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既然都係要起樓,為何不直接興建更多的公共房屋,而要整色整水呢?! 至於「來港七年才能申請公屋」的限制這不單涉及房屋政策,更要將人口及移民政策一併處理。不過看著目前的情況,港共政權都該是要把居住變得奢侈,甚至就是要達成王震宇的警世金句吧。不過,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25條訂明:人人有權享受為維持他本人和家屬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準,包括食物、衣著、住房、醫療和必要的社會服務;在遭到失業、疾病、殘廢、守寡、衰老或在其他不能控制的情況下喪失謀生能力時,有權享受保障。而香港係締約成員!!!

致吳克儉局長書

「國民教育科」是要弘揚中華文化,根本是騙人。當年把中國歷史科從初中必修科中剔除的,就是 貴局。輕視中國歷史,又怎會重視中華文化呢?你或可辯解說推「國民教育科」就是要補償此缺失,惟「國民教育科」中只會教「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些少歷史,而夏商周春秋戰國秦漢三國南朝北朝隋唐五代十國宋元明清民國初年等通通難見踪影。該科明顯要學生了解共產黨治下之中國,而不是真真正正的中國。明顯是洗腦吧,無謂狡辯。

是日新高中學制三三四放榜,其實有多少名狀元,5**到底怎樣計算,已經不是最重要。通識科的評核標準難以客觀,中史科的重要性減淡,等級調整含糊混淆……三三四學制內容是如何光怪陸離,其實早有很多人批評。最不能忽視的是,它的目的是否以港人利益為先,若否,則細則怎樣修正都是多餘而且無意義,一如今日全城熱議之國民教育。

讀「左校」五年有感

五年前大約相若的時間,筆者被派到這所學校。每一所班房的黑板上,都一定會有一面國旗高高懸掛。每周上學第一日,都一定要升國旗,還有在這所學校我得知一個我從未聽聞過的制服團隊-升旗隊,早會一定只能使用普通話或者英語,與內地學校沒差。在形式上,每天都是在洗腦,更使其正常化。但實話實說筆者當時對這一切沒有任何思想反抗。或者根本上,筆者,以至當時所有中一的同學,只是白紙一張。而學校一步一步地,從日常生活中,蠶食學生思想。無形的染紅。

道教石圍角小學前校長,即國民小先鋒副主席陳淑儀,於就任坪石天主教小學校長後,舉辦了一個「匯通國民教育作品展」。於是,我就去查查這個計劃是甚麼一回事。原來,這家機構與天主教教區校務處合作,為屬下18家天主教教區小學提供國民教育課程。這個計劃,更獲得了政府400多萬資助。政府會確保內容公正?噢是的,原來感受中國的錦繡山河,是需要聽「國歌」去建立國民身份的。

我們明知道在拉curve的遊戲規則下,這從來都只是場零和遊戲 (zero-sum game),這個教育制度只會不斷製造失敗者。在恥笑這些「失敗者」之前,我想最起碼需要理解分數背後的意義,否則那只是自我滿足的自戀蹩腳戲。在全球化之下,這個制度明顯已經落後而脫節了。資金、人才等等都有較大的流動自由,在這個全競爭的時代,世界走向兩極化,資本豐厚者更容易賺錢,但普通的勞動者卻生活得愈來愈艱難。君不見香港人均收入位列世界前茅,堅尼系數卻是已發展國家之最?

由於香港買的是歐洲(英國為主)巴士,在保養良好的情況下,近年不少均被二手車商購入,翻新後運回英國及澳洲繼續服役,而為乎合當地排放條例,不少也動手術換成歐盟三型以至四型引擎,更可多行走近十年。就以英國為例,更換引擎以延續巴士壽命又同時合乎當時最新排放要求並不是沒有先例,而且是相當普遍,2011年5月,英國最大巴士公司之一捷達巴士(STAGECOACH) 就公布為旗下50台8-10年車齡的歐盟三型排放標準巴士更換引擎,使引擎乎合歐盟五型排放要求同時又可延長車輛壽命,成本大約才是更換一台同級新車的三分之一。這個舉動,不但不會把整台巴士提早送往廢車場拆卸而增加固體廢物,更同時乎合環保團體要求減少空氣污染。

余綺華老師一「拍」而紅。她的公職銜頭是「國民小先鋒」副主席和上屆教育界功能組別工聯會候選人。論壇播出之後,「國民小先鋒」這個團體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國民小先鋒」的主席趙善安及副主席余綺華,分別是工聯會屬下的教育工作人員總工會的副會長和會長,小先鋒的其中一個贊助來源是民建聯馬力國民教育基金。這個對象為小學生的制服團隊,其制服跟其他制服團隊不同之處是,其他團隊的制服設計即使有類似軍服的地方,但也會把軍事色彩盡量減低,而國民小先鋒的制服,則是完完全全是一套迷彩軍服。

其實,即使有關電源裝置的設置本意確實並非為供同學使用,面對學生數量持續上升,電源裝置始終是供不應求,長遠來說還是難以解決,故電源裝置多一個總比少一個好,何以校方卻仍然堅持為電掣上鎖,拒絕善用現有資源,一如過往十年般繼續開放電源裝置,以應付短期以致長遠的需要?增置電源裝置、開放課室等方法與拆除現有的電掣鎖從來不是互斥的,是可以共同進行的,因為最終目的還是抒緩電源裝置不足,方便同學學習,故本關注組於此再次重申立場,要求校方立即拆除所有電掣鎖,以確保更多同學可以有足夠的電源裝置使用。

吳克儉,你何德何能?

