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動筆之時,剛完成立法會《競爭條例草案》委員會會議而回到家中。想起民建聯黨籍循進出口界功能組別自動當選的黃定光議員對晚輩大動怒火的表情,實在令晚輩惶恐。然而梁君彥主席於我倆激辯之時喝停,為黃議員護航,亦有失議會公正神聖之風。既然在議會內有理說不清,晚輩實在徹夜難眠,故留字明志,盼望真理能夠越辯越明。

囚徒困境,一句總結,就是「齊做衰仔齊蝕底 ,唔做衰仔更蝕底」。政府的職能,本來就應該是為了社會上的大多數人而行政和立法,香港的樓價問題、工時極長問題,大陸的民工問題、工業污染、煤礦災難等等,無不是囚徒困境的結果,都需要政府帶頭介入,才有改善的希望。

本人及代表組織對「過境私家車一次性特別配額試驗計劃」發表以下立場。俗稱「粵港自駕遊」的計劃,在未有任何具體而合理保障本港市民的交通安全的情況下,並不能展開;要求特區政府即時全面公開所有與「粵港自駕遊」計劃相關的任何文件;對於粵港兩地的人民往來的交通安排,我們認為目前已有足夠的公共交通服務;如特區政府和廣東省政府希望提高滿足渴望駕駛車輛的人士的需要,可以加強發展租車服務產業;加強粵港邊境泊車設施;基於「粵港自駕遊」衍生的駕駛執照問題,必須同時撤銷中港兩地免試互認駕駛執照的安排。

教育關乎國族命運,我先比較三名特首候選人,粱振英、唐英年和何俊仁的教育政綱。然而我最後的建議係,有錢的家長應該一如以往繼續用腳投票,入讀國際學校甚至出國升學。

文教

國家由人民組成,要昭彰國格,就必須鼓勵文教,昔日周武王伐紂功成,第一時間「偃武修文」,可見文教的重要。文教事功,古聖先賢視之為頭等大事,「四書五經」皆講君子修身之道,〈大學〉簡單直接:修身的目標就是「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過程就是「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我很感謝大家不厭其煩表達意見,尤其是莫教授,我二十幾歲時認識他,他已經提出三方供款方案,時間流轉,現在我已經五十幾歲,還有甚麼好說?香港人真的很痛苦。香港有二萬四千億外匯基金及財政儲備,拿五百億出來給老人都不行,我已經無話可說。這裡已經不是可以爭取到全民養老金的地方,雙方對陣良久,建制已無理據,我認為只有在議會外有機會爭取成功。

雙非、中國來的殖民者等等,聽似新鮮。然而,事實上中國政府及其人民也並不是第一次為香港帶來問題。只要稍為探索一下香港過去的本土歷史,就不難發現香港幾乎在每個年代都要應付來自中國的挑戰。可是香港人自己對港英時代的歷史也是不甚了了,當然無法清楚解讀當前形勢,只能任由各種意見舞得左搖右擺,到底也搞不清楚自己在這場戰爭中身在何處。

私院收雙非孕婦應徵重稅

建議政府應該向私家醫院產科徵收重稅,每個產科病人盛惠$1,000,000,然後私院須提交病人或配偶,任何一方持有的香港永久居民身分證來申請退稅,一次過杜絕私院收雙非,同時把床位留給本地孕婦,甚至單非家庭亦即時受惠。向大資本家徵稅,我看不出違反任何左派底線;令市場更健康,更能服務大眾,我亦看不到有右派會公然反對;為社會問題提出具體解決政策,才會得民心,得民心才會得選票,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教師工會領袖及小學校長,面對雙非學童湧港,竟然連聲希望積極配合。那麼努力爭取經年的增加師生比例,幾時再會被提上議程呢?究竟香港教育界領袖是為誰而戰的呢?

正視雙非豈是種族主義

解決雙非問題不是種族主義。倘若我們都認同,受壓逼者叫喊呼冤是天經地義,那麼被干擾生活的人,向他們誤以為壓逼者的大陸人呼喊一句「蝗蟲」又有多不義呢?面對在香港醫療產業化、大陸熱錢炒高物價樓價、及中共政府向香港出口社會問題,當中受害的香港人,大愛無私的左派知青和青年導師是否亦應該都體諒他們的憂心和憤慨,包容他們的意氣用字,而非動輒「傷心」、「心痛」甚至啟動「反納粹」作戰模式呢?

本報收到網民報料,有人在Youtube發放一段舊曲新詞作品,反對有政黨提倡人大釋法解決雙非問題。歌詞描述雙非及自由行引發社會問題,但釋法會破壞一國兩制,絕不應該進行,而醫管局靠雙非孕婦帶來大量收入,在肥上瘦下的管治下,前線員工「就做到隻狗」。

梁國雄在上周三立法會的發言被斷章取義然後大肆批評,現整理發言紀錄,亦歡迎公眾到立法會網頁比對現場錄像錄音。

香港發達容易搵食艱難,小販只想求存,卻被執法人員玩弄於掌。十二月二十四日,小記踏足旺角花園街,感受不到一絲平安。焦黑的唐樓下,通道兩旁一地雜物瓦礫雜物,工人在燒桿鋸鐵重建排檔,如同戰爭後有待重建的廢墟。當日排檔小販召開了記者招待會,小記跟個別小販和居民詳細談過,火災後各小販已合作重整排檔的各種安排,但仍受到食環署職員不斷滋擾,令他們叫苦連天。

香港產業結構失衡,謀生環境惡劣,社會建制認可的方法前路茫茫,香港人的成功價值單一,社會文化認同的志業目標非常狹小,以附圖的莫頓模式為基礎論之,人們難以實踐有利社會穩定的生活方式,無論是保守(附圖左上米白色面積)、創新(右上紅色)或因循(左下淺藍色),在現今社會環境下,反而逃避(右下紫色)和反叛(最右下橙色)卻是「做得到」的事:逃避現實,輕微者寄情迷信或沉迷不良嗜好,嚴重者自殘自殺;反叛則字義甚明,反叛的初哥(網絡用語稱為「小學雞」)就是犯罪(無論是偷香口膠還是殺人),反叛的極致就是武裝革命顛覆政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飛行基本規則》〈第三章第二十八條〉明確指出,中國的「飛行管制,由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統一組織實施,各有關飛行管制部門按照各自的職責分工提供空中交通管制服務。」

由於廣東女傭都是Ethnic Chinese,故此根據《基本法》24條,女傭於香港工作滿7年後便可以自動擁有香港局留權而無需要另行申請。故此例一開,那些支持引入廣東女傭的官員及中介者就是香港的吳三桂:這班人不用跟原居地切割關係,亦不用證明有獨立財政能力,在港工作滿7年就可以自動獲得永久居留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