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兩年前,有一個飯商,想做生意,於是就找了一家小學。小學知道飯商想「開新file」,要做portfoilo,於是提出各式各樣要求,又要營養均衡又要好食,最過份的,是他們要求老師的飯盒是送的。副校長天天點菜,要師傅特別炒一個「紫羅牛肉炒飯」給他。好了,到第二年,飯商知道做不下去。把學校交給他的錢,捲鋪走人,宣佈破產。他知道學校不敢爆出事情,因為飯商會把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爆出來。

網路現在好多打手,見你留言,就起你底,就搞你份工。而家仲講真話?傻架?你無啦啦做咩要惹麻煩上身?好啦。我就畀三個留言大家睇。

成日話關心下一代……

關於飯盒的事件,仍然有大量家長給我簡訊,我只可以說,我不小心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當然,有人指斥我,說這樣子的事情,會阻止「派飯」的人,以後寧願把飯盒變垃圾,都不會在颱風天派飯。這種人,又是出了問題的:飯商寧願把剩下的飯變垃圾都不給你們試食,你就知平日給小孩吃的就是垃圾。

斯德哥爾摩香港人

香港人的問題,是由營養午餐這件事開始。不好吃的東西,直接說不好吃,就會被教訓。而老師有無上權威,沒有品味的老師迫令沒有品味的學生學會「將貨就價」,學會「向下比較」,學會站在「道德高地」(要跟非洲小朋友比較,他們沒有飯食很可憐,你有酸菜臭飯食已很幸福)。

又有人又跳出黎問啦,咁你可以帶飯架嘛。邊個叫你唔帶飯返學呢?

根據湯渣所言,「在一個自由、資本主義的社會,便是特首也沒有權命令全港放假一天,更沒有能力負上社會停止運作一天的經濟損失」。而林鄭自己就話,停工「對香港並不適合」,一切一切,到底是否所言非虛?

孔子教落,述而不作,廢話就唔多講,我都係複製與貼上呢啲權威消息俾大家睇睇

打壓越大,反抗亦越大。本地醫學界妖魔化新型煙草產品,最終令一些醫學人士按捺不住為理發聲。法國腫瘤學專家,前法國國家癌症研究所主席David Khayat 上周遠道來港出席研討會,用科學及道理辯證電子煙及加熱煙等新型煙草產品。

「工作後旅行」成為新一代的生涯規劃:反正錢又儲唔好、樓又買唔到,你估真是返少幾次鄉下就買到樓咩!點解唔索性去多幾個唔同的地方,打下卡厄下like俾身邊的人羨慕下仲好啦!

出版社在研發電子書時也面臨技術上的不確定性。以電子教科書送審為例,局方其中一項要求是電子書能滿足「兼容性」,即電子書須適用於多於一種常用的電腦操作系統(如微軟視窗/安卓/iOS/Mac OS等),然而每個操作系統都有不同版本,版本之間的差異也可以甚大。又,電子書的界面有沒有相應指引,如功能清單應放在上下左右?是隱是顯?

透過政府推動,低地台小巴最近終於推出市場,分別行走54M及808線,讓探病或覆診人士提供更暢達的乘車體驗,低地台小巴與低地台巴士相若,配有斜板方便輪椅乘客上落,與現時小巴相比更方便,但問題依然在於宣傳不足,導致「有車冇輪用」、「有輪無車用」。雖雖然營運商設有電話預約服務,但各自為政略縑成效有限,長遠應考慮與復康巴士配合,使兩者資源更有效為輪椅人士服務。

於2017年,申訴專員公署就政府為行動有困難人士提供的「特別交通服務」作主動調查。公署指出復康巴士服務嚴重不足,批評勞福局及運房局於推展無障礙運輸態度不積極。報告最後建議運輸署幾項提供誘因使運輸業界引入無障礙小巴,分流復康巴士的負擔及應對人口老化對無障礙運輸的需求。翻看調查報告,因供不應求下,輪椅人士利用復康巴士僅作通勤通學、醫院覆診之用,更有個案因未能預約巴士而需要更改覆診日期。調查報告反映運輸署有其迫切性推動無障礙運輸。

高鐵通車在即,港鐵率先建議乘客預先預留45分鐘作通關時間,未幾即獲反對派製圖瘋狂抽水,直斥乘搭高鐵連通關時間合計比直通車時間更長云云,更指出「搭直通車去廣州市中心都唔使兩小時」。反對派議員為反高鐵可謂勞心勞力,不斷吹棒現有直通車好,但為反對連常理都可違背則掉人現眼,淪為笑柄。

你左眼見到鬼

當我要保住街頭表演文化的時候,這些人問我,為什麼撐 Mr. Wally 不撐這些大媽。很簡單,是她們惡俗,噪音滋擾,令人煩躁。她們在尖沙咀出現,令香港形象受損。那時候,不少街頭表演者還在撐左膠。

跳老舞之亂

其實殺菜街根本不是如何替老舞之亂平亂嘅重點,稍為有常識嘅人都明白對付呢班街頭妖孽就好似商場捉老鼠嘅道理:如果殺鼠者只係針對邊處有鼠患局部驅逐,鼠輩會跑的對不對?結果一間鋪有鼠變成層樓都係鼠——呢個就係刻意放軟手腳嘅港共政府打鼠手段。

試過有一次起藝術館外一角同三五知己用一個小型speaker練舞,個speaker細聲到行遠十步就完全聽唔到聲,而當時正有幾位大媽起太空館後水池邊玩中式樂器,大聲到當我地之後離開行到半島酒店門口都聽到,被趕既當然係我地,保安既理由開始時係話有人投訴嘈音,拗唔過因為細聲過大媽太多,就改成我上面講既理由,之後仲報警……而家D例呢?無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