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如果蘇軾考DSE

佢細細個考試嗰陣,作左篇《刑賞忠厚之至論》,入面有個咁嘅例子︰話說以前有個大法官叫皋陶,佢判左個罪犯死刑,之後堯帝話大和解特赦個罪犯。咁皋陶又唔gur喎,咪剩剩雞捉佢返嚟判多次死刑囉,但又咁唔好彩畀堯帝知道,佢又行使特權赦免佢。如是者,皋陶定左三次罪,堯帝赦足三次罪。蘇軾就用呢個例子,論證刑賞重寬,寧縱勿枉。

初中中史科將迎來新課程,以更有趣為目標,以精簡課程為本務,刪減了古代史內容。對此,有部份老師表示不滿,擔心沒空間教授自選內容,沒時間講口耳相傳的故事,課堂變質,反而變得沒趣。筆者接受過入行年資橫跨30年的不同中史老師的教學,有所感想,所以想談談作為學生,如何看待新學方法上的革新。

商業垃圾生產者的生產責任

第一麻煩的,事實是即使我在生活中盡量環保,做哂我上篇文講的源頭減廢方法,最大的問題都是當我一出街如果要買日用品返屋企,根本是無可避免地會製造垃圾。例如我想買個意粉返屋企煮個飯仔,但一入超市,全部都是已經包裝好的食物,咁除非我連想食的野都唔煮者,否則真係唔係樣樣野食/日用品都可以在街市買架,尤其是西式的食材就更難。所以,好明顯香港是由製造商到零售商、根本諗都無諗過「無包裝超市」呢個概念。例如外國,就有這種「無包裝超市」,客人要自攜容器買食物,那才有可能避免日用品的包裝垃圾。

澳門市民對經濟房屋(經屋)嘅需求幾高就係人都知,但政府又唔係好鍾意啲地用嚟起公共房屋(公屋),收樓重建又要百份百業權同意,仲有啲人霸住間屋唔住咼,搞到我哋呢啲老百姓真係等到頸都長埋。但係咁一路等落去都唔係辦法,冇樓嘅會問點解佢抽到我抽唔到,有私樓嘅又覺得點解佢可以抽我唔可以抽。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畀偉大嘅房屋局諗到方法去擊殺嗰啲攞咗樓嘅人!

話說今日中國共產黨《人民日報》出咗篇報道,訪問咗幾個「港生」喺北京讀書嘅嘢,然後仲大讚咩「真实的内地十分可爱」。輔仁偵查編輯睇到眼都突,忍唔住Google 一下呢幾個「港生」係咩人啦。一查,哈,就發覺根本又係匪共老作出嚟踩香港人用嘅文,真係膠都費事俾。

我回想起上年暑假我的老婆入院的情況。她在瑪嘉烈泌尿科住了一個月,病房內平均一半的病人不是說廣東話,或口音不正。有數天更是6個都是疑為大陸人/新移民。

澳門教育裏的心理專業

融合教育,係澳門近年嘅熱話。報章上,成日都見到唔同人會講吓法規上制度上之後會完善,咩「促關注特殊兒童」。電視上又見咩咩學會協會講吓師資呀咁。每次睇完,究竟佢哋講緊嘅係特殊教育,定還是融合教育…老老豆豆,唔好講澳門,就算鄰近嘅香港,唔講一般市民,做教育嘅又有幾多識協助有需要嘅學生?香港制度上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分類,於有需要時會轉介到兒童精神科,由醫生於臨床/教育心理學家協助下作出診斷;每間學校定期都有教育心理學家到校。而澳門現時會由教青局評估,以個別學生需要(即所謂嘅弱項),作出教育安置;被評為有需要嘅,學校會收到按有需要學生人數嘅資助。兩者各有好壞之處啦。

