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小時候的我,只是想到做藝術的不能賺錢,但,現在作為一個修讀藝覺藝術系的大學生,我體會到小時候的我是多麼我不懂事。藝術令我明白生活生存,不只是為了金錢,在這裡,在這個位處在砰石邨旁的啟德校園,我感受到香港僅存的一點人情味,以及那種對建築物的珍貴情感。我一直作文交功課的分數都不高,言詞表達不好,但作為浸會大學藝覺藝術系的學生以及浸會大學視藝校園發展關注組的一員,這是我一直很想發表的感受。距離限期只剩下四十八天都不夠。

入境處駁回喬寶寶太太的入籍申請,是基於甚麼理由、有多「機密」?這件事馬上挑起人們的神經,不是因為每個人都那麼熱愛喬寶寶,而是我們不禁立即想到那些跟香港無緣無親的雙非嬰兒。他們在港落地,就能馬上得到居港權和港人福利。不為甚麼,只因他們是「中國人」、基本法如此「規定」。香港的移民制度厚此而簿彼,是如此顯然易見。作為土生土長港人的喬寶寶尚且無法輕易申請太太入籍,那些跟香港毫無關係的雙非嬰又憑甚麼自動落戶、福利隨身?就憑他是黑眼睛黃皮膚?一個印度人來港生仔,那個嬰兒是不會有香港居民身份的。為甚麼來自中國的嬰兒就有這個特權?

孩子要的是什麼?

我們應該讓孩子明白這樣的競爭是不健康的,亦不應該存在的。「天生我才必有用」,那種「社會精英」(亦即隠喻有「社會渣滓」)的觀念應該被打破。即使我們暫時仍未能擺脫在資本主義制度下,為生存不得不參與種種競爭,但我們的下一代更需要明白推翻這個制度的必要性──他們的目標不應該是在這個扭曲人性的制度中成為大贏家,而是要建立一個讓人人「各展所長,各取所需」的社會。在「興趣」氾濫、超荷的環境中,孩子們最需要的,是改革社會的理想。

中國式的集體精神

筆者熱愛歷史,依稀記得校方曾經安排了一個由國民教育中心舉辦的講座,講者大概是中國歷史的「發燒友」,當談到第二個五年計劃「大躍進」時,講者把數十萬中國人的死傷歸咎於「天災」二字,而毛主席的「英明領導」卻是隻字不提,引得台下的同學竊笑,心中不禁問了一句:「你當我們是傻的嗎?」現在卻有人真的當香港人傻了,說的是特首梁振英先生。

1930年代納粹德國的Trust No Fox是那麼偏頗、煽動仇恨、歌頌獨裁,或許起初沒有什麼作用,但十年之後的結果有目共睹。大陸有思想政治課。今天香港有照辦煮碗的國民教育。你能不擔心嗎?你能不氣忿嗎?那不是國民教育,那是不折不扣的propaganda。國民教育中心的孿生單位「國民教育服務中心」出版了一本《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這本教學手冊,一面倒的強調中國模式的成功、中共的偉大,把政治、人權、法治、民生、社會矛盾等問題輕輕帶過,參考書目列出的資料幾乎全都是唱好的,那些持質疑態度的文本一個沒有。

公屋9月加租碰上立法會大選,公屋票傳統上也是兵家必爭之地,各方自然出盡法寶,就租金問題針鋒相對。然而,觀點可以不同,歷史事實卻不能扭曲,本文旨在回應坊間某些討論當中與史實不符之處,以正視聽。法例的精神,是法例要求為「加租」封頂;而在沒有限制減租幅度的同時,卻決不是「沒有減租的責任」。說舊租金機制下房署沒有責任減租、或者不可減租,是錯!錯!錯!另一點值得澄清的,是禮義廉在 2007 年法例修訂當中的角色。

配合統計署每戶平均2.9人計算,每年要興建以下數量才可達標:189,500人 ÷ 2.9 ÷ 3年 = 每年21,781.6個單位。梁振英政府,真的會興建每年二萬多個公屋單位給大家安居?現在市民憂慮的,是梁振英的房屋政策「會否彈票」,而梁振英當選後,亦不敢對房屋政策作出任何承擔,梁振英及其管治團隊的誠信,難免被人質疑。除非梁振英有切實的行動支撐,否則大家等住觀賞梁振英的承諾如何逐一「彈票」吧!請密切留意星期日下午一時至二時十五分,在黃大仙樂善道26號東頭社區中心,有梁振英與張炳良落區聽意見。有意見的,記住到場啊!

