃圾。

劉的一番言論可謂非常之on9,她對新一屆選舉制度的觀點完全是錯判,如果她真的明白,就不會用「屈辱」來Spin這個新制度的問題。新制度有什麼問題,絕對可以大可討論,甚至是非常之多觀點可以指出,如直選的限制、篩選的問題,選委會的權力等等,都可以提出,但絕對不是用「屈辱」這個層次來討論。

阿布泰與白票

過去兩年,香港人經歷過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再不重覆。國安法出台,政府認為可以穩了人心,對香港未來發展有積極作用,而「完善選舉制度」更認為是有效施政。從政府角度看,相信是成功的。但是重民心所向,卻未必成功。

國家強調一點是九七以來,港人「人心未回歸」,這是國家最擔心和最不想看到

每個人都是親疏有別的

我只是比較接受,我有人性,我就是對我認識的人會比較有感情,對我不認識,公開說過我不是朋友,甚至對我有敵意的人沒有太多的感情而已。我的感情不多,也很珍貴,不會隨便可以濫情地使用而已。我坦白,我承認。我可以說一句:我對我的朋友好一點,那跟你有什麼關係?

432方案是為了保本防非愛國人士參加立會,怕會左右香港政府運作,那麼想要一個更穩定的政治制度,倒不如由1500人來組成新一屆立會,而且「所謂更有認受性」

你說種族歧視的前題,是不是要先說一下中國跟香港是不是同一個種族?在國安法沒有生效之前,我想大家每年去六四晚會,都會好感受香港人跟中國,根本就是血濃於水的一家人,又怎麼會產生種族歧視的問題?

如果可以找自己

我年紀很小的時候,已聽過一句說話,叫一將功成萬骨枯。一個人上了時代雜誌,就有千千萬萬的凍死骨,犧牲者(或品吧?一個人死,就是人命;一百個人死,就是數字,這是你我都知道的),方可以把那些名人的成功之路鋪出來。

支持新疆棉花一批也不用多說,反而頗為膽心一些黃絲衝出來說支持一些不用新疆棉花的品牌如 Nike, Adidas, H&M等。因為生怕最後大家都跟車太貼會炒車,到頭來有品牌跪低,到時大家就難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