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同性戀有甚麼問題

十多年前的我,仍在求學時期,認定同性戀是有問題。但到底是甚麼問題?當時我說不出來,總之是覺得有問題。後來我的大學同學送了一本書叫《價值與社會》第一集,內裡有一篇文章,由余錦波博士所撰,叫《同性戀的是非曲直》,此文列出了同性戀被指出的問題,並指出了問題的謬誤,此文令筆者大開眼界之餘,更開始認定,原來同性戀根本沒甚麼問題。我現在手上沒有《價》一書,我透過我的印象和個人分析,講講「同性戀的問題」,以及指出其謬誤。

我們尊重宗教團體的意見及擔心。真理越辨越明,公眾諮詢正是一個好的機會讓不同意見的人士可以表達他們的意見,凝聚共識。我們鼓勵不同意見的團體,可以放下成見,以理性開放的態度,參與公眾諮詢。而不是一開始就阻止公眾諮詢,窒礙公眾討論。通過公眾諮詢,我們可以一起完善條文,讓香港可以變成一個更平等多元的社會。我們促請立法會議員,可以拿起道德勇氣,通過這個理性務實的動議,敦促政府開展公眾諮詢,讓不同意見人士都可以表達意見。

我地常提及「港鐵接駁巴士 MTR Feeder Bus」同「港鐵巴士 MTR Bus」,佢地嘅名稱聽落相似,原來角色唔一樣!為吸引鐵路沿綫的居民坐火車到各區,九鐵於85年始辦免費的「接駁巴士」,全盛時期有7條路線。另一邊廂在89年,香港政府當局隨輕鐵通車,讓輕便鐵路依法接管區內的集體運輸。此舉除可補貼不可能有利潤的輕鐵外,另外又可將屯門和元朗區內的巴士、小巴,變成公營服務,提升服務水平。輕鐵曾辦公路巴士線,方便元朗區的居民,不需要在輕鐵上「站站停」,即可到達屯門。

根據明報報導,根據文憑試中文科考試報告,「不少人口試時因中英夾雜被扣分,情非常嚴重,如facebook(應說「面書」)、iPhone(蘋果智能手機)、iPad(蘋果平板電腦)….」從考評局的報告可見,要求學生在說話考試期間,提及沒有正式中文譯名的產品或平台名稱時,便要自行翻譯為中文。須知道iPhone、iPad、Facebook等名稱已經是全球通用。在香港,這些英文名稱皆沒有約定俗成的通用的中文名稱,以傳意角度來說,要考生硬套一個中文名稱,反而會造成混亂。

無孝道別說做特首

梁振英揚言香港為中國之一部分,所以我們要愛國、要學習國民教育。當然學習中華文化不可或缺,不過究竟梁振英自己首先有否去一一了解和實踐中華傳統美德「孝慈」呢?月入六千六元以上和資産十八萬六千元以上不能申請,根本就係o係度開張「空頭支票」比老人家,給予他們一個希望又間將希望攞走,這樣確實跟那些「古惑仔」毫無分別。

觀乎主流對SSD 的看法,仍是認為SSD 是個利民政策,特別是能夠打擊炒家更令人拍案叫絕,因為他們都是「抵X死」的。SSD 一再加重負資產的風險,令置業人仕的儲蓄負擔上升,同時將有更多人不合適買樓。我不反對額外印花稅可以短線壓住樓市,我只望大家停止為這政策歡呼。問題,遠未到解決的地步。

回應明光社的回應

明光社:對,我們不支持專業人士繼續進行不道德的行為,你為何對專業人士為希望求助及脫離同性戀行為的人士提供服務作出質疑?我反問為何我們不以受助者自決為原則,而要透過性傾向歧視條例,強迫所有有同性戀困疑惑的人必須認同同性戀社群的生活模式和形態?Silver Wong:因為有關的「服務」本身就被專業界別認定為不道德(參見附表),有關行為更被專業界別指出有關行為違反醫學道德操守的第一道原則:「首先,不要造成傷害(First, do no harm)」如此違反醫學道德操守又傷害「受助者」的治療,何來可以「自助者自決」?如果根據明光社的論調,那麼根據「自助者自決」的原則,我們應該允許安樂死合法,因為那是「自助者」「自決」選擇要安樂死。

何秀蘭議員將於十一月七日提出動議要求為同志平權,有關動議毫無懸念地繼續受到道德塔利班 - 明光社的攻擊,並放大放厥詞指出平權將會影響言論及教育自由。為免更多人受到不合理誤導,筆者將在此一一反駁。

《致香港人》的「讚」,給出來的時候,其實只花了幾秒鐘的一瞥。上心的,是走讀生的苦況。我住沙田,讀港大一年級時西隧還未通車,每天早上七點鐘左右與所有上班族一起迫火車,在紅磡的隧道口迫103,或者轉轉折折搭地鐵過海再轉巴士。每天在路上超過三小時,辛苦架,但那時也沒有面書、部落格來公開申訴。從來香港大學宿位都不夠。

唔止話今日星期一,各位日日趕番工番學 … 有無發現「火車」(東鐵綫)比以前,越嚟越慢呢?最近一兩年,新搬到火車兩旁的業主,尤其是「名城」的住戶,均投訴行車噪音難以接受。由於在法理上,《噪音條例》是不會考慮噪音源頭,會否比投訴者早出現,故此港鐵只好設「臨時速度限制」,盡量讓列車比原定的速度,慢駛一大截來控制列車的聲浪,不致「超標」。請問你買樓,點解會買埋百萬人的時間呢?