我並不介意,教育局最後會出來澄清,這本手冊只是整個「德國教」的一小部份,即「中國模式」只是整個「德國教」的一小枝節–而本日(07月06日)吳局長也只稱「教材有部分偏差」、「與教育局的多角度原則有差距」,可見日後如果教育局想修飾,也頂多在資訊的「量」上多花功夫,多加三兩個相反意見,故作持平,然後在文本的定位問題上含糊不清,以及忽視處理詮釋框架在課程中的壟斷性地位,並且默許它在教育界被廣泛認受,那麼,我則有責任在此兩方面提出異議,指出該手冊如何會被錯誤使用,及為當權者對洗腦工程打開方便之門。

發展文化創意產業三要素

小弟不是文化工作者;純粹一抒己見,不吐不快。文化與香港人的生活距離太遠,是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障礙。香港的文化界面對著一項更嚴重的問題︰缺少觀眾。培育具文化賞析能力的觀眾,當然與教育政策相關。梁先生希望開設文化局,原則上小弟同意,但若然此局由門外漢帶領,本人認為,文化局的存在會失去意義。

今年17位高考狀元中,有15位選讀商業或金融科目,大家不用見怪。因為,大家都明白,香港社會只會用金錢來量度個人成就。在香港,除了特定專業、冷門行業(如殯儀、海員等)、或部分高危險性行業外,就只剩下金融、地產、旅遊、政府服務四大支柱。 基於「時勢造英雄」,商業與金融工種在香港變得「錢程錦鏽」。筆者相信,只有政府推行全方位政策,令香港的產業更多元化,才能吸引學生投身真正感到興趣之學科與行業,為社會爭取最大的福祉,令香港更百花齊放!

除暴安良?除良安暴?

從孩童時代開始,長輩都會告訴我們警察的作用是除暴安良。「除暴安良」四個字,除了是部分人對警察深入民心的形象以外,還是小朋友希望成為一名警察的原因。但到了今天,香港警察的形象早就蕩然無存。有一個流傳很久的說法,警察就是「有牌爛仔」。胡亂使用「適當武力」、胡亂拘捕示威者、隨便阻止記者進行採訪等,已經成為警察生活的一部分。鎮壓示威者、阻礙記者採訪報道時就絕不欺場;但防止罪案時,卻永遠看不見鎮壓示威者的效率。而且,假如昨天(30/6) 的集會,警方所用的是最低武力的話,難道日後在同類事件時會使用真槍實彈,甚至以坦克車暴力鎮壓示威人士?

公屋為何不可以如以往般,滿是街道、通道旁的小舖?小本營生者可以營生,市民選擇又多,不用只光顧大財團。近日出現連鎖快餐店「七十蚊一個燒鵝飯套餐」的笑話,不是任由財團壟斷的結果嗎?咁點做好?有深水埗街坊就話,有一個由一千個街坊意見匯聚而成,並超過三千五百個街坊支持的[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除了建議市區重建地應用來建公屋,更重要是要有可租可售的小型街舖。有份參與設計這個方案的街坊表示,現時深水埗街坊所有的「15分鐘生活圈」十分重要。

全職學生也要放假的。最近葉君這個全職學生在享受暑假,因緣際遇下找到工作,需要仔細研究中小學的英文科教材與課程。葉君的英文只屬一般,完全不敢自認甚麼,但看畢教育局的教材後,對於「為什麼香港人學了十多年英文,還是那個老樣子」還是有了一些新體會。(對了,有好些教育政策和課程都很老,葉君曾經也是受眾之一。)當然,葉君絕對絕對不是專業,以下只是個人感受和體會。只有教育官員認認真真,不為政治服務,純以語文運用角度來教育下一代,這才有解決問題的曙光(除非葉君將來能爬到這個位置)。但是,語文一向是政棍必爭之地,畢竟語言本身很強大,藏在語言的表述(discourse)背後的文化建構力量,更強大。

也談校本評核

依我所見,校本評核原意雖好,但善意的出發點總難帶出好的結果。回頭一想,若果學生、教師都有不停的評估以確保學習、教育質素,官員也當來個任內評估,以示他們對社會的貢獻。而誰又有權去評核香港的官員呢?-你明白我想說甚麼的。制度一日不變,只會繼續輪迴。

我們甚麽事都沒法自行選擇,都是被安排、被決定、被操作的。交通工具、行動模式、光顧的商店、購買的產品,沒有一種是我們能選擇的,準確來說,我們只能選擇那些「他們」所給予的選項,猶如被恩賜的「自由」一般,需要既淚且哭地感謝「主人」。生活是無奈的、工作是無趣的、居住是無保障的、人生是無意義的。

其實,港鐵公司的大股東,是特區政府的財政司司長法團,換言之,政府絕對有權擱置加價!港鐵的「可加可減機制」,係兩鐵合併《營運協議》條款,曾蔭權只要臨尾做番件好事,搵埋港鐵CEO韋達誠,坐低簽個名,就可以暫緩加幅5.4%的「票價調整」,留待2013年機制檢討後,適時發落。港督尤德施政報告:「當市場運作異常、市民同工人權益受影響時,政府是需要介入的。」2008年,曾蔭權曾經一聲令下,要港鐵全面提供學生優惠,同時叫港鐵「自行承擔損失」,咁為何今日不可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