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正正因為「民以食為天」,九巴也曾設立「茶水站管理委員會」,專門跟進茶水站服務和食物質素,更會與食堂負責人研究推廣健康飲食,使車長都可均衡飲食,有健康的身體繼續服務各位乘客。可是九巴設立的數間僅餘的茶水站,都紛紛在2016年11月1日被終止服務合約。

而各組「IKK列車」的車齡只有7到14年不等,意即尚餘約20年的壽命,因此將他們全數重組,並變成8卡列車,再集中到「沙田至中環綫」第一期,應為最理想的安排。

【又係中國】一蚊雞單車

上海人買單車幾百蚊到幾千蚊都有,但係同買車一樣,買架單車要搵地方擺,出去要鎖車,麻煩。單車又極易被偷,好唔抵。咁尼,我就撞到呢個Mobike,瑩光橙色轆軨,座椅上「用車一元」,用手機掃上面嘅QRCode,個鎖就會打開,計時開始,到咗或者唔想踩,放在街邊,鎖好有「啲啲」兩聲,手機APP就從儲值扣錢,拍拍籮柚就走得。租車好鬼方便!

簡而言之就是說,在一九九零年的香港可能有兩萬名資優生(或者該叫天才學生?),應該給他們糖吃的--不過成績不好別說沒吃的,連派糖名單上也不可能有你的名字。講了這麼一大堆,另一個著眼點就在試驗那兩字身上。一九九五年,因為上面那報告書與我抄出來那一大堆複雜的東西,馮漢柱資優教育中心成立。我就是當中因為名次排得前(小一小二兩年考得最差一次是全班第四)但搗蛋又特別多,於是被抓去做測試,最終成為中心一份子的學生之一,算起來我應是頭幾屆的學生。每年總有幾次收到信件,叫我去填幾個課程選擇,然後假期就去參加課程。

明明路線重疊/相同目的地,為了達到第二程八折優惠,卻要等待多一班甚至幾班車乘搭同一組路線。各路線服務時間不同,晨早和下午特別線乘客完全無法受惠於八折優惠。對轉乘站影響甚深,除了逼使乘客必須轉乘同一組路線,更難以分流乘客至其他路線。上一點只是條文不清晰,清楚列明就好了,但固定必須同一組路線的措施最令人反感。

連器官捐贈都要強制?!

器官捐贈在香港的接受程度仍然是各自參半,畢竟對於先人的屍身完整的傳統觀念和遺愛人間的捐贈做法,還有一段距離需要拉近,這裡就需要繼續在教育方面去下苦功,若要倚靠立法去強制推行,則完全沒有尊重死者及其家屬意願,既非自願,尢如搶劫無異,只是所劫的不是金錢,而是器官。報導內指會在今年內完成研究,坦白說,我從未見過關這事的任何諮詢和研究,敢問這些研究由誰做? 何人做? 何時做? 在透明度如此低的情況,誰知道不是黑箱作業,為求目的,不擇手段?

十多年後,香港人口已經是七百多萬,再加上每日由內地來港人士約二十萬,但不要忘記二十萬人中最少七成是要經過羅湖/落馬圳管制站過關,而兩個管制站主要交通必然是港鐵東鐵線。根據立法會文件若以每平方米四人站立密度計算,得出100%飽和的載客率,現時客量達5.87萬人次。,2014年運輸署見狀便開辦T270及T277兩條晨早特別線疏導港鐵,但繁忙時間只有三班。一部12米巴士載客量只有135人,三班總共405人,但全北區人口已經有約31萬人加上未來政府新界東北發展及粉嶺北一帶住宅不斷落成,東鐵線壓力只會不斷增加!

