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發展文化創意產業三要素

小弟不是文化工作者;純粹一抒己見,不吐不快。文化與香港人的生活距離太遠,是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障礙。香港的文化界面對著一項更嚴重的問題︰缺少觀眾。培育具文化賞析能力的觀眾,當然與教育政策相關。梁先生希望開設文化局,原則上小弟同意,但若然此局由門外漢帶領,本人認為,文化局的存在會失去意義。

今年17位高考狀元中,有15位選讀商業或金融科目,大家不用見怪。因為,大家都明白,香港社會只會用金錢來量度個人成就。在香港,除了特定專業、冷門行業(如殯儀、海員等)、或部分高危險性行業外,就只剩下金融、地產、旅遊、政府服務四大支柱。 基於「時勢造英雄」,商業與金融工種在香港變得「錢程錦鏽」。筆者相信,只有政府推行全方位政策,令香港的產業更多元化,才能吸引學生投身真正感到興趣之學科與行業,為社會爭取最大的福祉,令香港更百花齊放!

除暴安良?除良安暴?

從孩童時代開始,長輩都會告訴我們警察的作用是除暴安良。「除暴安良」四個字,除了是部分人對警察深入民心的形象以外,還是小朋友希望成為一名警察的原因。但到了今天,香港警察的形象早就蕩然無存。有一個流傳很久的說法,警察就是「有牌爛仔」。胡亂使用「適當武力」、胡亂拘捕示威者、隨便阻止記者進行採訪等,已經成為警察生活的一部分。鎮壓示威者、阻礙記者採訪報道時就絕不欺場;但防止罪案時,卻永遠看不見鎮壓示威者的效率。而且,假如昨天(30/6) 的集會,警方所用的是最低武力的話,難道日後在同類事件時會使用真槍實彈,甚至以坦克車暴力鎮壓示威人士?

公屋為何不可以如以往般,滿是街道、通道旁的小舖?小本營生者可以營生,市民選擇又多,不用只光顧大財團。近日出現連鎖快餐店「七十蚊一個燒鵝飯套餐」的笑話,不是任由財團壟斷的結果嗎?咁點做好?有深水埗街坊就話,有一個由一千個街坊意見匯聚而成,並超過三千五百個街坊支持的[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除了建議市區重建地應用來建公屋,更重要是要有可租可售的小型街舖。有份參與設計這個方案的街坊表示,現時深水埗街坊所有的「15分鐘生活圈」十分重要。

全職學生也要放假的。最近葉君這個全職學生在享受暑假,因緣際遇下找到工作,需要仔細研究中小學的英文科教材與課程。葉君的英文只屬一般,完全不敢自認甚麼,但看畢教育局的教材後,對於「為什麼香港人學了十多年英文,還是那個老樣子」還是有了一些新體會。(對了,有好些教育政策和課程都很老,葉君曾經也是受眾之一。)當然,葉君絕對絕對不是專業,以下只是個人感受和體會。只有教育官員認認真真,不為政治服務,純以語文運用角度來教育下一代,這才有解決問題的曙光(除非葉君將來能爬到這個位置)。但是,語文一向是政棍必爭之地,畢竟語言本身很強大,藏在語言的表述(discourse)背後的文化建構力量,更強大。

也談校本評核

依我所見,校本評核原意雖好,但善意的出發點總難帶出好的結果。回頭一想,若果學生、教師都有不停的評估以確保學習、教育質素,官員也當來個任內評估,以示他們對社會的貢獻。而誰又有權去評核香港的官員呢?-你明白我想說甚麼的。制度一日不變,只會繼續輪迴。

我們甚麽事都沒法自行選擇,都是被安排、被決定、被操作的。交通工具、行動模式、光顧的商店、購買的產品,沒有一種是我們能選擇的,準確來說,我們只能選擇那些「他們」所給予的選項,猶如被恩賜的「自由」一般,需要既淚且哭地感謝「主人」。生活是無奈的、工作是無趣的、居住是無保障的、人生是無意義的。

其實,港鐵公司的大股東,是特區政府的財政司司長法團,換言之,政府絕對有權擱置加價!港鐵的「可加可減機制」,係兩鐵合併《營運協議》條款,曾蔭權只要臨尾做番件好事,搵埋港鐵CEO韋達誠,坐低簽個名,就可以暫緩加幅5.4%的「票價調整」,留待2013年機制檢討後,適時發落。港督尤德施政報告:「當市場運作異常、市民同工人權益受影響時,政府是需要介入的。」2008年,曾蔭權曾經一聲令下,要港鐵全面提供學生優惠,同時叫港鐵「自行承擔損失」,咁為何今日不可以呢?

