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我睇番佢哋張圖,第一個感覺就係乜夠位咩,依家都只係得三線單行咋喎。電車用咗兩條,淨返夠唔夠位兩邊都整單車徑架,我唔知香港標準幾多,但係德國標準單車徑都要起碼2米闊(2米只係夠兩部單車並行架咋,所以獨立單車徑通常5米闊,咁樣佢一定做唔到,所以唔駛啦),仲有行人路,分隔電車路同單車路嘅分隔帶,仲有月台添。諗諗吓都覺得迫。

大家記得以前有部分學校會分夏令和冬令時間嗎?其實香港在八十年代前也有冬夏令之分!與天文台網頁上只得一頁夏令時間的介紹相比,其實背後仲有好多花生!

可否還我當年的樂富?

是日我走了樂富一轉,餐廳滿佈林立,首當其衝的連銷的一粥麵,大家樂,越棧,接下來是中尚的裝修典雅台式,日式的餐廳,正東西翼門口便是貴價吾飽以為去左高尚住宅區的西餐廳食$50一隻生蠔,$398的牛扒餐,正門便是貴盡全港的太興茶餐廳,連今時今日,連我都未出世開左30年的樂富麥當勞,肚餓都可以走落24小時麥當勞都搬埋,變到早早因商場關門無啖好食,細個小時候都仲有街邊小販,現在都俾食環署拉尻哂。

有人話老人家執紙皮、汽水罐係因為唔想浪費,咁你解釋唔倒點解呢班老人家連新輯輯嘅免費報紙都去排──直接拎未睇過嘅報紙賣,擺明就係一種浪費。真正嘅道理其實唔難理解,因為就好似好多Slasher、Freelancer去到好一排時間無生意,結果幾爛嘅Job都走去接嘅概念一樣,純粹係基於未來缺乏安全感嘅情況下,搵得一蚊得一蚊。

根據統計,喺二零一六年二月份,香港嘅用電量約為10,000太焦耳,可將之視為用電的基本需求。照明、煮食、升降機、水泵之類係唔可以話你加電費就突然變成有夜視、唔使食、唔搭𨋢、唔用水。可以控制得到減少使用嘅電力主要係空氣調節方面,而空氣調節用電量亦係總用電量嘅31%。正所謂凍都可以著衫,熱冇得剝皮,而且香港處於亞熱帶地區,用於保暖嘅電力係相對較少。用電最高嘅月份係七月,而當月平均日照時間為全年最長,平均溫度為29.8度,最高氣溫達至35.6度。即係喺呢種天氣下面,多咗本來唔會開冷氣嘅人,都頂唔順要開。

被譽為地少賭場多嘅澳門,一直係各利益派別爭權奪利嘅場所。喺澳門縱橫多年以何氏家族為首嘅舊發展商聯盟,有咁耐風流就終於要折墜:2013年天降一條「新土地法」,一次過郁晒佢地囤積多年嘅地,而家梗係呼天叫地叫苦連天。

我等小市民,想在這裡再次詢問天文台一次,如果只需按實時掛警報,那麼紅色暴雨警告的定義:「表示香港廣泛地區已錄得或預料會有每小時雨量超過50毫米的大雨,且雨勢可能持續」中的「預料」字眼,是否可以永久刪除。

在中學畢業十八歲就結婚,然後以家庭身份申請公屋。看倌沒有看錯,是先輪候公屋,但本文不是講買樓的嗎?對,公屋只是買樓的踏腳石。根據房暑二零一五年數據,年輕二人家庭若選擇新界區的輪候時大概需要四年,正是修習大學學位的時間。

你去東區行一轉,好多老人係度退晒休日日食茶餐廳。你問佢地依家月入幾多錢,佢話佢已經無做野,點會有收入?OK,你同佢傾傾下,點知再散多一陣步,佢話要返屋企,已經行番番去太古城。佢有三四個物業,每個千幾萬。你自己月入雖然萬二蚊,但係你心底明白,自己賺多三五十年,都無可能夠呢個廢老有錢。

你自己試下呀,食完lunch要行過果條路,我有朋友喺嗰度就係因為臭得滯成個lunch就咁嘔咗出嚟呀,屌你老母你有冇諗過佢哋呀,淨係識得屌廢青唔中得雀屎。

大埔鷺雛大屠殺

一隻小鳥跌死,康文署不以為然。兩隻小鳥跌死,康文署亦不以為然。於是,起碼十數鳥兒生命便被毀了。殺鳥兇手康文署,實在亦難辭其咎。其實當他們見到地下有跌死之鳥,應該有意識仍有生命被困,合理的程序是叫漁護處協助。但明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人員竟視若無睹,繼續屠殺小動物。視生命如糞土,如何令人不氣憤?這不能只推卸在外判工身上,有監工之責的康文署亦有責任!

根據屯門區議會2016年11月1日會議有關紀錄(屯門區議會文件2016年第32號)顯示,房委會曾向屯門區議會匯報屯門公屋發展最新情況,三/四(東)西由2015年開始平整工程同道路工程,最初係打算起4,000個單位,容納12,000人;2017年5月,房委會又再入紙,打算放寬個西嘅地積比,令該位置可以起到5,200個單位,容納達13,000人。成個屯門第54區嘅公屋計劃初步已經預計容納28,600人,仲未計4A(南)地盤會有1,000個單位,將會喺2020年代中期落成,另外仲加有700個可能係居屋嘅單位會起。咁搞法,雖然唔敢話旺過旺角,但呢個地方仲適唔適合靜養呢?

雖然政府與學校恆常推廣「藍廢紙、黃鋁罐、啡膠樽」的回收口號,但我們好像只是參與到最皮毛的部分,就是把膠樽投進了回收箱,究竟投進箱後會有甚麼經歷?今次我跟隨基督少年軍臻睦中心的項目主任Edmond追尋看不見的膠樽的後旅途。

疊加對比新界北現狀圖(圖一)和新界北規劃圖(圖二),新界北規劃中將很大部分的具有考古研究價值地點規劃為了居民住宅區(皇后山和坪輋等),對文化歷史存在不尊重。這些地方周圍都居住著新界原居民,規劃實施過程中會變得更為困難。

講到去強制捐血可能好多人都會好反感,咁退而求其次或者真係可以好似器官捐贈咁搞opt-out咼。本身而家無論器官定血液捐贈都係行opt-in,即係您想捐您要行去登記enroll入(IN)個系統先可以捐。opt-out就相反,您唔想捐呢,就要自己走去取消個登記離開(OUT)個系統,如果唔係會假設你係想捐。

如果大家平心靜氣想想,執法部門是有他們的理據,問題是那些法例還合不合適,政府的文化藝術政策落不落地;如果工廈活化有租金管制,又或者政府批出的文化藝術場地足夠導致租金影響減少,還會不會有場地在安全度不足又違法的地方經營藝術場地?又如果藝團可以透過藝術發展局審批或可以幫助向勞工處申請藝術交流的工作簽證,又會不會減少藝團因為「怕麻煩」而偷雞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