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以和為貴

吾友渾水有兩個很不好的嗜好:喜歡丁熟女。

「你可能是中國人、日本人、英國人、美國人等等,但當你在紐西蘭住下來,你就是紐西蘭人,處事以紐西蘭利益為先,那麼你就會發現,我們的支持度上升不是沒有道理的。」

某些香港人的奇怪狀態

在很多「泛民支持者」之中,其實有一種人,是很特別的。跟他們辯論。會學到很多事情。2014年的時候,我曾經說過,我希望更多人關心政治。到2019年,這五年後,我開始覺得有些關於香港人理解政治的問題,慢慢浮現出來了。

西隧今次Fat Fat 了

在商言商,亦沒甚麼投訴的。只能說政府當初條款養了惡犬,今日反咬市民一口,怪誰大家都知。

份糧包埋架!

請問一下一個月九萬八的尊貴議員,對他們的選民的精神健康,是如何「理解」的呢?選民「長期受壓」的問題,又應該如何正視?如果一切只是用「份糧包埋」去開脫,去說明,那即是「無計」吧?

直接説粗口應該還順耳!

世界上沒可能做了妓女,又要做聖女的,不要自欺欺人了。不要跟我説,因為做警察有生命危險心理壓力大,因此知法犯法。你選擇投身某個行業前沒有對收入回報、自身風險和承受能力做過評估嗎?還説這是保護他人或是市民性命財産的行業。同理,教育界的壓力很大,除了源自行業本身外,整個香港教育制度,對下一代承受能力,培育觀念都有著根本性問題。選擇入行就要評估這個收入工資,値不値自己承受這個壓力和制度。否則,你可有能力的話.你可積極地成先導者去改變大環境。相反接受不了,承受不了就轉職。

誰會保育避孕套?

肥平有名有姓大國手,卻走去當高風險負回報中共契弟,他有命留在美帝聯邦監獄還好,佢好歹還有外國勢力獄卒保平安,假如佢老婆戇鳩鳩求援竟然成功,肥平才會肥命不保呢。

身邊有很多朋友從事教育工作,外間認為薪高糧準,但倘若見他們日常的工作量和工作時間,其實也是同被剝削的勞工。首先工時長,早上七點半就已經要在學校,返中環工都未必個個咁早啦。仲要放學不會是四點,而是晚上八九點,返足一個對,星期六日隨時要帶學生去課外活動。所謂假期也不是昔日這麼多,暑假也不是想像中有成個月,散學禮後一星期和開學前一星期,一樣要上班,因為要湊新學年度的同學仔。計落也只是兩個星期左右上班。仲有射波也不可能常常出現,因為你要趕進度。

  目前為止,一九年不算是好的一年。近日的各種社會事件(理大事件、流感期醫生的種種控訴、以至近日小學 […]

一國兩制這個笑話

最近,有一些台灣朋友,都同我講,話佢地在討論一國兩制。而當他們知道我是香港人,就很想問我的意見。我和我的前學生,一個最近交了台灣女朋友的香港男生

薪俸過高,害死勞工

教師跳樓哄動全城,特立獨行的肥仔亨發表評論,認為教席永續和薪酬過高才是悲劇源頭。

返深圳玩

「對啊,周圍都是香港人。而且我去的地方是九坊,東西都是好吃的。而且地方都大,加上周圍的人都應該算有錢的。所以他們不會大吵大鬧。」D先生說:「而家cheap 人去晒邊?去晒上水囉?我住上水,日日都好辛苦。個個cheap大陸人,都係係香港買水貨。你估真係貪你香港好呀?香港而家係用黎做野架咋。」

趙家賢同時係民主動力召集人同主辦課程嘅調解學會主席,咁樣搞一個收錢嘅course,仲要自己有份教埋,咁又有冇過民主動力執委會嘅compliance?

請問教聯會的對家,如教協,又或是進步教師聯盟這些搞不出什麼花臣來的本土教師機構,有沒有這樣的機會,有10分鐘時間,在不同的教師發展日宣傳?

長約?合約?

當了二十年的老師可以轉行做什麼?當然有成功的例子,但還有更多失敗的例子。大學畢業22歲,再讀1年教育文憑或教育碩士再畢業是23歲,教了20書的話,大約43歲。(以一般而論,並不是那位老師的情況)教師的年資只在教師這個職位會計算,在其他行業都當成是零。

「經理~~ 大老闆個大老闆叫你照住我嫁~ 嚟喇~ 你而家聽上面講,升住我先,幾年後等我慢慢學,上左手,一定會好好報答你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