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初中的歷史書提及六四也大概只有一句。高中選修歷史科,中五時才開始明白和接觸六四事件,六四的認知依然貧乏。當時的老師沒說什麼,只播放了一條影片。影片只長達十多分鐘,卻令我們整班人也難以忘懷。

香港兒童權利委員會委託學者進行了「香港執行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十二條(兒童參與的權利)的基線研究」;本會亦進行了「在區議會加入兒童的聲音」問卷調查。我們希望找出負責確保兒童參與權利能得以全面實踐的政府在執行《公約》第12條(1) 時的間隙和缺漏、推動兒童參與的方法和窒礙兒童參與的原因。我們亦希望藉新一屆區議會的新氣象以了解區議員如何看待聆聽社區中兒童的需要和挑戰。

燕瘦環肥的樸克牌人物

那些政客的肖像點解會在公仔牌上,真係描述各不同,有的被標誌「分裂國家」、「顛覆政權」、「勾結外國」、「恐怖活動」,這套牌的設計,或未有與時並進,應該像《遊戲王》的遊戲卡加上屬性、五行、攻擊、防守、生命值等,也可無限新增新的角色,超越只能印上54人的上限。

英超著名頂班球隊利物浦為對逝世美國非裔人士George Floyd致悼念,在其球場Anfield,其球員以單膝下跪以悼念George Floyd並表示反對美國警暴。

這種批鬥去到一個時期,其實亦可能會出現轉化,因為批到一個程度,會以螺漩式批鬥或者漩窩式批鬥,就是層次上會越來越激進。那意味著批鬥外人並不足夠,要批鬥自己人才能夠表現到自己。

佢只係將過去幾個月以來對中國的不滿做左一次Summary 咁大撚把

被壓的黑人不斷呼救,白人警察置若罔聞。黑人之死激起了美國民眾的游行,以及警方的鎮壓,這對美國以及特朗普的選舉來說無疑是內部的一個衝擊。美國的負面,就是中國的利好,中國的媒體,更應該珍惜喬治用生命換來的機會,借此大做文章,這些新聞讓人幾乎不敢相信美國有人權,也戳破了美國所謂表面的種族平等。這些美麗的風景線,請美國人民獨享

稱得上話題,即是普遍來講,仍然是流於討論。這現況對有意變賣物業套現,然後移民外地展開新生活的中產,非常有利。

尋日Kelly 鬧得我好啱

都係抖下,食下好西,睇下書,諗下自己仲有咩識做,可以做。路漫漫,走出來的,才叫路。最近認識的朋友有一句口頭禪,叫「畀條生路行下」。我發覺,我做人,係自己劈一條生路出黎,而唔係叫人畀我既。我醜,唔好睇,連寫書都畀第一個編輯鬧我「你個人又唔得你d野又唔得,咁我捧你個人定捧你d野?」我先咬住啖怨氣行到今日既。既然大家而家都睇唔到生路,不如,自己搵囉。係咪?

大家要清楚明白中共決定將國安法入基本法當中,其風險必然會計算美國這一著,計算之內,意味著中共絕對可以承受到這個傷害,包括香港沒有國際地位,金融生意直線下滑,外資大幅離港等等。但中共可以承受得到,因為今天美國不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美國,中國也不是上世紀的中國,國際博弈下,美國不是完全可以操控市場,包括其盟友。

誰大誰惡誰正確

故事是不需要公道的。在這個時代,不論藍黃,都是有話語權的,就是公道。就像最近,在我心底最不舒服的是,有很多人台灣蔡英文吃了香港的人血饅頭不幫忙,說得你香港在台灣真的很重要一樣。在過去一年,香港的二傳做得那麼好,台灣食叉燒一手扣殺也是正常的事。

丫,唔知李卓人知唔知,係中國用zoom ,如果你講左d咩係國家唔中意既話,係大陸上緊既人,都會被爆門?

明明立法會內,已經有反對派議員,如果衝擊立法會可以反對國安法,那麼,在立法會這座建築物內的反對派立法會議員,拿起身邊任何武器,肆意攻擊所有非我族類就可以了,就算不自己動手,只需要協助衝擊保安室,打開大門,外邊的人都可以湧進去。

去示威,腦筋都要進步

你有無勤力練體能?你有無去了解對家點樣練習?咁有無預計如果被捕時個黑警失控你會點?有無去聽過被捕者曾經係被質問嘅時候係點?你本身原有嘅背負(如你家人)已經安排好未?被捕後將會面對一場場嘅訴訟同去報到嘅壓力嘅心理準備有無?咁你本身有無一技之長就算坐十年監出返嚟都搵到食?

羅家聰做交通銀行做首席經濟分析員多年,但因為時不與我,最後「被辭職」,亦讓港人看到其實中環早已經變天,香港仔在中環已經淪為二線階層,赤化換血在中環早已進行並很成功。羅家聰這類說真話的分析員難在中環圈內立足,因為「不中聽」。

以前「不中聽」大不了是「被辭職」,沒有什麼大不了,但港版國安法通過後,是否只是「被辭職」這麼簡單嗎?

就算你話我係唱淡都係咁講,自從中共宣佈香港被《國安法》以嚟反對派喺各方面嘅表現,都係一再強調緊「靠我哋搞香港獨立真係等死」;依家建制派形勢可以話係一片大好。不過,雖然建制派形勢一片大好,但建制中人就唔一定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