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文教事功 見微知著

武王伐紂功成,第一時間「偃武修文」,可見文教事功,乃係國族之本。講完一句客套話,入正題大肆抽水。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想搞國民教育,個邏輯係「香港人係中國人,咁中國人認識中國天經地義」,well~~~就咁單看呢句,我都好同意,畢竟我十年前讀書時都搞國事學會,我話我現在才來不愛國就係牆頭草啦。之不過咁,孔老二教落呢,君子「納於言而敏於行」,即係教大家唔好UP咁多,做左先,更加有句名言,不要因人廢言,原典的下一句就切題啦,係不要「以言立人」。

(作者庫斯克逐點反駁建制派有關國民教育的謬論)關於國民教育問題,政府官員、建制派輪流出來回應。我把比較多人問或者最有代表性的論點列出,附以參考答案。「問題提供者」的意思是這條問題是由他們的言論引申。

萬八,你還是走吧……

八月十七號 JUPAS 將會為萬多個考生大開門戶,小筆只考得 2443333,鎖匙也拿不到,又怎開門呢。那沒所謂,因為我申請了重新批改中文科,但願可以在二十號榮升 3443333。誰知道,某專上學院通知我,要我在十八號奉上一萬八千個大洋,作為甚麼 Acceptance fee 的第二期 (第一期是四千五百)。問題出現了:我要在二十號才知道覆核結果,但十八號就要賣屁股給那個專上學院,如果「升呢」成功,再取得任務物品:鎖匙,那我的屁股豈不是白白送了給那學院?我這些基層人士,只懂幾個中文字,十八歲就要賣身葬理想,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咁打怪升呢走漕運,返城接任打怪升呢走漕運 …… 冇陰功。

三方面看香港的結構性壟斷

政治方面的結構性壟斷,本人理解為當權者及行政機關的意願在制度化的環境下凌駕民意。就政治參與權而言,不用多說,我和很多人都無法參與行政長官選舉,小圈子選舉可謂是在基本法的框架下壟斷政治參與權。經濟方面的問題相當複雜,自問連一知半解的程度都沒有,但盡量講。個人認為可從多方面理解,其中一個是政策方向傾斜,造就個別財團及人士壟斷經濟生產。本人認為本港的教育有商品化的趨勢。而商品化意味著負擔能力強者,則可保證獲得教育成就或更優質的教育。

偽國民教育在香港引起的風波越鬧越大。很多都說這會造成政治洗腦,而長期洗腦後的孩子長大後會是甚麼樣子,現在很多人都說不清。不過,我自己一個親身經歷,或者可以為大家描繪出洗腦孩子長大後的基本思想輪廓。我反問他:「台灣要獨立嗎?我沒聽過。是誰說的?」他就答不上來。因為他沒有看香港、台灣、海外的傳媒,只能看《人民日報》、CCTV等的宣傳,對香港、台灣等境外地區的社會文化幾乎無知。他肯定是自小接受學校的偽愛國教育,長大後又只從大陸官方宣傳中知道「台獨」二字。他完全接受和認同中共宣傳教育的一套,卻不敢答我:「是《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台說台獨的。」因為這就等於反過來說大陸官方鼓吹台獨,是不愛國了。

筆者所指的「新方向」,其實也不是甚麼新鮮事。在學校的層面中,除家長外,學校現在也應加入學生作平等對話,乃至以「生活規章」取代校規。例如設立公開、公平的對話渠道,重視學生意見,容許學生結社,乃至開放學生組織參選權及政綱自主權,令學校不止只有「好學生」的聲音,也要容許「壞學生」發表意見等等。此外,在全港層面,除應設立官式的學生諮詢機構,要求各校民選出學生代表加入代表學校學生意見外,亦應加緊派出官員,在升學事務外,與教師及家長作校本討論,並以此為基準,改善乃至改革本港教育制度,是為上策。

東鐵沿綫均有緊急閘門,讓乘客在職員引領下,離開列車登上接駁巴士。但當時狂風巨雨,請大家留在防水、防風、隔電、防火的車廂,由職員看管,肯定比在馬路上安全!凌晨三時半,柴油機車將所有滯留的列車,拖行到車站後,僅餘的車站職員,已為乘客提供食水、座位(盡可能),及事先清潔好的空間休息,至翌晨七時通車後,讓乘客返回車站。

洗腦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受害者不知道自己被洗了腦。從教育入手,對學生進行思想改造,是其中一種方法。儘管此科受到社會各界的強烈批評,但作為梁振英上任後首要的政治任務,教育局事在必行,毫無讓步的空間,反對者只好繼續革命。面對學民思潮的追擊,或許教育局最初認為他們只是一群乳臭未乾的小孩,對推動社會運動作用不大。可是,這一回當局不但低估了中學生的影響力,也忽視了港人對政治參與的敏感度。當《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的內容被質疑過於偏頗,民間的反對聲音愈來愈大,更多團體對染紅教材提出不信任動議時,教育局仍一意孤行,不顧公眾疑慮,一再重申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將會如期在九月推行,這種手法,實在比零三年政府硬銷二十三條的態度還要強硬。

既然都係要起樓,為何不直接興建更多的公共房屋,而要整色整水呢?! 至於「來港七年才能申請公屋」的限制這不單涉及房屋政策,更要將人口及移民政策一併處理。不過看著目前的情況,港共政權都該是要把居住變得奢侈,甚至就是要達成王震宇的警世金句吧。不過,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25條訂明:人人有權享受為維持他本人和家屬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準,包括食物、衣著、住房、醫療和必要的社會服務;在遭到失業、疾病、殘廢、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況下喪失謀生能力時,有權享受保障。而香港係締約成員!!!

