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我真心的。     今天,我post了這個笑話: 上年,我記得我一個人單挑「學生午餐」這課 […]

我幾乎可以肯定,在1月20日加價後做九巴聯營過海線司機的母親肯定忙過不停!

「選前乜都得,選後唔見人」、「選票已袋,理撚得你」呢d就係我地既民主寫照。關鍵一席變做關鍵缺席,對於尸位素餐既人黎講,席席都關鍵,少個位邊夠我食呀,係咪先?俾人呃左選票都係上網叫佢下次唔好啦,你睇下我地對d負心漢幾好就知香港係個大愛社會毋庸置疑啦~之但係香港呢個社會好特別,又有人好用心將承認付諸實行既時候,批評仲激烈過對個負心漢,係價值觀完全被扭曲,定係做好公關就得?我地一齊睇下。

「假如醫生護士集體罷工,相信政府就明白如今已經勢危。但,政府就是知道做醫生的不忍見病人垂危而見死不救,有恃無恐地利用了我們的醫德—也許我們也成為了制度的幫凶。」其實這,正正就是所謂的「道德勒索/綁架」。

取消中港家庭入住公屋資格

中港家庭的形成,始作俑者是經濟條件欠佳的香港男人,無法迎娶本地女士

根據《2016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香港兒童貧窮率是23.0%(政策介入前)及17.2%(政策介入後),雖然政府已經提供不同的金錢援助,例如書簿津貼、綜援、低收入在職家庭生活津貼等,但這些都是治標不治本的措施,長遠來看,它們能否協助這些基層兒童脫貧呢?在活動過程中,參加者都表示學生其實有不同的專長和興趣,但他們的家庭又是否能負擔現在昂貴的補習費用、興趣班費用呢?

即使係印度,都已經有時間表喺2023年前強制為新車配備。香港一如以往,目前並無任何立法要求任何車輛包括重型車安裝。雖然有個別旅遊巴生產商引入,但仍然非主流及標準配置。

露宿者言

街不是好事情,冇瓦遮頭,朝淋晚吹,家當毫無保障,一切都是弱肉強食 —— 露宿者最惡之敵並非同行或者陀地黑社會,而是政權爪牙,什麼是可恥?這兩字正是此政府代名詞,爪牙們對待露宿者衰過廚餘,他們專揀寒天冷風夜在露宿者地帶洗地,難得有些苟官想落區做秀,爪牙就會事先洗太平地,搶燒砸無家者嘅家當,然後一句官僚廢話推搪塞責。

2018快要終結,作為一個環保 L 而言,最感到高興又矛盾的,相信是今年樂見社會一些新的減塑/走塑措施。快餐店現時開始有走飲管/走杯蓋/買外賣走餐具措施,甚至因為「走飲管」而惹起一些爭議。但坦白說,在期望走塑的人看來,這些措施實在只是小恩小惠。到底企業要如何調整方向,才是真真正正的負擔起社會責任?

環保撚係唔會心息嘅,就會開始話咩飲管倒晒落海etc…。咁不如大家睇下10年前嘅不織布袋。個時又係有人話膠袋好唔環保,咁不如大家自備膠袋啦。個時膠袋嘅解決方案就係不織保袋aka環保袋。咁個時宣傳非常成功,每間超市、工展會、入會贈品、買滿幾多送幾多呀,都會送個不織布袋比你,去鼓勵大家用不織布袋。但結果係點?你係自己屋企揾到幾多個唔用收埋左嘅不織布袋呢?根本人地就係設計比你一人一個,頂多買多兩三個後備。自從佢商業化後,買咩做咩都送一個比你。

香港人唔係一到財政預算案時、施政報告時,話要求政府派錢,然後又羨慕澳門年年派錢,派足10年,10年袋成9萬幾。澳門一話派錢,香港班師奶阿叔個個又係到話幸人地派,然後鬧香港政府唔肯派,到香港政府話派,結果過咗成年都未有得申請,我問馬會攞錢嘅累積都已經幾個4000蚊。

而「Service Update」、「將軍澳綫」、「Power Supply」、「控制中心」以及部分英文的關鍵字就來自 MTR Service Update 發佈的雙語即時故障消息。「全自動」、「點對點」則來自我們直接建議乘客用 Citymapper 應用程式 重新計劃行程,乘搭其他交通工具到目的地時出現的字眼。

現於紐約時報成日撰文的既Paul Krugman,2008年得獎,經濟學者無異。兩年前侵侵當選美國總統,美股先跌後回,Krugman就在紐約時報撰文,話侵侵當選,預左經濟哀退,股市「永不返身」。結果?結果係美股大升兩年,道指升四成,標普五百升三成,美國經濟連續增長兩年。如果兩年前睇左Krugman篇文無買美股,依家真係後悔莫及。

港珠澳通車衍生既廉價劣質賣豬仔團,放任訪港旅客置諸不顧,源頭由於內地部份風評較差既旅行社,涉嫌利用現行法律漏洞,涉嫌非法帶團過境導致社區生活大受影響。香港作為旅遊城市,接待旅客本來無可口非,不過係冇人敢道出香港接待旅客既配套係唔適合呢班即日來回,消費力唔高既旅客呢個事實。呢班旅客既出現好大程度上因為訪港成本因新基建及政策推出而降低,要解決上面既難題,可以由提高訪港成本著手。

神秘的城市規劃專業

JR 自從喺跳軌高危嘅站內月台頭尾加設藍光 LED 燈後,某啲站嘅自殺人數大減八成。加區區兩盞燈就已經有警醒月台職員,及有助鎮靜企跳者嘅作用。音樂、燈光,一切都非常科學地可控制大眾嘅行為及情緒。就好似十一月尾啲商場就播曬《慈祥鵬過聖誕》去谷人消費一樣。

任何仁 呢個campaign 最大既問題,係將「救人民主化」,平面化,幽默化,簡單化。任何人都可以救人當然係一種好高尚既情操,值得推揚。係中國呢種「小悅悅事件」咁,睇住個幾歲小妹妹死係街頭失救都唔理既中國文化之中,任何仁 既精神,簡直係有違現代中國生存既常識,更顯一國兩制既重要性,值得留低。咁問題係咩呢?我細個既時候呢,就有玩紅十字會既。以前d 師兄同我地講,心外壓係專業既急救程序,如果唔小心,好容易會令到胸骨折裂,甚至內出血死亡。乜而家人類進化左啦?d 胸骨係點壓都唔會裂?抑或消防處已準備好好多既資源,去為所有香港人,任何香港人提供心外壓同埋使用心肺復甦儀既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