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露宿者言

街不是好事情,冇瓦遮頭,朝淋晚吹,家當毫無保障,一切都是弱肉強食 —— 露宿者最惡之敵並非同行或者陀地黑社會,而是政權爪牙,什麼是可恥?這兩字正是此政府代名詞,爪牙們對待露宿者衰過廚餘,他們專揀寒天冷風夜在露宿者地帶洗地,難得有些苟官想落區做秀,爪牙就會事先洗太平地,搶燒砸無家者嘅家當,然後一句官僚廢話推搪塞責。

2018快要終結,作為一個環保 L 而言,最感到高興又矛盾的,相信是今年樂見社會一些新的減塑/走塑措施。快餐店現時開始有走飲管/走杯蓋/買外賣走餐具措施,甚至因為「走飲管」而惹起一些爭議。但坦白說,在期望走塑的人看來,這些措施實在只是小恩小惠。到底企業要如何調整方向,才是真真正正的負擔起社會責任?

環保撚係唔會心息嘅,就會開始話咩飲管倒晒落海etc…。咁不如大家睇下10年前嘅不織布袋。個時又係有人話膠袋好唔環保,咁不如大家自備膠袋啦。個時膠袋嘅解決方案就係不織保袋aka環保袋。咁個時宣傳非常成功,每間超市、工展會、入會贈品、買滿幾多送幾多呀,都會送個不織布袋比你,去鼓勵大家用不織布袋。但結果係點?你係自己屋企揾到幾多個唔用收埋左嘅不織布袋呢?根本人地就係設計比你一人一個,頂多買多兩三個後備。自從佢商業化後,買咩做咩都送一個比你。

香港人唔係一到財政預算案時、施政報告時,話要求政府派錢,然後又羨慕澳門年年派錢,派足10年,10年袋成9萬幾。澳門一話派錢,香港班師奶阿叔個個又係到話幸人地派,然後鬧香港政府唔肯派,到香港政府話派,結果過咗成年都未有得申請,我問馬會攞錢嘅累積都已經幾個4000蚊。

而「Service Update」、「將軍澳綫」、「Power Supply」、「控制中心」以及部分英文的關鍵字就來自 MTR Service Update 發佈的雙語即時故障消息。「全自動」、「點對點」則來自我們直接建議乘客用 Citymapper 應用程式 重新計劃行程,乘搭其他交通工具到目的地時出現的字眼。

現於紐約時報成日撰文的既Paul Krugman,2008年得獎,經濟學者無異。兩年前侵侵當選美國總統,美股先跌後回,Krugman就在紐約時報撰文,話侵侵當選,預左經濟哀退,股市「永不返身」。結果?結果係美股大升兩年,道指升四成,標普五百升三成,美國經濟連續增長兩年。如果兩年前睇左Krugman篇文無買美股,依家真係後悔莫及。

港珠澳通車衍生既廉價劣質賣豬仔團,放任訪港旅客置諸不顧,源頭由於內地部份風評較差既旅行社,涉嫌利用現行法律漏洞,涉嫌非法帶團過境導致社區生活大受影響。香港作為旅遊城市,接待旅客本來無可口非,不過係冇人敢道出香港接待旅客既配套係唔適合呢班即日來回,消費力唔高既旅客呢個事實。呢班旅客既出現好大程度上因為訪港成本因新基建及政策推出而降低,要解決上面既難題,可以由提高訪港成本著手。

神秘的城市規劃專業

JR 自從喺跳軌高危嘅站內月台頭尾加設藍光 LED 燈後,某啲站嘅自殺人數大減八成。加區區兩盞燈就已經有警醒月台職員,及有助鎮靜企跳者嘅作用。音樂、燈光,一切都非常科學地可控制大眾嘅行為及情緒。就好似十一月尾啲商場就播曬《慈祥鵬過聖誕》去谷人消費一樣。

