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冰封三尺,實在非一日之寒。我希望梁氏內閣中人明白,你們上任多月,市民仍然認為你們是有限公司。小至交待個人利益,大至與人權自由相關政策,均不得民心。免費電視實在為不少低收入、低度參與勞動市場及低學歷人士的娛樂途徑,並不失為民意的泄氣氣閥。若然梁氏內閣仍是以鬥爭思維,甚至顧主大陸的角度去無限拖延發牌決定的話,就請你們繼續安在冷氣房及山頂生活,然後看着演藝紅人號召10萬「師奶」到公民廣場吶喊吧。官員奉承得失去理智,就會成為官迫民反的極致。

請勿代表我

藝人卓韻芝在《蘋果日報》發表文章,從邏輯分析角度撰文支持同性戀。有基督徒在文後留言:「我深信大眾市民都會支持以道德來維繫個人和社會的。我仍深信明光社除了代表大部分教會的看法外,亦代表著沒有宗教信仰的一群。」 - 在大陸「被代表」了幾十年,來香港後被吳局長「沉默就代表支持」之後,眼看著又一次莫名其妙的要「被代表」,思前想後,筆者覺得還是自己站出來講比較好。

是次調查時段的最後一日,亞洲會才舉辦的「關注香港未來」集會。故此,本機構認為結果應該視為受訪者於平時對增發免費電視牌照的取態,而未受上述集會,及近日多宗與本議題相關的事件影響。基於上述情況,仍然有合共84.9%受訪者「十分支持」及「幾支持」政府發出免費電視牌照,顯示市民取態十分明確,支持發牌。

在今天的遊行裡面,青年人大約佔了一半實在是一件值得鼓舞的事情。這意味著爭取全民退保運動進入了一個新的里程碑,有愈來愈多的年青人覺醒了,運動開始成為全民運動。由學聯、社工學聯、左翼廿一、大專行動等廿多個青年團體自發組成的「青年撐退保聯合陣線」在兩、三星期前正式成立,打著「黑頭人撐白頭人」的旗號。

任何設有審查機制的福利政策都會帶來的標籤效應。審查型的福利會帶來社會分化,排斥和醜化福利領取者,最終令他們失去社會認同。所以不少有需要的人都害怕申領福利,全港有十六萬多的長者合資格領取綜援,但由於不願接受審查而放棄申領綜援,顯示出審查機制確實會帶帶來強烈的標籤效應,造成福利排斥。令部份最有需要的長者得不到支援。設有有抽查制度,長者如有蓄意隱瞞及漏報便要面對刑責。審查制度間接鼓勵市民互相監控,將申請者視為潛在的詐騙者。長者必須像嫌疑犯般不斷證明自己「無罪」,間接帶來不必要的壓力。

欣賞賽車

賽車運動其中一項工作就是要將引擎性能極限發揮出來,但又要因應油箱存量形成的負荷問題減至最低,即係要「燒少啲油但又能跑得最快」;另一樣要有更嚴謹設計和現場調校的就是制動系統。可以話賽車數據讓車廠套用在量產車款,以改善燃料消耗、汽車性能及安全裝備等等。

現時「可加可減機制」,只跟據通脹率、工資指數掛勾,但就忽略市民的承擔能力。例如現時香港的通脹率,受「輸入性通脹」影響,即使工資有增幅之下,市民的負擔比通脹率低的時代,更見百上加斤,但港鐵的車費只管上調。此外,港鐵事故數目連年創下新高,因機件故障而引致服務受阻的時間,按年上升。港鐵未能照《香港鐵路條例》,提供應有的高效率服務,是否應該繼續向乘客索取高昂的車資?

審計署發表新一份審計報告,今次主要針對環境、醫療、電影藝術等政策涉及的部門進行評審。筆者閱畢較熟悉的有關空氣質素的部份(即第一及第二章),尤其是針對汽車廢氣的內容作出分析,發現當局似為要多個表面能改善路邊空氣污染問題開路,但背後卻充滿耐人尋味的詭異氣氛。

派八千大元好勁咩?