香港實在也不需要什麼「官商勾結」,只要有一個自作聰明的特首,自以為很聰明地針對「流轉環節加稅」就可以根治這種「五倍速」的住宅通脹狂瀾,結果只會是越遏越升而已。正如上述的「假首置」和「資金泛濫」情況。真正可以有效減速的方法,是「斧底抽薪」,令到炒家無利可圖才對。因此重點是針對「增值」和「屯積」的環節來征稅,亦即開征「物業增值稅」和「物業空置稅」才是真正的對症下藥嘛。

「沙田至中環綫」第一期涵蓋現時馬鞍山綫烏溪沙至大圍各站、顯徑至九龍東、何文田的新建部分,以及紅磡至屯門屬西鐵綫的各個車站。這個全長56公里,有26個車站,將成為港鐵網絡中最長的行車綫,並需要65組列車方能應付繁忙時間所需。當中48組為全面重組後的「IKK列車」,17組則為新購置的「東西綫列車」

其實理論上(由睇幾份文件仔嘅膚淺角度睇)政府對HA4.0嘅「執法」可以透過批出豁免書來得出一個皆大歡喜嘅結果。因此,到最後,其實HA4.0嘅問題似乎係一個「執法尺度」甚至係「管理問題」多於真正嘅「安全或法律問題」。先唔講一條闊到無譜嘅條例應唔應該毫無保留地守或者應該點改,單單由幾個角度去睇,如安全、人潮、防火、噪音等去睇,HA4.0都唔係乜嘢咁罪大惡極嘅事物,而佢不幸觸犯嘅條例亦或多或少其實係灰色地帶(公共娛樂場所牌照、地契)。最有趣嘅係,喺政府一路吹風話「起動九龍東」、「活化工廈」、「支持文化產業」等口號底下,對呢啲相對「無人無物」嘅表演場地就喊打喊殺。

我有細心想為何廣告要這種宣傳呢?我想不是有其他更加阻礙大家的東西嗎?水貨客的大型物品不是嗎?速遞員的大包二包呢?即使再不說這些,放低個背囊真的解決到問題嗎?地鐵這麼擠迫,你放同唔放,你一樣迫到抖不過氣,還要聽到阿姐、曾志偉叫人等多陣的聲音,這些聲音仲難聽過粗口。

港鐵的人寫這廣告的時候,只知醜化廢青,不知實際狀況。而事實上,只要你坐過地鐵,你就知什麼「廢青沒公德心」,「為什麼上車之前不脫下背包」等等的「批評」,根本不切實際。而正正因為「離地」,再加上樂器事件,行李事件,港鐵也沒有拍廣告去抹黑那些「壞人」,偏偏就因為用背包的,都是廢青,所以給人「梨子擇軟而噬」的感覺。

你個特衰政府個人口政策,每日百五個,加埋一大堆乜才物才,然後各大專院校一大班所謂外地其實係內地學生,人口不斷增加,交通醫療房屋配合唔到,唔係一句包容可以解決。

從「需求」來看,按香港政府2016年的數據,全香港有大約250萬個住戶。用「戶」計不用「人」計是因為要假設「一戶一樓」,而不是「一人一樓」。這個數據,看統計署的「人口概述」就有。另一邊廂,又看看到底「住宅」的存量有多少。

對付違例泊車就梗係裝鏡。但係幾千個巴士站裝得幾多個呢,裝到巴士站又裝唔到巴士線。於是乎,倫敦由2000年起就用咗個好聰明又其實好低科技嘅方法——車cam。因為對於其他司機,你唔知邊部有裝邊部冇裝,唔知幾時會中招,自然見到後面有部巴士隊緊埋嚟就火速閃人。

你唔坐住個位,又點得嚟讓座啊?每逢返工趕巴士——係啦我知道廿幾歲人重要依賴公共交通工具好可憐啦——趕巴士嗰陣,啲人總係鍾意塞晒喺門口唔行入啲,好啦有人行入啲又點?近落車個位一定好鬆動,甚至,有時啲所謂關愛座、優先座係吉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