任何仁 呢個campaign 最大既問題,係將「救人民主化」,平面化,幽默化,簡單化。任何人都可以救人當然係一種好高尚既情操,值得推揚。係中國呢種「小悅悅事件」咁,睇住個幾歲小妹妹死係街頭失救都唔理既中國文化之中,任何仁 既精神,簡直係有違現代中國生存既常識,更顯一國兩制既重要性,值得留低。咁問題係咩呢?我細個既時候呢,就有玩紅十字會既。以前d 師兄同我地講,心外壓係專業既急救程序,如果唔小心,好容易會令到胸骨折裂,甚至內出血死亡。乜而家人類進化左啦?d 胸骨係點壓都唔會裂?抑或消防處已準備好好多既資源,去為所有香港人,任何香港人提供心外壓同埋使用心肺復甦儀既訓練?

東涌人 你值得擁有

時間再去到2011年,周轉香呀嬸已經喺東涌南各個屋邨屋苑插穩晒旗代表晒你。公民黨就派咗個區內互委會會長撼周呀嬸。果個時間,就係港珠澳大橋司法覆核被上訴庭決可以繼續興建之時。果次嘅區議會選舉,就正正係東涌人可以就港珠澳大橋表態。結果?東涌人埋怨朱綺華婆婆同公民黨破壞民生嘛,繼續俾周轉香大嬸做多一屆; 至於東涌其他新區,都係由「建設派」拎晒。

從來沒有學位貶值

假設大學排名不變,三大生畢業後仍是三大生,僱主不是盲的,仍會識分辨畢業生畢業邊一間大學,三大學生的競爭力仍在,那裡來的學位貶值?增設新的大學只是把本來底層的學生,變成有得讀大學,提升了他們的生存能力,但並沒有把本身排名很高的大學的學生比下去。在七十年代,港大醫科、法律系學生是天子驕子,今天他們的學位有因其他大學出現而貶值嗎?他們仍然是香港精英中最top的一員。

港鐵信號故障的荒謬賠償

星期六日的乘客量遠比要上班的日子低,港鐵只賠星期六日,是避重就輕的賠法,乃沒有誠意之舉也。如果當日港鐵是在星期六日信號故障,提供賠償給星期六日,就情有可原。不過在上班日故障,賠就賠人流少的星期六日,說不通,港鐵好應該「JER頭犯事JER吊頸」

正常人邏輯是「冇期望就唔會失望」,咱們親愛的港鐵邏輯卻是「令你冇期望都能失望」。

地產經紀明天會更好

正正因為新買家的神經是最敏感的,因此如果政府解辣,這班人見有什麼風吹草動,便會把手上樓盤狂風掃落葉式沽出,到時便是經紀會大賺特賺的時候。不過我的見解是,政府短期內不會解辣,因為樓價雖然回調了,但仍是很貴。如果解辣後樓價不跌反升,政府要負全責。而解辣後樓市因為大量沽盤出現而大幅回調,政府又成為推跌樓價的元兇。所以政府的算盤是:靜觀其變。如果樓價升返,辣招仍需存在;如果樓價跌了很多,到時才解辣,可以說是市場調整,政府解辣與否與樓市回調無關,亦只是增加市場效率。

參考倫敦的經驗,地鐵 或 輕鐵(Docklands Light Railway)若因運輸局需負責的事故,例如是機件故障等,而令乘客的車程多花 15 分鐘開始,聰明卡的持卡人即可上網自行辦理,甚至會獲得自動退款;火車則會隨政府規定,依延誤時間退回 50 – 100% 的車資。

近日與港鐵消息人士喝杯咖啡,他表示作為港鐵大股東的香港政府,在這件嚴重事故中是責無旁貸的,特別提到政府必須重新審視港鐵現有信號系統,能否支撐至新系統能投入運作為止,畢竟政府以至全香港都難以承受荃灣綫服務暫停的風險。說白一點,一切歸究於政府一直以來的保鐵政策,市民在市區內通勤幾乎只懂用港鐵,又或者沒有直接到達的巴士路線,結果連荃灣綫停駛一日來測試新信號系統的機會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