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你去東區行一轉,好多老人係度退晒休日日食茶餐廳。你問佢地依家月入幾多錢,佢話佢已經無做野,點會有收入?OK,你同佢傾傾下,點知再散多一陣步,佢話要返屋企,已經行番番去太古城。佢有三四個物業,每個千幾萬。你自己月入雖然萬二蚊,但係你心底明白,自己賺多三五十年,都無可能夠呢個廢老有錢。

你自己試下呀,食完lunch要行過果條路,我有朋友喺嗰度就係因為臭得滯成個lunch就咁嘔咗出嚟呀,屌你老母你有冇諗過佢哋呀,淨係識得屌廢青唔中得雀屎。

大埔鷺雛大屠殺

一隻小鳥跌死,康文署不以為然。兩隻小鳥跌死,康文署亦不以為然。於是,起碼十數鳥兒生命便被毀了。殺鳥兇手康文署,實在亦難辭其咎。其實當他們見到地下有跌死之鳥,應該有意識仍有生命被困,合理的程序是叫漁護處協助。但明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人員竟視若無睹,繼續屠殺小動物。視生命如糞土,如何令人不氣憤?這不能只推卸在外判工身上,有監工之責的康文署亦有責任!

根據屯門區議會2016年11月1日會議有關紀錄(屯門區議會文件2016年第32號)顯示,房委會曾向屯門區議會匯報屯門公屋發展最新情況,三/四(東)西由2015年開始平整工程同道路工程,最初係打算起4,000個單位,容納12,000人;2017年5月,房委會又再入紙,打算放寬個西嘅地積比,令該位置可以起到5,200個單位,容納達13,000人。成個屯門第54區嘅公屋計劃初步已經預計容納28,600人,仲未計4A(南)地盤會有1,000個單位,將會喺2020年代中期落成,另外仲加有700個可能係居屋嘅單位會起。咁搞法,雖然唔敢話旺過旺角,但呢個地方仲適唔適合靜養呢?

雖然政府與學校恆常推廣「藍廢紙、黃鋁罐、啡膠樽」的回收口號,但我們好像只是參與到最皮毛的部分,就是把膠樽投進了回收箱,究竟投進箱後會有甚麼經歷?今次我跟隨基督少年軍臻睦中心的項目主任Edmond追尋看不見的膠樽的後旅途。

疊加對比新界北現狀圖(圖一)和新界北規劃圖(圖二),新界北規劃中將很大部分的具有考古研究價值地點規劃為了居民住宅區(皇后山和坪輋等),對文化歷史存在不尊重。這些地方周圍都居住著新界原居民,規劃實施過程中會變得更為困難。

講到去強制捐血可能好多人都會好反感,咁退而求其次或者真係可以好似器官捐贈咁搞opt-out咼。本身而家無論器官定血液捐贈都係行opt-in,即係您想捐您要行去登記enroll入(IN)個系統先可以捐。opt-out就相反,您唔想捐呢,就要自己走去取消個登記離開(OUT)個系統,如果唔係會假設你係想捐。

如果大家平心靜氣想想,執法部門是有他們的理據,問題是那些法例還合不合適,政府的文化藝術政策落不落地;如果工廈活化有租金管制,又或者政府批出的文化藝術場地足夠導致租金影響減少,還會不會有場地在安全度不足又違法的地方經營藝術場地?又如果藝團可以透過藝術發展局審批或可以幫助向勞工處申請藝術交流的工作簽證,又會不會減少藝團因為「怕麻煩」而偷雞的機會?

血庫告急又如何???

港共傀儡政權推廣「旅遊醫療」係咪成因之一,不論紅十字會、各大私家醫院必定打死都唔會認。但醫療服務不論公營定私家,首要任務就係應付本地人嘅醫療需要係無容爭拗嘅事實。有剩餘資源先至搵外國人錢,呢個放諸天下皆準嘅道理。

當年我讀大學嗰陣(十六年前好似係),有個唔知咩會來HKU,話呼籲人哋驗血捐骨髓,我嗰陣未試過俾人吉(吉靜脈呀),一吉我就暈左,負責幫我抽血嘅護士話係血管敏感,掂下個血管壁就會血管收縮,血唔上頭就暈,暈低就會有血上頭就會醒。

立法會財委會自上月開始審議迪士尼樂園的擴建工程撥款。蔣麗芸議員將迪士尼類比政府提供的康樂設施。她指出,這些設施雖然收入有限,連番虧蝕,但鑑於市民大眾的需要,政府仍會出資經營。「小朋友最鍾意迪士尼」,因此她支持擴建迪士尼的計劃。

悼我們已逝去的鮮雞

猶記得外婆帶某少時到祐漢街市,必然先到地下的雞檔要一頭鮮雞。雞販快刀割開雞喉嚨,再一氣呵成把尚活的它丟進藍色的高桶,蓋子閤上,活雞尚用餘力掙扎,搖得那膠桶咯咯噠噠。然後就到三樓的豬肉檔切十斤肉,五花腩、絞肉各要一些。再到隔篱炒一碟河粉、有時則鹹粥油條,兩婆孫就提着那滿袋鮮肉經過二樓要幾斤菜。有時是紅蘿蔔薯仔蕃茄、有時是西洋菜果皮鴨腎,多數用來與袋中的幾兩肉合煲一頓老火湯。最後回到地下,看看魚欄有哪些鮮活的魚蝦,就恰恰好跟雞販拿走那宰好的鮮雞。每星期如是,便是一家人齊齊整整圍桌敦倫的材料。

這款扶手環由奧地利Fragle公司生產,除了倫敦的地下鐵、地上鐵之外,分別於柏林、維也納地鐵,高雄、三藩市捷運等列車,都見到類似的設計,他們的車廂,不時同香港一樣都會十分繁忙,說明扶手環其實一樣為高運量的都市捷運系統而設。

遙遠的她,不可以再歸家?

她,是國家重點一級保護動物;在《中國物種紅色名錄》上,她被列為瀕危(EN)動物;在《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The_IUCN_Red_List)上,她則在2008年評估為近危物種(NT)。

香港私人住宅空置率

再比較差餉物業估價署相同年份的數字,2006年空置率是5.9%(62,670單位);2011年空置率是4.3%(47,920單位)。可見兩個不同部門的統計,就是有這種「穩定的差距」。大約是一倍的分別。這個「兌換率」是什麼意思大家可以自己咀嚼一下了。一向以來大家都認為「數字不會騙人」,只對了一半。因為香港偉大的人民政府,是從來不會對「空置住宅」進行認真普查的。

老而不休

孔子責備舊友而說「幼而不孫弟,長而無述焉,老而不死,是為賊。」白話意思是指舊友無品無行,一事無成,老而不死,真是個害人之賊。從當今的社會狀況來看,醫學進步及生活環境令人類越來越長壽,故此,亦多了壞人變老,「老而不」也應該越來越多。最近香港建制人士又日嘈夜嘈,以香港人口老化為借口,千方百計想從中國輸入低質素人口(1),減輕香港年青人的負擔,其實人口老化是世界大趨勢,請不要大驚小怪,總有方法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