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話說以前我工作的,是一間Band3的中學。Band3學校,自然是三山五嶽,黑社會食煙等都是小事。但學校亦是因為「殺校縮班」呢四隻字揸頸就命,因為呢四隻字…

想想看,如果你住在香港人,每天這些數字都幻化成活生生的境況,住在這麼丁點大的一個城市,對著滿街瘋湧而至的旅客,有一些還傲慢無禮,一副哥來振興你經濟還不下跪來服侍我的歹勢大款樣,若然又分不清他從哪來的話,你看著他們,還笑得出來嗎?還可以不當他們是瘟神嗎?再補充一條資料:臺灣的總人口是2300多萬。人口密度是每平方公里650人;香港的總人口雖只有700多萬,但人口密度是每平方公里6600人!!

大家不妨想像一下,今日係星期日,你約左朋友係傍晚6點係旺角E出口,再係兆萬食劣質放題。你係旺角地鐵站E2銀行中心出口會合朋友,然後向Body_Shop方向行走,係呢個位置,你大概會同時間聽到左邊愛是不保留,正前方有中年男女唱歌跳舞,右邊有鬼佬乞衣玩樂器。係經過第一次衝擊之後,你轉右向前直行,浴路應該有6-7檔喇叭開到最大聲既唱歌團體,有中年有老年有男有女有人跳舞有人抽筋咁款有人群有好撚多人群,你行到好似新娘入教堂咁碎步行都行唔到

曾經有教師說過上課的意義就是備考公開試,整個中學教育就是透過密集訓練,協助大家在公開試取得好成績。我同意在升學制度下,在公開試取得好成績是重要的,然而我不認為這種一位老師對著四十位學生的教學方式能多有效率。假若校方認為聆聽教師的講解是這樣重要,為甚麼不仿效大型補習社的做法,錄製一系列的影片,讓同學能在家不斷重播?讓同學坐在擠擁的課室、所謂專注地聽教師的話,意義又何在?有教師指出課堂給予了師生互動的機會。然而,一位老師在課堂上只能夠跟很少同學交流,更不說教師需要批改大量作業,剩下的課後時間,又能給予多少位學生?

在那髀髀罅中的潮濕

可能巴士公司都聽到子華的楝篤笑,改良後現在大部份巴士都係每邊二座位,三座位已經好少見,至於夠唔夠坐……自問因為好年輕而仲有唔少baby fat的我,就好難唔掂到隔離位的大髀囉……

我會成立一隊考察團,去當地與相關的官員進行一地兩檢的討論。利用他們口中道出一地兩檢的好處,以及減少大家對執法的顧慮。過程我會十分高調,再配合傳媒廣泛報道。

我份人好簡單,我當你啱曬,條路係單車有份用,係呀,你可以用的,你咪用囉,你咪踩單車囉,個重點係,有你地呢啲又慢又難睇又一撞就死嘅車,其他人其他車可以點?

早兩日政府新聞網出左張圖,話高鐵上廣州仲快過飛機,網民們嘩然。可能我記性太好,以及當年真係放了好多心機反三跑,我就記起機管局曾經在推銷三跑時,出過依幅圖,踩低高鐵。

每日當你帶住半醒不遂的身驅,諗任入車度hup陣又好點都好啦,身邊居然有一個個不知好歹的人,很想同你分享佢玩手機打麻將又或者睇YouTube的喜悅,開大個喇叭起度玩遊戲聽歌。其實呢個情況已經不止出現在車廂之中,更有曼延至其他場合之勢,最常見就是餐廳之內,細路們大條道理地開住兒童節目睇。家長或工人姐姐們不僅不會阻止,更視之為 終於令到佢安靜而自己可以爭取時間玩電話的一種手段,真係離哂大譜。更令我擔心的,是我仲發覺到會做呢件事的人遍及各個年齡層,當中以細路同長者最多

政府公佈「一地兩檢」方案,將以深圳灣模式為基礎,在西九龍總站設立內地口岸區。但在內地口岸區內,仍有6個範疇隸屬香港民事法律管轄,包括車站、隧道等設施的施工建設、保險、維修保養、消防標準等。在內地口岸區會按照內地法律管理,而內地執法人員在區外並無執法權,並將有5個單位派駐區內,包括負責邊檢、海關、檢驗檢疫、口岸、治安管理單位,仿照內地一般口岸區設計。在內地口岸區內的內地執法機關,只可以在區內執法,在內地口岸區以外並沒有執法權。

中文——不應有恨

「為什麼恨中文科」一說,本人覺得這不准確。恨的主要來源並非來源於中文科,應是教育局課程編排的不足而已,要是大多數學子都恨中文科,那麼八大院校的中文系不會每年都那麼多學子報讀吧。所以嚴格而言,應該要探討的是「為什麼恨香港考評局核下的中文科」。

睇到電視有個高鐵告白,認真,你話坐高鐵48分鐘到廣州,我就真係寧願去深圳坐和諧號好過~

落到樓下,我以為自己係齊天大聖孫悟空,我好似置身於水簾洞一樣,啲水氹啲水多到可以養魚呀屌你老母天文台。終於跑撚到去坐車,屌那星,我想係我身上搵一個地方係乾嘅都搵唔撚到。再睇下天文台個app,屌你老母依個時候先黃雨咋仆街!我坐車番工咋,唔撚係游水呀屌!

寫在公營醫療系統崩潰時

今日我半夜殺出九龍某公立醫院進行實地考察⋯⋯講下啫,其實係因為屋企有人病咗。一如既往,等嘅人多到企出門外,發燒、嘔吐嘅人以至嘔血嘅人都係要等,因為總有撞車、斷手斷腳嘅個案三五七時入A&E ,而當值醫生護士嘅人手就係小貓三幾隻,於是分流後定義為緊急(第三級,據報service_pledge 係半粒鐘)嘅病人要等個幾兩個鐘都係等閒時,而今日我屋企人係等咗,四個鐘。

你加2300個Perm位,林鄭都打埋開口牌話用來轉而家做緊果啲人做Perm,新人想入行?咪一樣咁難囉。既得利益者+1。

念舊是因為要向前走

我們都懂得大聲討伐領匯沒有人情味,這我可以理解,畢竟自從香港人選擇了遠離共產,投身資本主義下的商業社會起,就沒多少人情味可言。這是我們的選擇。但是那些希望政府「回購領匯,還我人情味」的人,就讓我很莫明。說笑的吧?我以前就是住在那種「不受領匯大魔王入侵」的「充滿人情味」的社區。告訴你,那裡沒有七仔、沒有OK、沒有百佳、沒有惠康、更不用說cafe、M記之類的現代文明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