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那些具有政治含義的歷史,從小就不停局限和引導我們的思想。過去他們要歌頌大一統,與今天他們硬塞你一個「國民身份」、要評定你有沒有足夠國民意識,其實同出一徹。無論國教或是中史,都在傳授一堆虛妄的概念。例如「沒有國哪有家」,我們從不認真想想它是否真的顛撲不破。正如我們的歷史系主任說:「世界上很多人都在沒有國家的情況下生活了好幾百年。」畢竟國家在人類文明上只是一個很年輕的概念。不改革中史,而僅僅復設之,就像有人想在國教中加入六四、李旺陽,不過是在中共模式裡面加入一個「支聯會模式」。我們嚴詞批評中共將教育當成政治工具,卻又覺得用中史科去宣揚支聯會式的大中國幻想、或是新儒家式的對「文化中國」的敬意是個高尚的主意。

縮地

隨着時間推移至今,有關新界的問題愈發嚴重,先有對非城巿人不公的丁權制度,後有發展商聯同政府強行收地建屋的問題。最為使人擔憂的是前者跟後者是一個因利益而生的因果關係。如早前網上獨立媒體披露出發展商以四十萬買取一個丁權便是一項力証。也許有人會問:「原居民又怎會出賣自已的故土?」對此,筆者也並無異議,假如他們仍是「原」居民的話。奈何事實上,有一定數量的「原」居民早於孩童時己隨父輩移居內城區或是移民,對該社區的脈落完全脱勾及缺乏認同。故當發展商聯同政府祭出諸如「丁權四十萬」的技倆後,他們便不知就裏的將自身權利出售,不明此舉會損害該區原有的社會生態。

吳克儉上京請示國民教育之事,早有違反基本法第一百三十六條之嫌。但他矢口否認,官字兩個口,京官三個口,官官相衛,我們也奈他不何。而且即使把這個嘍囉 拉下馬,也會有人遞補。但是,不代表用基本法去捍衛港人權利的途徑阻塞。本文嘗試論證國民教育違反《基本法》第五條,希望集思廣益,討論能否從法律上反對 國民教育,作出有效的申論。如果對你而言,這只是貽笑大方,筆者也甘之如飴,只要你肯指正一二。

屯荃鐵路為誰而建?

從屯門搭巴士出青山公路,適逢藍天,萬里無雲,沿途風景讓人心醉。外面就是伶仃洋,「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裡嘆零丁」,當年文天祥惶恐,帝昺伶仃的地方就是此地。但又想到幾年後,這裡即將會建成一條我們沒想過應否建的鐵路,然後隨之拔地而起的是一座座比山還高的豪宅,我們現在能看到的大海島嶼可能變成只是有錢人獨享的景緻。我開始惶恐起來。究竟為何要建這條鐵路呢?我百思不得其解,恐怕規劃專家們也無法理解,因為並非他們想建。西鐵線真的有很大負擔嗎?

認為可以批判性地教授國民教育的人,根本不明白兒童的心理發展。教授這一科,你不大可能像法輪功九評共產黨一樣只是揭露它如何醜惡。你不妨想像一下:五十年前的文革、二十三年前的六四,與今時今日中國引以為傲的什麼什麼經濟發展、強國影響,哪一樣對兒童會比較有吸引力?這不是道德問題,這是心理問題。潛意識是聽不到「不」的,它也沒有分析能力。只要你同時輸入了「醜惡」和「強盛」兩種圖像,兩者就會在潛意識中生根,學生會在不自覺下錯誤地建立因果關係,而且永遠不知道原因。國旗一揚,他們便會受到潛意識裡正面的、美好的圖像所影響,不期然為祖國的「成就」而喝采,然後悄悄地相信遙遠如六四這樣的事也沒什麼大不了。

