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若我是文憑試考生,面對晚清的和民國時的種種,相信對日本侵華的基本資料已經琅琅上口,但對於毛澤東的言論也許一無所知。當面對上述的開放式題目時,有很多的機會不同意日本帶來的是好處,故此會將所有記得的日本侵華的史料數算起來(當然,我仍是只會說日本人,不會說日寇,中國的史觀常以自己為中心,常說倭寇、南蠻等貶稱)

我而家喺一間跨國企業返工。呢度本身係獨立公司嚟嘅,後尾就俾另一間大企業收購咗,而家喺人哋旗下。總公司就越做越旺,個個都買佢怕嘅;我哋公司就越做越頹,不過爛船都有三斤釘,叫做有啲國際知名度,亦都算好揾得錢。

你以為香港嘅Agent只係收你9900蚊就完?錯了。印尼唔少嘅Agent攀山涉水,去到落後村落搵年青嘅人游說佢哋出國打風流工,唔洗10年就可以回鄉起屋。唔少少女聽咗之後,就去大城市嘅Agent公司報到。誰不知,呢啲Agent等人齊後就又拉又鎖,要脅佢哋簽價值約14000HKD嘅「培訓合約」;俾唔起錢?就要脅埋你簽借據,等你有工之後先開始還。唔上堂?你就要俾離開費用,對佢哋嚟講都係天價。

香港政府要將香港經營成為疫區,最早的時候不對大陸封關,近日不對歐美歸港學生強制檢疫隔離,總之就要香港肺炎大爆發為止。可幸的是香港人自我防護意識非常高,多數人都出入戴口罩,有效令武漢肺炎並未在香港廣泛傳播。

餐飲娛樂服務業,連帶相關運輸物流,長遠還有水電工程,如果港人全部停止消費,而地主沒有停止收租,銀行沒有停止追債,政府沒有停止收稅,即是前後夾擊將大量香港人活生生夾死。

台灣10日改建整家醫院做負氣壓病房,400張床。香港?一個月

台灣研發肺炎研發快速試紙,15分鐘有結果?香港快速測試?4小時

台灣係應對武漢肺炎病毒 L-Strain同S-Strain 分別測試?香港呢?未有方向⋯⋯

成日提住香港沙士果陣叻過台灣幾多幾多,點解香港而家淪落到連台灣尾燈都追唔到?醫管局,你搞咩?

今次輪到邊區唔好彩?就係來往西環至大角咀、旺角、深水埗一帶嘅朋友啦。經常來往兩地嘅乘客應該都清楚,與其坐黨鐵去到中環再轉車,倒不如坐巴士905經西隧直出直入仲快、靚、正。可惜,由呢個星期開始,如果你放工時間要由西環去旺角,我都係勸你有定心理準備,隨時要等大半個鐘先上到車(真係要講聲「隨緣」啦 ~)。

顯徑站同樣位處沙田區,原為漁護署用地,因新市鎮道路設計所限,附近的屋苑只有幾條巴士線出入,東鐵綫多年來亦「只過家門而不入」

由細到大我都好驚見到啲嘔心嘅痰係地,每次見到都作嘔㗎!今晚我又作嘔幾次,但又唔敢唔望住地下嚟行。警署隔離開咗酒店後,條行人徑就多咗大陸人行,咁啲地雷情況係接近新年哩段時間嚴重咗啦…………依家仲要有武漢肺炎,除咗嘔心真係步步為營

政府不懂檢討,興爸作為香港人當然要檢討政府,並提出「當計劃於對其他社會持份者造成負面影響時,作出限制」之意見。

學校唔係一個神聖,代表正確價值觀、公平正義嘅地方咩,點解會容許以「指導學生」作為包裝,有違真實嘅事件發生?真係有「香港特色」嘅「靈活多變」。

其實「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呢個口號無乜問題嘅,簡單、直接、易明。只不過,對於爛透了嘅香港,究竟五大訴求又係唔係可以解決到呢?有咗真普選,就可以將香港變返做以前我地喜歡嘅香港?

我唔想嚇大家,不過今日我睇完一個初中學生嘅溫習紙後,我恐懼、我無言、我絕望。

香港由警察到地鐵站職員,對生化既反恐常識,近乎係0。

論時代革命的時代意義

  西班牙在不經意間這樣說過,自知之明是最難得的知識。帶著這句話,我們還要更加慎重的審視這個問題: 塞涅卡曾經 […]

而家我唔係特登要信乜嘢謠言,而家係我坐喺度,等你政府,去現場收樣本,拿去實驗室,run 一堆test,之後話我知,呢啲氣體有乜嘢。但係你無,你只係搵警察扮狗聞下就算。

林鄭今日份施政報告,破天荒透視視像發表施政報告,有如拉登一樣,但佢比拉登更加龜縮,同樣一樣咁陰騭,因為佢都係推人去死。

朋友工作的學校,少有名氣,從不擔心收生問題,反而是不停有新生。朋友概嘆,每級的班數不斷增加,而每班人數又「陰啲陰啲」不停增加,幾年過去,平均每班多了3-5個學生。換句話說,學生數目不斷增加,老師的數目不變,變相每個老師上課的節數不斷上升,而批改量亦隨之而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