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我有細心想為何廣告要這種宣傳呢?我想不是有其他更加阻礙大家的東西嗎?水貨客的大型物品不是嗎?速遞員的大包二包呢?即使再不說這些,放低個背囊真的解決到問題嗎?地鐵這麼擠迫,你放同唔放,你一樣迫到抖不過氣,還要聽到阿姐、曾志偉叫人等多陣的聲音,這些聲音仲難聽過粗口。

港鐵的人寫這廣告的時候,只知醜化廢青,不知實際狀況。而事實上,只要你坐過地鐵,你就知什麼「廢青沒公德心」,「為什麼上車之前不脫下背包」等等的「批評」,根本不切實際。而正正因為「離地」,再加上樂器事件,行李事件,港鐵也沒有拍廣告去抹黑那些「壞人」,偏偏就因為用背包的,都是廢青,所以給人「梨子擇軟而噬」的感覺。

你個特衰政府個人口政策,每日百五個,加埋一大堆乜才物才,然後各大專院校一大班所謂外地其實係內地學生,人口不斷增加,交通醫療房屋配合唔到,唔係一句包容可以解決。

從「需求」來看,按香港政府2016年的數據,全香港有大約250萬個住戶。用「戶」計不用「人」計是因為要假設「一戶一樓」,而不是「一人一樓」。這個數據,看統計署的「人口概述」就有。另一邊廂,又看看到底「住宅」的存量有多少。

對付違例泊車就梗係裝鏡。但係幾千個巴士站裝得幾多個呢,裝到巴士站又裝唔到巴士線。於是乎,倫敦由2000年起就用咗個好聰明又其實好低科技嘅方法——車cam。因為對於其他司機,你唔知邊部有裝邊部冇裝,唔知幾時會中招,自然見到後面有部巴士隊緊埋嚟就火速閃人。

你唔坐住個位,又點得嚟讓座啊?每逢返工趕巴士——係啦我知道廿幾歲人重要依賴公共交通工具好可憐啦——趕巴士嗰陣,啲人總係鍾意塞晒喺門口唔行入啲,好啦有人行入啲又點?近落車個位一定好鬆動,甚至,有時啲所謂關愛座、優先座係吉㗎!

港澳學生的生涯補完計劃

短片《我的生涯規劃》講述現今的學生被學業和家庭壓力而産生扭曲的價值觀,故事中的Michael更因此而萌生慢性毒殺父母的殺機,播出後引起公眾迴和討論外,更有負責補習的教師向製片人透露數年前的小二學生曾表露想推自己父母落樓來解脱的故事令人心寒。不過心寒的不只這麼少,還有長存已久的怪獸家長,教育制度和教育商業化。

澳門醫療事故法今天上線啦

『其實呢我哋好多病人都好好鍾意美國醫生架!你唔鍾意唔緊要架!』「我淨係想知醫生個全名……」『我哋好多病人都好好鍾意美國醫生架!』「我想問可唔可以出返出面傾?」『我哋好多病人都好好鍾意美國醫生架!』伴隨一聲「咔嚓」鎖門聲。「喂喂喂?佢哋請咗我入間房但不斷咁重複同一句嘢……」『可以畀我同電話入面位先生傾嘛?』

酒精即係講到係毒一樣啦?(掂都唔得)咁如果係咁,你係咪想話,代表一切有酒精成份既用品,包括:消毒酒精,濕紙巾,酒精溫度計,甚至係酒釀丸子呢種甜品,果D全部掂都唔得,青少年都要敬而遠之呢?哦,你話唔係,其實只係唔想佢地未成年飲酒唶。嘩,呢D咪叫語障囉。

記得中四嗰年投訴過唯一一次巴士司機,佢連站都未埋就開門落客,我就梗係唔知啦,未埋站吖嘛。跟住好啦,落唔到車喎,喺紅燈嗰時落咗樓下,鼓起咗莫大嘅勇氣同個司機講,「其實我要喺上個站落車。」「咁你又唔落?」司機大佬問返我轉頭。「你都無埋站,點落?」跟住嘈咗兩句,終於我喺下個站先落到車。

全球大小院校,每天都不乏「校園欺凌」的消息。甚至在美國一間院校,校警涉嫌參與欺凌,使被欺負的女學生需要入院之餘,更要無奈轉校。此事連本港的電視台也曾進行報導,但港人似乎對於在美國發生的凌霸不感興趣。但是非得要在香港也發生使全港譁然的校園欺凌,議題才值得關注?美國這次事件正是一個警鐘,可惜被港人認為是誤鳴罷了。

馬斐森?好行夾唔送

深圳醫院蝕錢及拖數,教授學術造假不受懲罰,回應管治改革遲交功課,HKUVision離地萬丈,合約教員苦無晉升機會,校方掌權者霸凌學生組織……一切從未解決,馬斐森便另謀高就。我實在為愛丁堡大學的師生將有一位這樣的校長,感到可悲。

陳淑莊同星街關係,請看文末。紳士化嘅出現,令到普普通通嘅星街搖身一變成為眾所鳩知嘅星街𨳒區 、小蘇豪,成為一班白領(mainly鬼佬)放工小酌之地,成為偽文青去厭隱世小店過黎思考人生嘅地方。但係街坊唔係咁諗呀!

22世紀末膠通狂想

22世紀末港鐵路線狂想圖,開宗明義以「亂過東京」為目標製作,一睇,果然好亂。再睇,就覺得其實都冇咩可能發生,因為地鐵系統本來就有好多先天問題,地鐵係22世紀末仲存唔存在都成問題。

關愛座真係令到香港充滿憤慨,原來琴晚又上演了一場好戲,而且有齊兩邊拍片,互相問候,場面溫馨。

香港刻板嘅教育真係唔難應付,你有ADHD呢啲問題可能例外。但係其實最大問題係班讀書唔成又一無是處嘅家長。班家長一無是處,所以唔想啲仔女行自己舊路,又因為人蠢,所以將問題歸咎於自己讀唔成書,真係低智無極限。其實個細路唔係讀書嘅材料,你逼佢讀書,咪逼癲逼死佢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