致吳克儉局長書

「國民教育科」是要弘揚中華文化,根本是騙人。當年把中國歷史科從初中必修科中剔除的,就是 貴局。輕視中國歷史,又怎會重視中華文化呢?你或可辯解說推「國民教育科」就是要補償此缺失,惟「國民教育科」中只會教「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些少歷史,而夏商周春秋戰國秦漢三國南朝北朝隋唐五代十國宋元明清民國初年等通通難見踪影。該科明顯要學生了解共產黨治下之中國,而不是真真正正的中國。明顯是洗腦吧,無謂狡辯。

是日新高中學制三三四放榜,其實有多少名狀元,5**到底怎樣計算,已經不是最重要。通識科的評核標準難以客觀,中史科的重要性減淡,等級調整含糊混淆……三三四學制內容是如何光怪陸離,其實早有很多人批評。最不能忽視的是,它的目的是否以港人利益為先,若否,則細則怎樣修正都是多餘而且無意義,一如今日全城熱議之國民教育。

讀「左校」五年有感

五年前大約相若的時間,筆者被派到這所學校。每一所班房的黑板上,都一定會有一面國旗高高懸掛。每周上學第一日,都一定要升國旗,還有在這所學校我得知一個我從未聽聞過的制服團隊-升旗隊,早會一定只能使用普通話或者英語,與內地學校沒差。在形式上,每天都是在洗腦,更使其正常化。但實話實說筆者當時對這一切沒有任何思想反抗。或者根本上,筆者,以至當時所有中一的同學,只是白紙一張。而學校一步一步地,從日常生活中,蠶食學生思想。無形的染紅。

道教石圍角小學前校長,即國民小先鋒副主席陳淑儀,於就任坪石天主教小學校長後,舉辦了一個「匯通國民教育作品展」。於是,我就去查查這個計劃是甚麼一回事。原來,這家機構與天主教教區校務處合作,為屬下18家天主教教區小學提供國民教育課程。這個計劃,更獲得了政府400多萬資助。政府會確保內容公正?噢是的,原來感受中國的錦繡山河,是需要聽「國歌」去建立國民身份的。

我們明知道在拉curve的遊戲規則下,這從來都只是場零和遊戲 (zero-sum game),這個教育制度只會不斷製造失敗者。在恥笑這些「失敗者」之前,我想最起碼需要理解分數背後的意義,否則那只是自我滿足的自戀蹩腳戲。在全球化之下,這個制度明顯已經落後而脫節了。資金、人才等等都有較大的流動自由,在這個全競爭的時代,世界走向兩極化,資本豐厚者更容易賺錢,但普通的勞動者卻生活得愈來愈艱難。君不見香港人均收入位列世界前茅,堅尼系數卻是已發展國家之最?

由於香港買的是歐洲(英國為主)巴士,在保養良好的情況下,近年不少均被二手車商購入,翻新後運回英國及澳洲繼續服役,而為乎合當地排放條例,不少也動手術換成歐盟三型以至四型引擎,更可多行走近十年。就以英國為例,更換引擎以延續巴士壽命又同時合乎當時最新排放要求並不是沒有先例,而且是相當普遍,2011年5月,英國最大巴士公司之一捷達巴士(STAGECOACH) 就公布為旗下50台8-10年車齡的歐盟三型排放標準巴士更換引擎,使引擎乎合歐盟五型排放要求同時又可延長車輛壽命,成本大約才是更換一台同級新車的三分之一。這個舉動,不但不會把整台巴士提早送往廢車場拆卸而增加固體廢物,更同時乎合環保團體要求減少空氣污染。

余綺華老師一「拍」而紅。她的公職銜頭是「國民小先鋒」副主席和上屆教育界功能組別工聯會候選人。論壇播出之後,「國民小先鋒」這個團體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國民小先鋒」的主席趙善安及副主席余綺華,分別是工聯會屬下的教育工作人員總工會的副會長和會長,小先鋒的其中一個贊助來源是民建聯馬力國民教育基金。這個對象為小學生的制服團隊,其制服跟其他制服團隊不同之處是,其他團隊的制服設計即使有類似軍服的地方,但也會把軍事色彩盡量減低,而國民小先鋒的制服,則是完完全全是一套迷彩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