作為香港人,我認為澳門很好。但當我看見澳門不停增加的,都是酒店、賭場……甚至外資的合作項目:金沙城中心(又有賭場),我為澳門感到擔心。而且,澳門的立法會也令人擔憂。猶記得曾聽過一個講座,是由澳門民主派議員之一的吳國昌議員及盧兆興教授主講。吳議員講了很多澳門政制的發展情況。澳門比香港更早有直選,但公民社會的澎漲卻較香港慢。而行政長官只有三百人選出,兩屆行政長官更是在無其他競爭對手下上任。

需要再分配的,不單是財富

如果有人跟你說,你搵錢搵得少,你會早死一點,你信嗎?在歐美國家,已有不少研究指出壽命與相對收入(意即你在某社會上所獲的收入所處的高低,非指實數),之間呈正關係。學界對此的解釋,主要有三大主流。

長生津不可追溯?

除了「基本法」第五章有額外規定外,任何所謂的財政紀律,都不應該有如此大的約束力,以致其成爲政府拒絕提供追溯力的淩駕性原因,更不應因此而強迫財務委員會接受這種理由。我沒有否定局長和社會福利署署長採取這些政策,例如一直行之有效的「財政紀律」,其實可幫助和引導他們行使酌情權,但他們不可因此機械性地放棄其不應受約束的酌情權。而且,他們亦不能將如何行使酌情權的問題,交給錯誤的政策來決定,因為它們被過分限制其彈性,在法律上是不合理的。

談「市」民教育

香港一共歷任多少位港督?當然,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只要一click,這種factual 的問題只是小case。但不click,不讀,自然就不管了。如果數學不存在於課程中,我這種不愛數學的孩子還會這麼熱衷地學習log嗎?但此舉就苦了愛數學的孩子。自修是一件苦中作樂的事。每次聽到父輩說起往日的歷史,我便不期然地痛心。當然,特區政府不能強調以往殖民地的歷史,但正如公主道、皇后大道、太子,這些都是不可磨滅的印記。我覺得,新一代不能只享受現在的富裕,而不知過往的辛酸。

  筆者觀察香港近日的平權運動,再看看光棍節當天的「城市論壇」,發現同志權益爭取者都避談「同性婚姻」 […]

本人必須強調,本人並非盲目反對中港融合,然而推行發展計劃需要有社會共識、民意凝聚,而非由兩地政府一意孤行規劃。現時廣大香港市民根本沒有機會就融合議題發聲,也沒有渠道去監察兩岸政府對計劃所作的討論和決策。這種由上而下的諮詢模式早已不合時宜,只突顯出當權者粗暴處理民意。故此,政府在將來的各種發展計劃裡,必須要讓民間社會參與決策層面,並提供足夠的渠道讓民間社會作出監察。

近年,位處市區的政府設施、政府建築物、甚至紀律部隊人員宿舍等政府用地,變成一個又一個的地產項目,政府、審計署署長根本就是直接兇手!當政府一邊說香港不夠土地,另一邊將市區土地賣給地產商,而不用於市民身上或直接解決民生問題,你還敢相信這政府真的「齊心一意為市民」嗎?

不要遺忘南生圍

龍尾不保,就連南生圍也快要淪陷了。最近,總是愛在Facebook看看別人對政策等等的意見,無意中得知南生圍地產商再次入紙城規會建築豪宅。心想:「可持續發展」到底去了哪裡?可持續發展不就是指要滿足現今需求(房屋)時,也不能損害子孫後代嗎?我是一個學生,是一個屯門人。南生圍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自幼時,每逢長假期,甚至星期六日,我都會踩單車去南生圍吃豆腐花,感受大自然,放下學業的壓力。要是南生圍淪陷了,我還可以去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