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昨天早上8時左右,一列開往羅湖東鐵線列車駛至大圍車站,有乘客發現一名光頭男子疑用手機偷拍女子裙底,出言阻止並且將之制服,涉案男子事後被警方拘捕。本來港鐵列車風化案時常都會發生,就過去短短三年之間,每年平均都有超過一百多宗。

我有個姊妹,佢做化驗所,個個禮拜現金出bonus,好關照我架,仲請我high tea。嗰日我問佢點解間嘢咁好賺?佢話呢幾年啲疫苗,藥廠香港分部都唔夠貨架,佢地要自己歐洲訂架,即係咩呀,行貨唔夠,要入水貨針,乜人打咁多疫苗?香港人呀?你都痴線嘅,我地由細到打乜都打曬啦,佢地間化驗所,玩微信公眾號,宣傳有得打疫苗,啲大陸人專程來香港去佢地度打針,個個都好好禮貌,絕對唔係你地啲loser 成日話大陸人咁粗魯呀,老娘梗係明啦,佢地去到呢啲生死關頭,大陸入面啲疫苗都信唔過,來到呢度知道呢間野可以救佢同埋全家一命,仲同你鬥惡咩?

西隧今次Fat Fat 了

在商言商,亦沒甚麼投訴的。只能說政府當初條款養了惡犬,今日反咬市民一口,怪誰大家都知。

直接説粗口應該還順耳!

世界上沒可能做了妓女,又要做聖女的,不要自欺欺人了。不要跟我説,因為做警察有生命危險心理壓力大,因此知法犯法。你選擇投身某個行業前沒有對收入回報、自身風險和承受能力做過評估嗎?還説這是保護他人或是市民性命財産的行業。同理,教育界的壓力很大,除了源自行業本身外,整個香港教育制度,對下一代承受能力,培育觀念都有著根本性問題。選擇入行就要評估這個收入工資,値不値自己承受這個壓力和制度。否則,你可有能力的話.你可積極地成先導者去改變大環境。相反接受不了,承受不了就轉職。

薪俸過高,害死勞工

教師跳樓哄動全城,特立獨行的肥仔亨發表評論,認為教席永續和薪酬過高才是悲劇源頭。

長約?合約?

當了二十年的老師可以轉行做什麼?當然有成功的例子,但還有更多失敗的例子。大學畢業22歲,再讀1年教育文憑或教育碩士再畢業是23歲,教了20書的話,大約43歲。(以一般而論,並不是那位老師的情況)教師的年資只在教師這個職位會計算,在其他行業都當成是零。

賣命?

一日七節課之中,老師大約有四至六節,上課是腦力、體力與EQ的戰鬥。中文堂學生能力差異大,每班有三、四個國內學生,一兩個「字都唔識多個,普通話非常唔普通」的學生;融合教育每班幾個不同需要的學生,隨便舉例說:兩個讀寫、一個過度活躍、兩個專注力失調、一兩個社交困難(這不算特殊需要,但當分組什麼的,就會出現問題)。學校提倡分層教學,一個老師怎麼能夠所有教學內容、教學過程都能「分層」呢?

落伍的條例,落伍的人

主子突然叫了一聲,司機主刻瞪著我說:「點會有狗响車架,我頭先睇到我就唔比你上車啦,我架車從來唔載狗架!」我立時說:「唔好意思。」想掀開上蓋安撫主子,但拉鍊是沒有拉開的。司機聽到魔術貼的聲音,立即呼喝:「你仲打開個袋?等間咬親人點算呀?」我說:「無打開,拉鍊全部拉實嘅。」然後,司機邊開車邊繼續連珠爆發:「我架車從來唔載狗架,車係載人嘅,邊有車載狗架,有狗你就搭的士啦⋯⋯」

香港係一個好偽善嘅地方,巴士公司成日話請唔到人,日日貼招聘廣告,標榜月薪兩萬三,但係一個巴士司機點先拿到呢個價?就係倒塔咁早六七點開第一轉繁忙時間,然後到十點十一點就逼你「落場」,再到三四點再開第二轉繁忙時間,到夜晚七八點,佢計落條數你返八個鐘,但係中間嗰幾個鐘你訓到你咪叻仔囉。

世界上只有9%的塑膠會被回收循環使用,其餘未被回收的都可能會流入海洋中。

對吸煙合理的做法是規管、稅收和教育,一不如意即立法禁止只出現於極權國家。你並不確定你的行為甚麼時候觸碰到當權者的神經。在美國而言,肥胖問題對社會造成的影響已經比吸煙大,預期2025癡肥率年到4成,同樣邏輯下美國的應對是「肥人稅」。 有一天問題出現在香港就要立法禁了可樂是嗎?

香港政府要立法禁止加熱煙電子煙,理由係因為佢地會影響身體健康、有可能令吸煙年齡下降、有可能令食煙嘅人多咗⋯⋯咩理由都好,總之就係佢唔想加熱煙電子煙喺香港出現。但佢喺全力打擊加熱煙電子煙有關產品入境同售賣嘅同時,持有同吸食原來係冇事,即係你喺警察面前拎你支加熱煙出嚟食都好,你都唔會比人拉返差館。

港鐵90年代隨戴卓爾夫人的時代精神,搞kind of 私有化。行政上即拆牆鬆綁,說穿了即可以炒人同加人工。鬆綁後,企管班友,東方紅太陽升,香港出了個八達通。詳情唔講啦,今日倫敦Oyster Card相比都係垃撚圾,至於「套QR code 要一秒先完成到交易,而且要上到網先俾到錢?其實你城係米好少人搭巴士…」。

為什麼香港體育界,發奮掙扎多年,到今日仍未能像大部分人均 GDP 相若的高發展國家地區一樣,把體育事業升級成在商業上有可持續性,有利可圖的本地消費產業。

每日百五不除,有無計過醫護需要幾多人先應付到呢啲每日增加嘅人口?

輕鐵與您 30 年

政府於 70 年代發展不同的衛星城市,考慮到屯門新市鎮面積比其他新市鎮更為廣闊,人口數目將會十分龐大,早在 60 年代規劃時,便預留土地引入新型集體運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