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現為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院的觀塘道 50號當年是皇家空軍總部,51號則是空軍宿舍。近日收到政府不再以低價租用啓德校園於視藝院的消息,而轉以市價公開招租。價錢相較以往高出十倍(每月二十九萬,原為二十六萬一年)。並於今年八月完約。多少同學第一次步入校園都會被她的樸實原始所震撼,那兒被綠色包圍,只有一條窄長的單程行車路貫穿校園,在繁雜的觀塘道一旁小山上,出奇地與世無爭。學院並獲得聯合國教科文亞太文物保護獎(2009),而期後一年,政府亦將校舍定為一級歷史建築。

作者從人口開始分析,計算基建房屋配套所需用地,亦質疑政府計算成本時忽略破壞生態、空置平地等社會成本,更不滿政府無意解決丁屋政策。

本智庫認為香港之土地政策應按照香港的人口政策而考慮。發展局將發展岩洞作為是次公眾參與之主題之一,但翻開《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便不難發現其第十二章第二節,早已將發展岩洞納入城市規劃發展之內。本智庫對是次公眾參與的內容中,未有檢討現行丁屋及新界鄉郊土地政策表示失望。

部份讀者可能有「鬼唔知阿媽係女人」的感覺,但我則對此報告有些感受。香港,是中國境內最富裕的城市,我們有否身先士卒,以有效的公共政策,就算不能拉近貧富懸殊,都至少做到貧窮影響健康?我看不到。醫療被產業化、醫院管理局肥上瘦下、藥物名冊,使貧窮人士無福消受優質醫療。公共衛生政策,理應致力縮減貧富懸殊所引致的健康問題,但香港竟然反其道而行,公義何在?

梁振英的測量專業配合他的房屋願景,是他的最強武器。不過,梁振英對於「租務條例」卻隻字不提,就令人相當費解。

我們將3位特首候選人的政綱,依據不同政策範疇作出比較。本智庫期望藉着比較政綱,能夠為市民提供候選人之間的政策對比,有助於選舉日前的辯論、論壇及由公民社會發起的民間投票計劃中,作出分析及選擇。

其實,他不敢說的還有不少,講完公屋,就當然講埋「舊區重建」啦。「12. 增加人手,全面勘查劏房、籠屋以及板間房等的居住情況,制定合適的安全和衛生標準,並提出長遠和全面解決相關問題的政策。」窮人住「劏房」,係因為無得揀又上唔到公屋,如今不增加公屋興建量,「劏房」再差都有大把人搶住租!

舊式社區除咗有樓俾遊客影相,還有著一種氣氛讓遊客感受。海洋公園的假古蹟會有嗎?好想問盛智文,JUST A BODY WITHOUT SPIRIT,這樣的假保育意義何在?說穿了只是仿傚迪士尼樂園入口的「美國小鎮大街」做個景出嚟 FOR PHOTO TAKING ONLY。亦即係話又係滿足大陸客「有圖為證我有本事去遊埠」嘅小農奴隸DNA。

今天要談的是「優化公屋」。梁振英的房屋政策,是否「魔鬼在細節」?筆者留給大家找答案。

梁振英的競選政綱中,房屋算是主打之一。但大家知道,他有不敢說的「秘密」嗎?其中一項就是「增建公屋」了。梁振英的房屋政綱,細心睇,其實還有很多盲點。

三名特首候選人,只有梁振英敢提出介入樓市方案,在崇拜自由市場的香港,令我不得不佩服。香港發展商起樓,已經赤裸裸地以大陸人為目標客戶,向大陸供應香港樓,至於港人,承唐英年早年提點,大家自求多福。樓價及住房租金極高之餘,申請公屋入息上限仍然偏低,導致出現斷層,即申請不到公屋,亦租不起私樓的人比比皆是。

特首就可以準備退休計畫,包括安排深圳物業在天空餵魚,他有否關懷小市民?我想提醒政府一個施政概念,應該是「任何香港人不會在三年內揀選不到公屋」,不應該用平均數,就說香港GDP,平均每人有二十多萬美金,但不是人人真的有二十多萬美金,政府要救的是活在貧窮的人。

反核從何說起?

面對環保議題,我會問「該當如何」這個問題。不用石油及其他化石燃料,該當如何?不用核能,該當如何?其實,那些問題都有答案,至少是理論上的答案。環保,是非常政治化的議題,因為只有公權力才可介入人的生活習慣,而人的生活習慣才是污染元凶。辦講座和搞放映會教育市民?觀眾口裡說得,身體卻很誠實。但無論如何,面對認識核電不深的讀者,我還是推薦大家參與本週日(3月11日)的集會。

這個表面冠冕堂皇的福利系統,其虛偽和吊詭在於它設下的那些審查、規則,不是為了幫人,而是為了阻人受惠。這個系統的存在無異於向大部份人大喊「你死你賤,干爺何事」,但別個臉的時候又宣稱自己在服務廣大市民。

動筆之時,剛完成立法會《競爭條例草案》委員會會議而回到家中。想起民建聯黨籍循進出口界功能組別自動當選的黃定光議員對晚輩大動怒火的表情,實在令晚輩惶恐。然而梁君彥主席於我倆激辯之時喝停,為黃議員護航,亦有失議會公正神聖之風。既然在議會內有理說不清,晚輩實在徹夜難眠,故留字明志,盼望真理能夠越辯越明。

囚徒困境,一句總結,就是「齊做衰仔齊蝕底 ,唔做衰仔更蝕底」。政府的職能,本來就應該是為了社會上的大多數人而行政和立法,香港的樓價問題、工時極長問題,大陸的民工問題、工業污染、煤礦災難等等,無不是囚徒困境的結果,都需要政府帶頭介入,才有改善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