假如有一天,足總宣佈由一名對足球一無所知,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代替摩力克成為港隊主教練,相信球迷都對足總的決定感到匪夷所思,亦對該名上班族的統治毫無信心。同樣地,梁振英任命了商人出身的吳克儉成為教育局局長,而吳克儉在成為教育局局長前,對本港的教育政策幾乎毫無認識,我想大多香港人都對梁振英的決定感到不滿。隨住梁振英的時代來臨,教育局迎接了一個毫無代表性的局長。一夜之間,門外漢「空降」教育局,成為一局之首,試問如何服眾?試問一名對教育一無所知門外漢如何正確地推行教育政策?我們如何可以對一名零經驗的局長有信心?我們怎可以期望吳克儉可以改善現今的教育制度?

過去數月,紅磡灣校舍各層的電源插座忽然被加上鎖頭,學生無法使用,不少學生對此感到困惑。校方於回應中花了很大篇幅述說同學搬動傢俱所帶來的危險,更暗指同學的舉動危害校園安全,將同學合理用電與校園安全置於一對立面之上,實在令人憤慨。問題所在,實是在於校園設計出現問題,供同學使用的電掣嚴重不足,位置亦與傢俱距離甚遠,令需要使用電掣的同學無法正常用電,故被逼搬運傢俱到電掣附近,方能順利取電。校園設計的不足,卻要校園使用者(即學生)千方百計去遷就,現在校方更將責任推卸於學生身上,實是不合理。

論壇上的建制代表又說,不要只著眼於那一份中國模式教材。為什麼不應該著眼?那可是政府出錢的東西,那是正正式式送到全港學校,裡面還有教學流程建議。那份半官方的東西正正代表了操盤的那些人的想法,那不夠恐怖嗎?就算不只著眼於那份教材,全港小學暑假後便一定要開始推行國民教育,教材送到學校了嗎?教材有經過學界、業界、社會充分審視嗎?通通沒有。如果到了八月底,全港小學又收到那種貨色的教材,又或者是偏頗得比較聰明的「優化版」教材,前線教師還有空間和心力去作校本調適嗎?現在已經是七月中了,為什麼國民教育也要像高鐵一樣,變成一個要大幹快上的政治任務?現在什麼也未有,學界、業界和社會根本連討論教材內容是否合理也不能,那怎可能不令人擔心?

教育局長吳克儉表示,國民教育科不能因為社會上的討論,而影響課程推行,但歡迎提出意見,數月後再檢討。我沒想過局長那麼坦白,「不能因為社會上的討論,而影響課程的推行」,那就是漠視民意,漠視學生訴求,倒行逆施的意思!教育制度複雜多變,影響極大,要小心部署,絕不能一時衝動。做錯了,可能永遠無法挽回,因此豈能如吳局長所言先推行,數月後再檢討?加上未推行前已經「不能因為社會上的討論,而影響課程推行」,何況推行後?檢討的聲音,政府會聽嗎?局長會聽嗎?

你在學校待過十多年,一定遇過這類老師。學校就好比一個監獄。尤其在中國人的社會,二千年的燦爛中國文明教我們要「尊師重道」。所以在班房中,從來沒有異見、從來只有老師說話。久而久之,老師就成了獄卒,成了自己心目中的上帝。余老師那一刻太忘我了,在鏡頭面前也忘了要收斂一下。那一刻,也許她都忘了自己現在的身份是檯面上的那個,而不是檯面下的那個。今天的社會「受西方價值觀荼毒」,新一代愛真理多過愛老師,發出恥笑,與政見無關,純粹因為某人台前出醜,柒到核爆。

這裡的內地孕婦及其子女指的是以單程證申請來港且有意留港長期生活的內地移民。為了你的將來,也為了你的父母和子女,作為一個香港人,在理性上,你是絕對應該贊成內地孕婦來港定居。為甚麼?因為沒有他們的子女來為二十年後的香港提供足夠勞動力的話,香港將變成廢墟。在發達地區,若要維持勞動人口不變,生育率應該在2.1左右,即每對夫婦平均生2.1個子女。若果低於這個數字,因人口政策有滯後性,二十年後該地區便會因為勞動力不足而陷入衰退。那麼,你猜香港的生育率是多少。告訴你,只有0.9。

港孩的將來

有人說這個年代,有互聯網,小孩子不會相信「中共是一個進步、無私、團結的執政集團」。但是我必須強調,一個學生,被迫在課堂上背誦他自己都知道荒誕無稽的「國情」,後果是很嚴重的。因為越無稽、越荒謬的強制課程,就越會令人產生無力感。為了減輕真真假假所造成的衝突,人的本能反應就是「不去關心」。不去關心,不去認真,就不會上心。於是世界爛成怎樣,都不會覺得傷心。拙劣但強制的洗腦,會令人傾向自我保護,抗拒表露真正的想法。習慣了,他就不再在意真假。表裡不一、犬懦度日的人,就是這樣來的。中共愚民六十年之後,中國人就成了一個有集體精神病的民族。香港實行「國民教育」之後,也必然是這種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