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血庫告急又如何???

港共傀儡政權推廣「旅遊醫療」係咪成因之一,不論紅十字會、各大私家醫院必定打死都唔會認。但醫療服務不論公營定私家,首要任務就係應付本地人嘅醫療需要係無容爭拗嘅事實。有剩餘資源先至搵外國人錢,呢個放諸天下皆準嘅道理。

當年我讀大學嗰陣(十六年前好似係),有個唔知咩會來HKU,話呼籲人哋驗血捐骨髓,我嗰陣未試過俾人吉(吉靜脈呀),一吉我就暈左,負責幫我抽血嘅護士話係血管敏感,掂下個血管壁就會血管收縮,血唔上頭就暈,暈低就會有血上頭就會醒。

立法會財委會自上月開始審議迪士尼樂園的擴建工程撥款。蔣麗芸議員將迪士尼類比政府提供的康樂設施。她指出,這些設施雖然收入有限,連番虧蝕,但鑑於市民大眾的需要,政府仍會出資經營。「小朋友最鍾意迪士尼」,因此她支持擴建迪士尼的計劃。

悼我們已逝去的鮮雞

猶記得外婆帶某少時到祐漢街市,必然先到地下的雞檔要一頭鮮雞。雞販快刀割開雞喉嚨,再一氣呵成把尚活的它丟進藍色的高桶,蓋子閤上,活雞尚用餘力掙扎,搖得那膠桶咯咯噠噠。然後就到三樓的豬肉檔切十斤肉,五花腩、絞肉各要一些。再到隔篱炒一碟河粉、有時則鹹粥油條,兩婆孫就提着那滿袋鮮肉經過二樓要幾斤菜。有時是紅蘿蔔薯仔蕃茄、有時是西洋菜果皮鴨腎,多數用來與袋中的幾兩肉合煲一頓老火湯。最後回到地下,看看魚欄有哪些鮮活的魚蝦,就恰恰好跟雞販拿走那宰好的鮮雞。每星期如是,便是一家人齊齊整整圍桌敦倫的材料。

這款扶手環由奧地利Fragle公司生產,除了倫敦的地下鐵、地上鐵之外,分別於柏林、維也納地鐵,高雄、三藩市捷運等列車,都見到類似的設計,他們的車廂,不時同香港一樣都會十分繁忙,說明扶手環其實一樣為高運量的都市捷運系統而設。

遙遠的她,不可以再歸家?

她,是國家重點一級保護動物;在《中國物種紅色名錄》上,她被列為瀕危(EN)動物;在《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The_IUCN_Red_List)上,她則在2008年評估為近危物種(NT)。

香港私人住宅空置率

再比較差餉物業估價署相同年份的數字,2006年空置率是5.9%(62,670單位);2011年空置率是4.3%(47,920單位)。可見兩個不同部門的統計,就是有這種「穩定的差距」。大約是一倍的分別。這個「兌換率」是什麼意思大家可以自己咀嚼一下了。一向以來大家都認為「數字不會騙人」,只對了一半。因為香港偉大的人民政府,是從來不會對「空置住宅」進行認真普查的。

老而不休

孔子責備舊友而說「幼而不孫弟,長而無述焉,老而不死,是為賊。」白話意思是指舊友無品無行,一事無成,老而不死,真是個害人之賊。從當今的社會狀況來看,醫學進步及生活環境令人類越來越長壽,故此,亦多了壞人變老,「老而不」也應該越來越多。最近香港建制人士又日嘈夜嘈,以香港人口老化為借口,千方百計想從中國輸入低質素人口(1),減輕香港年青人的負擔,其實人口老化是世界大趨勢,請不要大驚小怪,總有方法解決。

如果蘇軾考DSE

佢細細個考試嗰陣,作左篇《刑賞忠厚之至論》,入面有個咁嘅例子︰話說以前有個大法官叫皋陶,佢判左個罪犯死刑,之後堯帝話大和解特赦個罪犯。咁皋陶又唔gur喎,咪剩剩雞捉佢返嚟判多次死刑囉,但又咁唔好彩畀堯帝知道,佢又行使特權赦免佢。如是者,皋陶定左三次罪,堯帝赦足三次罪。蘇軾就用呢個例子,論證刑賞重寬,寧縱勿枉。

