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房委會於2018/19年度可編配單位為34,679伙單位,而本年度房委會估算單位大減30%,只有24,100個。當中只有不足一成,即2,190伙給非長者一人申請者。年青人與如果沒有與家人一起申請輪候公屋,輪候時間將接近30年,即大約於50歲的時候才可以獲得公屋單位。 可是現時剛畢業的大學生起身點平均數為15,000港幣,已超過公屋入息限額的11,830元。這代表公屋的申請制度沒有回應單身青年的住屋需求,逼使他們一直與家人同住或租住劏房,香港大學研究報告指出近八成三十歲以下的青年仍與父母居住。他們處於進退兩難的局面,嚴重缺乏獨立空間。

高鐵嫖妓的可行性研究

潮流興講輿論戰,而家中方利用整個國家機器,玩到話香港籍英國外交人員叫雞,一箭一次射英國政府、香港青年、同埋之前高調話佢失蹤燒埋去反送中嘅人。

黎明前嘅黑暗真係好黑暗。但是天色漸漸光,這裡有一群人,為了守護我們的夢,變成更加勇敢的人。大家都好辛苦,但大家只可以繼續頂落去,直到香港可以由番香港人話事。

在當日 2245 時,西鐵綫元朗站職員發現車站大堂有人展示標語,在表達訴求期出現爭執,繼而有乘客遇襲,因此即時 […]

醫管局的《風險通報》透露,2016年第二季公立醫院共發生29宗藥物事故,比第一季多18宗,創四個季度新高。到了2017年第二季一共發生13宗嚴重醫療事故,當中有9宗涉及遺留醫療物料在病人體內。其中一宗更在手術的六天後才發現有一件用作腦骨切除術的鉗被留在病人頭顱內。而去年的第四季共發生5宗嚴重醫療事故,有三宗涉及遺留醫療物料在病人體內,一宗為病人接受錯誤的治療。是因為醫生人手不夠,開工時間長才導致的嗎?頻頻發生的嚴重醫療事故,令大眾不禁懷疑香港的醫療制度改革引進的的公私營醫療系統,是進步還是不斷倒退。

現況是,香港與內地之間的確存在眾多「跨境罪行」。很多在內地犯事的人,的確能夠潛逃至香港逍遙法外。

官員要明白,土地要發展,即使農地用作耕種或有機種植,已不是那些年的稻草人時代,不是弄個「涂主席」假人便能驅趕牛鬼蛇神、飛鳥走獸,也不是像長毛披頭散髮便百鳥不侵,現代的稻草人是接駁電源的,是會動的,不然嚇跑不了禽鳥,最低成本的都要掛兩隻反光DVD吧!禽鳥的智商都會有進化,真難猜測為何官員的智慧仍停留在那個階段。

特區政府向來鼓勵本地綠色產業發展,向沒甚麼實質措施,政策更見混亂,可以「自生自滅」來形容其對本地農戶的援助。須知道,本地農業發展並不是「天跌下來的」,是需要投資者投入股本、資本和心思,特區政府的部門執行不對位,沒有統籌部門,令投資者求助無援,在暫緩清拆農用構築物時,農戶既不能種植農作物,既要交租以及支付其他固定成本,但農地卻「曬太陽」,在沒有產出下,每月只能眼巴巴倒貼,血本無歸。大前提是那塊農地是私人土地,且符合作農用的土地用途。

我住緊呢個屋苑,政府垃圾桶四寶每棟樓樓下都有,好啦,我呢三年來好有心咁日日垃圾分類,So?剛才我攞已分類垃圾落樓,巧遇清潔阿姐,佢話「畀哂(啲回收物)我得啦」,咁我直接畀佢啦,丫佢一手丟哂落什錦垃圾大車,我馬上補返一句「阿姐妳要幫我分類㗎」。

過勞死與安樂死

香港是個只准過勞死,沒法安樂死的城市。試想想有多少人是日做16小時、有多少人是一家四口擠在百多呎的劏房,政府也統統視而不見。只要你還有工作能力,一切問題就請閣下自理,然後過勞死就只是一個個不幸而遺憾的個案。

係佢地眼中,未來仍然充滿希望,小朋友入到名校,就算幾十萬一年,都係得到極其優質既教育,仲有好好既國情教育配套,一年唔單止參加校際音樂比賽會拎到總冠軍,仲可以去一帶一路交流團,或者去新彊地方睇下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點樣多元種族文明融和互相開心共處,對國家又充滿幾分了解,終於認定過往香港人對上面種種不信任都係多餘的。國家既發展真係同上水屠場又要做清潔一樣,發展一日千里。

居屋與安全套

不說廢話,先說結論。抽中單身居屋的機會率比安全套失敗率還要低。所以當你以為安全套已經很安全,其實在買不到樓方面,你更安全。世上最好的避孕方法,是窮。

那到底在「手機支付的層面上」,是香港落後,還是他人的自私?有好多人總是喜歡以支付寶及先進落定掛鉤。

為何所有醫於醫療的問題必定要經醫生之手?答案很簡單(陰謀論點去想),就是權威、利益與地盤啊。只要事事都要經我手同意/批准,這就是一個權力須利益的控制,權威的下放自然影響整個業界真金白銀的利益(即地盤的大小)。我不意指所有醫生都這樣想(相信大部分醫生都想整個醫療系統能徹頭徹尾地改革吧?),但早前醫委會在上個月月就豁免海外專科醫生評核期過唔到投票一事,便能窺見醫學界有部分人,的確有存著這樣的心態。

今晚,我係黃大仙車個客入深井。翠絲小姐同佢老公食完晚飯返屋企。當時講起做大台咩車比較好,我當然覺得混能車好啦,油錢平呀嘛,但利申我係用緊汽油車,我貪車價平呀嘛⋯⋯

我知道的。將這兩件事拉在一起說,可能不合理。但當我看到這單新聞的時候,我感到很痛心。一點也不笑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