反對放寬自由行三理由

凡事均有利害,但在此時增加自由行旅行數量害比利大。利者當然是零售及旅遊收益,說白了就是錢。但這些錢到底令多少人受惠?在加租風潮下,能夠經商去分一杯羹的大都是連鎖店及國際品牌,小商戶得益不多,而原先的受薪群亦未能趁機創業。到頭來還是地產商在租務上大撈一筆,就算是零售業的前線員工,他們的薪金亦沒提升太多。以上文兩點的弊端,換來小部份人的利益,值嗎?用蛋糕打個比方吧。增長有兩種,一種是蛋糕變大了,獲分配的人多了,另一種是蛋糕原封不動,只是變貴了,原先分得多的變相分得更多,與其他人差距拉大。自由行帶來的增長是何者交由大家定奪。但就我而言,十年自由行換來的只是虛妄的浮華。

給內地朋友三點

你們的龐大消費力只是為少數零售商提供了收入來源,以及為倚靠租務賺錢的地產商提供了加租的理由。蛋糕沒有變大,只是變得更貴,原先分得多的既得利益者,分得更多,原先分不到的繼續原地踏步。另外還有對交通,空間及各項日常生活項目造成的負擔和困擾。早已有其他朋友撰文談過。我不是要求內地朋友協助解決內地問題。只是希望他們理解自己的行為不是一面倒地為香港帶來好處。不要再以錢「撻」香港人,真正盛氣凌人的是那個群組,本人相信自有公論。

為了甚麼?

筆者認為整件事件最值得反對的,不止是課程的內容,而是政府推行的動機!香港的教育制度推行至今,幾歷重大變革,雖稱不上完備,但亦足夠為香港培養出無數有見識、有思想、有良好公民素質的人材,不單支持香港的發展,甚至有人材的輸出。但政府卻又貿然推出國民教育科,其背後真正動機為何?香港回歸十五以來,政府各項政策都高調北望神州大地,由開放自由行,到引入內地專材,以至港深廣高速鐵路、港珠澳大橋,以至是即將開發的三大新市鎮,都大有擁抱祖國的意味。我相信中港同化是市民不願看見的,這亦難怪市民會對國民教育科的設立提出疑問及質疑,得不到合理答案而又要強人所難,當然就要反對!反對國民教育,捍衛香港樅心價值!這不是口號,而是鐵一般的事實!

耶穌身教言教,謂撒旦必試探祂的信徒。祂和諸聖徒留下聖經新約,不斷提醒我等信徒要儆醒,持守真理,以待主的再來。香港的教會得到英國人百年庇護,未逢大陸之迫害,未遇上真正的試探。今日的政府威迫利誘,如浸信會呂明才小學者,為五十三萬之金錢、校長一席委任區議員之權位,變敬拜上帝之早會為唱國歌升國旗之「國民教育」,「禮拜今日的凱撒」。看︰「魔鬼又帶__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__看。」這是對香港眾教會、基督徒校長和老師的試探嗎?

香港公共政策三問題

政府山發展方向可視為一例。政府不單把建築群化一為三,亦沒有把政府山視為影響整個中西區的整體地區規劃。中西區的交通擠塞問題一向嚴重;有區議員曾表示有居民向他反映,指在繁忙時間由山頂坐車到CBD,需時約半小時,但非繁忙時間內數分鍾便可到達。然而,政府決定用西座不址興建商廈,只會引入更多人流及車輛,令原先已經不勝負荷的交通系統百上加斤。可見政府並沒有把政府山的去向與對整個中西區的影響一同審視,把政府山用地割裂開來。

自由行與本土政治

自從零三年推行自由行政策以後,只有少數零售業(如金舖、電器店、服裝店)及地產商得益,香港卻為此背負了巨大代價──租金上揚以致珠寶鐘錶、化妝品、名牌服裝等大型連鎖店取代小本經營的商店,市區極度擠逼、公共運輸嚴重超載,大陸人的野蠻行為衝擊香港的形象及社會規範,部份商舖媚外轉用殘體字破壞本土文化,陸客大量搶購奶粉及其他日用品、走私水貨客猖獗,造成供不應求及價格上升等,問題之多之巨可謂罄竹難書。放寬自由行,等同進一步打開缺口,引更多陸客來踩沉香港,挑起族群矛盾,令鬧得火熱的中港衝突升溫。面對亂局,港府當務之急是跟大陸當局磋商,馬上喝停擴大自由行的計劃,然後檢討自由行政策,研究為訪港陸客人數「封頂」,甚至為長遠計奪回入境審批權。自由行淹港的問題核心,跟雙非議題一樣,都是關乎香港的入境審批自主,不能逃避。

