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商業和政治令建築不純粹。到底設計者可以單純做一件好事嗎?看看兩個筆者頗喜歡但卻被政治和商業賦予了多一種意義的新建築,如何令我對於自己一直憧憬的未來突然感到十分無力。

相比過往設計簡約、以鋼筋混凝土或水泥纖維質坑板興建的巴士站上蓋,近年九巴管理巴士站上蓋的模式更見進取。早在2014年第三季,九巴已開始在附設供電箱的巴士站上蓋加設自動售賣機,除了賣飲品,亦會賣雨傘等商品。雖然表面上這些設施都是予民方便,但眼見不少放置自動售賣機的地點與附近零售商店相差數步之遙,做法又似有與民爭利之嫌。政府相關部門在制訂審批準則及批核過程上,到底有否寬鬆放任?

一段聲稱由BBC製作的視頻,分別訪問了板間床位及太空艙住客,配上中文字幕後在內地瘋傳。

帶著殖民地時代建設新市鎮的藍圖派血液,加上香港的地區政府的錯誤觀念——把建築工程當為政績,我們的區議會真是敗事有餘,多年下來建設不少垃圾Place。近年來,我們常常看到很多千奇百怪的公共空間乏人問津。可說這個官僚思維,遺害甚深。

我唔係未試過,我試過安份守己,日搏夜搏,賺得果一萬幾千,我試過,但政府果班PM,對上果班vendor呀,佢地識programming識UX咩?佢地只係左手交右手,拎少少時間,判上判上判就不停係度賺大錢,咁叫公平咩!你出去問下啲IT狗,是但問一隻IT狗,問下佢地想要啲乜野!

佢好明顯係想解決住屋需要,強調你唔會係當中賺到錢。而因為公屋事實上已經玩死左,果本咁既輪候冊多人到排隊投胎都快過排公屋。所以政府打算中間劏開,一來唔需要再狂起公屋,下下等收租返錢太慢。新樓有人買就可以快少少收返一定數量既錢,條數自然唔洗咁衰。二來,如果推出港人首置,部分係唔係都入左紙排緊公屋既後生仔可能又會退飛轉買呢d新樓。變相都減少左輪候冊既人數,算係兩嬴!

近日看了一套紀錄片「美豬出城」,是我視為近年所觀的最有深度與反思的電影之一。「美豬出城」的導演米高摩亞,曾以《華氏9/11》奪得康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獎,風格詼諧戲謔、辛辣諷刺。電影講述導演奉命帶著一支美國國旗「侵略」世界,「劫走」歐美國家的「好政策」,詼諧之餘更讓人反思自身社會的種種。其中,他去到芬蘭,世上提供最優秀的教育之一的地方去取經。在教育這一環節,導演率先搵佢地的教育部長,「劫走」佢地點解可以培養到世界第一優秀學生的秘密——原來

唔可以怪哂單車L嘅

過往在外地,應該不是媚外,但總覺得單車手是很可愛的。可能人、車和單車的配合很好,彼此融合得很美麗。就像最近在澳洲雪梨,正想過在綠公仔下橫過馬路之際,遠處正見單車駛至,心裡本來吃一驚,因為香港的車手有很多都不理會燈號,奇妙的是他停了下來等候燈號,而這並不是一個偶然事件,而是一項常規,甚至有單車專用的交通燈號, 以及與汽車平排的專用道路。

你如果有需要,我哋可以出返封信畀你

一個城市人民投唔投入,一個地方有沒有人情味,我覺得是人與人的距離可以更近,而我們的香港,權貴話,多少少小販車,就會影響到商場商鋪生意,但究竟昔日的八花齊放的光輝,香港的發達,又如何解釋?

高鐵香港段

高鐵香港段的唯一一個車站:位於西九文化區的西九龍總站,樓面面積達 38 萬平方米,其中月台 – 10 至 15 會服務穿梭列車;月台 – 1 至 9 則能容納最長 16 卡,需長時間停泊作清潔、補給的長途甚至是寢台列車。離開最底的月台層,往地面地方依次為離境層、入境層 及 大堂,乘客出入境的路綫會完全分流,並依靠 131 部升降機、71 條扶手電梯、6 條自動行人道保持人流暢順,同時確保穿梭列車能有效運作。但在繪畫圖則時,仍未擬定會否容許中國邊檢人員,一同於站內辦公,故此港鐵公司只能按政府要求,設置中方入境設施作備用,必要時亦可拆除。

求學只為求回報

學校校長表面上處事公平,為學生爭取最好的留學機會。背後卻在玩手段,利用資優生為學校謀利,巧立名目濫收費用。我看電影時聯想到屯門興德學校的陳章萍校長,她要求老師提交「康復費」及餅卡等,竟然諷刺地比起電影中的校長更過份。

「明我以德」,是港大的百週年校慶曲目,由許冠傑作曲、林夕填詞、周博賢編曲,全部都是港大的舊生,是一首極為動聽的曲。但最近重聽歌曲,卻實在痛心。我自己在香港大學讀本科三年、碩士三年,對港大也可算是有一份情在。唱著唱著,我卻真的哭了。這首歌,也許只是林夕所想像的,烏托邦中的香港大學罷?

樂華站頭現時只有一個僅能容納兩人的站長室,巴士車長唯有捱着「日曬雨淋」於室外休息及用饍。一個妥善的休息空間,除了是對巴士車長健康的保障,更是對道路安全的負責。萬一車長中暑,將會嚴重影響行車表現,增加駕駛危機。房署多年來未有積極處理有關車長休室的申請,漠視我們的需要。而今次公司「以自己方式」為員工謀福利,亦即時遭到阻撓,充分反映房署對於巴士車長的不近人情。

話說以前我工作的,是一間Band3的中學。Band3學校,自然是三山五嶽,黑社會食煙等都是小事。但學校亦是因為「殺校縮班」呢四隻字揸頸就命,因為呢四隻字…

想想看,如果你住在香港人,每天這些數字都幻化成活生生的境況,住在這麼丁點大的一個城市,對著滿街瘋湧而至的旅客,有一些還傲慢無禮,一副哥來振興你經濟還不下跪來服侍我的歹勢大款樣,若然又分不清他從哪來的話,你看著他們,還笑得出來嗎?還可以不當他們是瘟神嗎?再補充一條資料:臺灣的總人口是2300多萬。人口密度是每平方公里650人;香港的總人口雖只有700多萬,但人口密度是每平方公里66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