那些年的屋邨重現了

「深井光屋」是一個與現今又細又貴的住屋現實背道而行的社會房屋。這一座樓高五層的舊紗廠宿舍,經翻新後提供了45個單位,每個單位面積300多平方呎,在今時今日的香港都算頗闊落。租金多少?我也不知道,不過肯定是低於市值,因為單位租金不會訂死於某個價格,是視乎入住家庭的經濟能力而釐定。這又大又平的光屋並非人人都可以入住,必須經過社工轉介,給予一些有困難的家庭租用。說到這裡,或許你會覺得理念與公屋差不多。事實上「深井光屋」最不同之處,就是要求入住家庭承諾在不需擔心住屋的大前題下,努力解決眼前困難,最多三年內必須離開光屋,迎接新生活。而創立這光房的社企「要有光」則會舉辦不同的活動,例如工作培訓、功課輔導、廉價膳食等,協助這些光屋家庭盡快自力更新,建立具正能量的生活。

黨鐵就係咁流

銅鑼灣站咁撚繁忙,都只係3條扶手電梯就落到去,何文田站人流咁少,整4條扶手電梯,遠到咁,就反映出選址正正係一大問題,何文田附近居民都係集中係愛民邨同埋何文田邨,而家個入口完全偏離,其實對市民黎講又有幾方便呢?呢個位會唔會只係為左日後起上蓋豪宅而存在呢?心水清嘅大家,應該明啦。

「青少年溝通輔導(的科目),她們(涉事學員)被帶到一間教會參加福音聚會,聽台上的人唱詩歌、講見證,「佢話係體驗式課堂,叫我哋去領受,信任佢。」」這個嘛,明顯就是老點人啦。不過老點人還老點人,呢條橋真是弱左少少。究竟涉事者是否覺得入了教會的人智商會自動降低?咁樣「體驗式課堂」,都仲有人信佢?這類騙案,公平點說,耶教不是唯一一個宗教出過事、個個宗教都是「樹大有枯枝」(不過耶教枯枝特多倒是真的)。

可能大家冇留意,其實的士早於1920年就出現喺香港,但技術服務就仍然停留咗喺冇電腦用嘅八十年代就冇再進步過,有咩只能打電話,雖話的士唔同車行有唔同做法,但唯獨一樣嘅係即使你依家有call的士嘅apps出現,佢嘅功能大多都只係停留係搵車方面,即係咩?做呢行嘅人根本冇時間理會每一個上佢哋車嘅乘客,佢哋只會諗點樣可以快啲接到下一張單,就算有失物佢哋唔貪,下手乘客拎咗,佢哋都唔需要負任何責任。

何文田 及 黃埔站

  觀塘綫延伸段於 10 月 23 日(星期日)通車,在介紹完項目的詳情 和 建築方法後,我們特此簡 […]

香港公共醫療系統資源短缺人所共知,咁限米煮限飯,咪將啲標準、要求降低。之前聽過「妊娠糖尿」把呎放寬咗,即係部份原本當係嘅孕婦,喺新制下當唔係。慳返唔使跟進咁多嘛。

10月8日,香港將會舉辦第三季電動方程式大賽(下稱FE)的第一站。你不知道?或者你知道要封路,但又不知道FE是甚麼玩意,而你又有興趣知道的話,我建議你在Facebook_search「丹尼爾vs陳恩能」,這是香港首屈一指的賽車評述員陳恩能所開的page,他應該有足夠的內容解答你所有問題。

當住屋成本侵佔了年青夫婦生育下一代的資源和精力,所謂「自由市場」的價值觀,不論怎看都只是一種近乎「竭澤而漁」的掠奪行為而已。到頭來,這些身無長物、無兒無女的光棍將來由誰來供養他們呢?可見香港的房屋問題,又豈止「扑嘢」咁簡單?

點解會覺得提出「無位扑嘢」係離地嘅做法,如果一代人就住呢個問題覺得有煩惱唔願快,呢個問題就有集體性要用政策去解決,而唔係講一句:「你哋呢代人中咗幅射先突然覺得搞嘢咁重要,我地以前十個人住一間中轉屋都係無得日扑夜扑㗎喇」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