17號父親節,有無得唔加價呀???答案係:唔加,絕對無問題!「可加可減機制」,係兩鐵合併《營運協議》條款,曾蔭權只要臨尾做番件好事,搵埋港鐵CEO韋達誠,坐低簽個名,就可以暫緩加幅5.4%的「票價調整」,留待2013年機制檢討後,適時發落。港督尤德施政報告:當市場運作異常、市民同工人權益受影響時,政府是需要介入的。2008年曾蔭權一聲令下,要港鐵全面提供學生優惠,同時叫港鐵「自行承擔損失」,咁點解今日唔可以呀?下?

上文所列出的各項指標,看似能紓緩空氣流通的問題。可是,要證明發展項目能夠達到以上的可持續設計標準,遞交圖則的申請人並不需要遞交空氣流通評估。根據現時建築物間距規定的評估及量度方法,只需單純透過建築物於毗鄰街道的投影面,而申請人只需確定其投影面的通透性有33.3%便可。透過面積計算作量度通透性,卻未有考慮區內的季節性風向及微氣候,難以令人信服指標能夠量化周邊街道的空氣流通及風速等影響。港鐵現正招標的大圍上蓋項目更計劃興建高達七層密不透風的基座,更是阻礙街道空氣流通的元凶。

廿多年經濟改革開放,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僅屈居美國,這些年來,推動經濟增長靠製造業和出口業,但國家的資產負債表上沒有顯示的,有兩個更重要的產業都隱去了:山寨業和維穩業。

早幾日看新聞,看見梁振英(下稱CY)到柴灣進行家訪,探訪一對正輪候公屋的長者。而且他又重申政府有必要架構重組,將房屋、土地和規劃集中在一個政策局處理,加快興建房屋。我不得不說CY確是很「聰明」。這種利用市民,利用民意打擊異見的手法非常聰明,然而大家甘心就這樣被他利用了嗎?

時值民生大於天的2012,加上領匯出盡法寶以謀取利益,早已惹起民憤。近日,快將走馬上任的梁準特首發言表示將考慮回購領匯……而葉君這一篇,只是想大家反思幾個問題。看到一半想笑罵葉君的人,還敬請看到最後,利申一下當年葉君是舉腳反對領匯上市的。

造成示威朋友與 貴大廈法團之間的矛盾,實屬不幸,責在官府。最佳的解決方法是重新讓 貴大廈有 貴大廈的生活,中聯辦有中聯辦的作為示威對象,兩者各不相干。適逢 貴大廈法團出言要求解決問題,何不順水推舟?筆者誠邀 貴大廈加入我們的行列,要求當局拆除中聯辦對開行人路的花槽及移走中聯辦門外一層又一層的鐵馬,甚至乾脆將整座中聯辦搬走,讓示威活動不再與 貴大廈住戶的安寧有所衝突!

點解會有「可加可減機制」,要港鐵自動連年加價呢?呢個機制,係由特區政府提出,目的係「消除競爭,車費即減」,屬兩鐵合併附帶條件,除要徵求地鐵公司股東同意外,毋須再另外表決!此後只可機械式執行加價,無人可以管到。2007年,就係呢批代表大家嘅立法會議員,通過兩鐵合併嫁啦

催谷通識不如加強語文教育

新學制下的「通識教育」自推出以來,已被名嘴、文化評論人、教師們口誅筆伐過成百上千次。雖然現在趕這趟渾水似乎稍稍落後,但筆者近日受邀撰文,又逢與多位中學恩師、朋友閒談,對通識教育又有新的體會,欲加入討論,藉以集思廣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