讓人難明的龍尾灘

梁在施政亦曾說過他們面對很多上屆政府的「屎」要執,ok,我當明白,那麼屎是可以抹走罷,不一定要你自己食掛。其中一些很明顯和容易做到的是一些梁特首常常說的小事。以龍尾灘為例,以一個合理的政客,又面對近期如此低水的民望的政府,其實擱置龍尾灘去發展人工海灘,其實並不是難事,絕對是一個順水人情,何解還要繼續下去。特首更可以振振有詞說「撥亂反正」啦。

我相信,一再加大SSD,能買樓的多只會是不怕SSD的人。這些人有兩種,一部份可能是長期有極穩定工作的真正用家,二就是有錢及有好多資產的人。我相信,樓房可以把下游社會階層帶向較上層的能力將進一步失去,下層朋友就只能留在下層了,買樓仍然未輪到你。

反對按揭利息稅

如果政府打擊的目標是外來資金,按揭利息稅並不見得有效。外來資金隔山買牛投資於香港地產,多會採取長線收租的策略,只要香港的租金回報率高於海外的利息,長錢便有利可圖。外資若果是以百分百資本買樓,或者先在海外融資,按揭利息稅根本毫無作用。稅,政府可以之賞善罰惡,但是,稅也可以帶來很多麻煩。香港的成功,就是稅制簡單直接,也沒有太多尋租空間,大家可以專心搵食。萬稅的地方如美國、歐洲和中國大陸,公司、個人浪費在稅務的錢和力不知多少,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為了香港的長遠競爭力,廟堂的權貴,在野的智士,打「稅」的主意時,請小心謹慎。

不能殺校的理由:學習差異

如果熟悉教育界的話,便知道學校的訓輔、課程的安排、教學的深淺,都要隨學生的程度調整。但如果學生的學習差異太大,要如何處理?例如學生剪報要寫多少字?課業和工作紙的難度要多高?課堂內的講解要多深?社工的聘用要甚麼專長?如果班內差異太大,或每班都不同,最後便是大家疲於奔命,做到死為止。教育局的說法故然是節省資源了,但真的保障了教育的質素嗎?政府聲稱要節省資源,又服膺於那套管理哲學,便設想band 3學校是管理和教學不善,肆意向第三組別學校開刀。但其實第三組別學校,「原料」本身便有複雜的問題,複雜的家庭環境和成長歷程,造就出難以扭轉的乖僻個性或學習根基淺,與學校的管理無關。這是汲汲然追求「增值」的政府搞不明白的。

限制車齡就是環保?!

車齡限制計劃硬膠之處,就係重型車輛設計使用壽命隨時超過20年,以里數計係可以逾200萬公里,Product life cycle都未用盡就要劏,呢啲唔算浪費呀?!要解決廢氣問題,筆者同晴朗哥哥都寫過好幾篇可以更換引擎就能達到目的。成本只是一架全新車嘅三分之一;一副引擎造成的廢鐵即使係最大型排氣量逾萬cc的也只約一噸左右。到底邊個做法先係真正環保,唔該張小姐同各環保團體搞清楚先好講嘢!大陸製旅遊巴士嚟咗香港十年,運輸署驗車的確做得到把關,沒甚麼安全問題。但是駕駛操控、設備使用同可靠性根本符合唔到業界要求。共匪治區嘅使用年限係八年,試問乜龍乜通會為香港造一架好襟用嘅車出嚟嗎?早陣子也有大陸貨車引入香港,賣唔賣得去就無打聽。但如果車齡限制計劃成事,以用家角度就是「反正都係夠鐘要劏,做乜買咁貴」。

是誰在閉關鎖港?

今日梁特首在發表演說(不能說是答問大會,因為沒有答和問)指出香港不應該「閉關鎖港」,需要和國際及國家接軌。他的意思,我極為同意,因為香港根本從頭到現在都是這樣,但可是絕對沒有他所指出的「閉關鎖國」的情況。如果是閉關,過往十多年來自由行就不會來港,新移民不會來港定居,每年國家到香港上市的企業從來沒有停止下來,而且越來越多。何來有這種情況呢?現在港人對國內人的不滿,當中是政策而非歧視,自由行來港的壓力,到現在已經影響到日常的生活面貌。這和自由行來與不來不是對等,而是量化的問題,一百萬和一千萬難道沒有不同嗎?本港旅遊發展設施是否有這樣的容納量呢?請特首搞清楚事實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