初中中史科將迎來新課程,以更有趣為目標,以精簡課程為本務,刪減了古代史內容。對此,有部份老師表示不滿,擔心沒空間教授自選內容,沒時間講口耳相傳的故事,課堂變質,反而變得沒趣。筆者接受過入行年資橫跨30年的不同中史老師的教學,有所感想,所以想談談作為學生,如何看待新學方法上的革新。

商業垃圾生產者的生產責任

第一麻煩的,事實是即使我在生活中盡量環保,做哂我上篇文講的源頭減廢方法,最大的問題都是當我一出街如果要買日用品返屋企,根本是無可避免地會製造垃圾。例如我想買個意粉返屋企煮個飯仔,但一入超市,全部都是已經包裝好的食物,咁除非我連想食的野都唔煮者,否則真係唔係樣樣野食/日用品都可以在街市買架,尤其是西式的食材就更難。所以,好明顯香港是由製造商到零售商、根本諗都無諗過「無包裝超市」呢個概念。例如外國,就有這種「無包裝超市」,客人要自攜容器買食物,那才有可能避免日用品的包裝垃圾。

澳門市民對經濟房屋(經屋)嘅需求幾高就係人都知,但政府又唔係好鍾意啲地用嚟起公共房屋(公屋),收樓重建又要百份百業權同意,仲有啲人霸住間屋唔住咼,搞到我哋呢啲老百姓真係等到頸都長埋。但係咁一路等落去都唔係辦法,冇樓嘅會問點解佢抽到我抽唔到,有私樓嘅又覺得點解佢可以抽我唔可以抽。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畀偉大嘅房屋局諗到方法去擊殺嗰啲攞咗樓嘅人!

話說今日中國共產黨《人民日報》出咗篇報道,訪問咗幾個「港生」喺北京讀書嘅嘢,然後仲大讚咩「真实的内地十分可爱」。輔仁偵查編輯睇到眼都突,忍唔住Google 一下呢幾個「港生」係咩人啦。一查,哈,就發覺根本又係匪共老作出嚟踩香港人用嘅文,真係膠都費事俾。

我回想起上年暑假我的老婆入院的情況。她在瑪嘉烈泌尿科住了一個月,病房內平均一半的病人不是說廣東話,或口音不正。有數天更是6個都是疑為大陸人/新移民。

澳門教育裏的心理專業

融合教育,係澳門近年嘅熱話。報章上,成日都見到唔同人會講吓法規上制度上之後會完善,咩「促關注特殊兒童」。電視上又見咩咩學會協會講吓師資呀咁。每次睇完,究竟佢哋講緊嘅係特殊教育,定還是融合教育…老老豆豆,唔好講澳門,就算鄰近嘅香港,唔講一般市民,做教育嘅又有幾多識協助有需要嘅學生?香港制度上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分類,於有需要時會轉介到兒童精神科,由醫生於臨床/教育心理學家協助下作出診斷;每間學校定期都有教育心理學家到校。而澳門現時會由教青局評估,以個別學生需要(即所謂嘅弱項),作出教育安置;被評為有需要嘅,學校會收到按有需要學生人數嘅資助。兩者各有好壞之處啦。

香港實在也不需要什麼「官商勾結」,只要有一個自作聰明的特首,自以為很聰明地針對「流轉環節加稅」就可以根治這種「五倍速」的住宅通脹狂瀾,結果只會是越遏越升而已。正如上述的「假首置」和「資金泛濫」情況。真正可以有效減速的方法,是「斧底抽薪」,令到炒家無利可圖才對。因此重點是針對「增值」和「屯積」的環節來征稅,亦即開征「物業增值稅」和「物業空置稅」才是真正的對症下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