活在真誠磊落中

吳克儉對於9萬人上街反國民教育科的看法,認為贊成的人其實更多,「若你看看香港的學生數目,單是小學生便有40萬名,加上家長數目更是過100萬」,認為沉默大多數是支持國民教育。如果你是7月29日沒有上街頭抗議的其中一個,對於吳克儉的話,你認同嗎﹖可是,你一日沒有表達你的意見,你就「被代表」了,吳克儉已代你表達了立場。 皇帝的新衣與指鹿為馬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詳,用這來教導小孩。這豈止是給小孩子的教訓,遊行隊伍中,純真的小孩不是拉著「媽媽說:『逼小孩說謊的人是大壞蛋!』」的橫額嗎﹖我們容讓這個洗腦式的國民教育荼毒我們的下一代,逼小孩說謊嗎﹖別無他法,我們只能戳破謊言,別讓當局矇混過關。

閒談舍堂文化之二

以下是一篇訪問孫志新堂堂友的文章。首先想知道你參與迎新營的最大得著是甚麼。答︰我認為主要有兩個。第一,「搏盡」是自小已經認識的,而「無悔」是我在這裡明白的。因為中小學的時候,要顧全的東西沒那麼多,要抉擇的事情沒那麼多,我即使花十日去完成一日便可以做完的事情,也沒有怪責我,隨便地做就可以了,例如溫習和當乖學生,但以怎樣的方式做,怎樣才去做得最事半功倍恰如其分,過往我是不注意的。如今每一個決定,都有一個機會成本在其中,最重要的是時間短,你不「搏盡」的話,就做不來,時間花了一小時,你交不出一小時的努力,那就浪費,那犧牲的就比原本的機會成本更多,然後是後悔。即是說,我原本就不參加迎新營的,沒有問題,而我參加了,那就該努力。在裡面,根據自己的想法,覺得跑八小時是無意義的,你直接離開,沒有問題,但你沒有離開,你要學的,就是掌握已有的時間跑出最多的路,這是考驗自己。

「我愛國,因為整體而言,與其他國家比較,這個國家是最好的。我們有較多的民主和自由,有較先進的科技,政府會很好地保護人民,提供優良的安全網,例如我們有最好的醫療體系和保障安全的道路設施。在香港你有重病,公立醫院要你排期等候(兩年),在美國,即日便會替你做手術。美國有不少問題,但我們不會隱瞞,會讓傳媒揭露出來。很多國家的某些問題表面上好像並不嚴重,並非因為問題不存在或沒有發生過,而是因為被政府隱瞞了。」我的老外朋友自豪地說。

十多年來香港社會對「香港應怎樣跟中國交往」的思考都是交白卷。為求政治正確,大家都不願多談。因為「理論上」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自然就不需要「外交政策」。但實際上香港跟中國的法制、民風、發展結構的差異太大,幾乎為一國中之另一國,所以須用雙邊關係的思維來處理香港鄰近中國所導致的問題。政治家不能用流濫的愛國情懷代替實在的政策技術細節。但這正正是香港當下的問題。香港政黨爭取支持,不是吃「拯救中國」的精神大麻、就是淪為民建聯式的街坊福利會。中共在香港若隱若現,卻又時時上下其手。泛民政客更帶頭叫大家裝作若無其事,胡混度日,不敢有怒。

一單關乎我城規劃自主、鄉郊發展的事件,卻似乎得不到應有的關注。二零零八年,土木工程拓展署及規劃署提出「新界東北新發展區」(下稱「新發展區」)計劃,制訂新界古洞北、粉嶺北及坪輋/打鼓嶺三大區的發展綱領。驟眼看來,這只是又一個新界新市鎮開發計劃,無甚不妥,但只要詳加了解,就知道此計劃一以「中港融合」為名摧毀香港自主、扼殺一國兩制,二不是以本土利益為優先,環境和社會代價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