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天星碼頭是香港的頭號旅遊景點。外國遊客一落機、一落船,第一站可能就是去天星碼頭坐渡海小輪。要是他們在香港旅遊的第一印象,就是見到大堆衣著外貌和歌喉同樣醜陋的大媽大叔在破地獄喊驚,還有另一堆同樣衣著外貌醜陋的大媽大叔圍觀支持,不僅對香港印象大打折扣,更可能令他們誤以為那些生物就代表普遍的香港人形象,那就真是水洗都唔清。

住hall係大學五件事之一,亦係好多freshmen 較為留意嘅一件事。好多人都幻想,hall life一定好瘋狂,晚晚去飲酒,打牌開幾十枱咁,可以試下同朋友住嘅感覺。因此,大部分人會想住足四年hall,即係可以「return」。為咗return,有人會絞盡腦汁,使出千方百計,例如刷下大仙鞋呀、同莊員混熟呀等等。

屋宇署法定付予既權力就係根據建築物條例做~當然就係睇個建築物本身有冇結構問題,簡單啲講幢樓唔會冧就ok。而當你擁有私人業權而想改裝個間格,唔係牽涉更改主力牆同結構牆既話,通常都係用小型工程牌搵師傅整就冇乜大問題,呢啲工程都包括埋呢類劏房工程,至於你話啲劏房質素好差,又話非法呀乜乜物物,咁如果視察左係有問題既,咁佢咪跟返法例叫你拆,就係咁簡單。

加熱煙得罪你咩?

作為一個加熱煙用家,見到班道德契弟成日話加熱煙「有害」,所以要求全禁,真係火都嚟。喂,呀哥,我知加熱煙都係煙草產品嘅一種,一樣都係有害,但重點係有害程度較低嘛。加熱煙嘅賣點就係有害物質比傳統煙少,亦可以解決到二手煙依個一直存在嘅問題——拎喺手嗰陣因為冇燃燒而唔會有煙出,對食唔食煙嘅人嚟講都係有益無害。當會噴到通街係二手煙嘅傳統煙仔都可以喺各大便利店有售,對所有人影響都細好多嘅加熱煙反而要禁,唔比喺香港銷售其實點都講唔通。

機管局在千禧年初便走錯路,多屆管理層一連串短視政策,令旅客體驗日漸欠佳。先是興建只有離境,但沒有入境功能的二號客運大樓,再因為錯判客運需求,要先建北衛星客運廊,再推遲了中場客運廊規劃近六年之久。前者需要巴士接駁,導致旅客時有抱怨,現在又要另建天橋,亡羊補牢以解決問題;後者的飛機泊位,亦比原先規劃少近一半,嚴重影響機場效率。

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

Mr.Wally因為班騎呢怪而撤出菜街,佢就算去其他地方咪一樣照有支持者,依家仲有埋廣告做,廣告公司又肯用佢,啲觀眾又樂於睇個廣告,大家咪有錢齊齊搵winwin囉~係呢個崇優既社會,照計呢啲野自然係汰弱留強

當初政府設立旺角行人專用區的初衷是什麼?看這措施的名字都清楚了吧——讓行人在專用區有路可過,畢竟旺角區如其名,乃旺丁旺財之角落,西洋菜南街-奶路臣街-豉油街一帶人流如鯽,這幾條街的地舖裨益於全九龍半島最暢旺人流之地而生意興隆,遊人愈來愈多但囿於路窄,才有2000年起的行人專用區計劃。

不記得,你最愛看的希治閣

我也被他們的WhatsApp群組又或是面書瘋狂人身攻擊。有社民連的助理在面書問,為什麼旺角的大媽都是表演,日本來香港唱歌的街頭藝人Mr.Wally又是街頭表演,兩者「本質」一樣,為什麼健吾要「撐」日本藝人而不是旺角大媽?

或者不需要睇班創科局的無能行為及其面口,中央決定開放國家科研撥款的政策,香港可以直接向國家申請撥款而不需要在中國大陸內做科研,可以在香港搞。仲要係習主席御准批核,當然全國及港府都即時做野啦,大大叫到,唔通仲拾下拾下咩。

在較繁忙的情況下,每小時可接載18000人,而樂園在入場人次的高峰,則可同時容納約三萬多名遊客;但明顯,一個可容納20000名觀眾的演唱會,已經超出迪士尼綫最多可提供的運力。緊接演唱會開場後,亦到樂園所有匯演結束的時間。

馬主席叫旅客淨係買到港鐵運營既車飛,但係要轉車既旅客就叫佢地去廣州落車出閘再買飛,馬主席咁做唔單係斷送左港人對高鐵既期望,仲將香港成個專業服務業撚化。所謂既專業服務喎,俾旅客睇到真係聞名不如見面呀。

令人最不憤之處:老師憑甚麼說這個論證、論述,比那個好?老師們會說經驗、專業,又會說這個解釋較充分,那個較粗疏。問題是,如果我說石頭拋上天便會掉下地,因此證明有萬有能力,當然易過跟你解釋(廣義)相對論。可惜,(嚴謹來說,)現時科學像是贊成前者(牛頓)錯,後者(愛因斯坦)對。那麼,這是論述能力的問題?事實錯、對的問題?評卷員的責任?考生的責任?

兩年半前,佢阿媽響鄉下搵咗個大陸妹同佢結婚,一直「做人有西屌就好屌」道理做人嘅Harry,當然一嚐無限中出大陸妹嘅滋味,一年前生咗件女,因為多咗家庭成員,房署搬咗佢地去水泉澳,仲加埋綜緩添!

各行車綫現已覆蓋全港十八區,都市捷運如幾條市區綫在人口密集的市區地底穿梭時,抑或是西鐵綫等近郊火車駛過山巒進出新界時,隧道通風系統都不可或缺。

於現行基礎上,於福田站進行一地兩檢技術上難以進行,反對派所提出的替代方案不單比政府方案帶來更多的不便,叫乘客由西九上車坐十四分鐘之後下車過關再上車,反對派這個方案是否「撚化」全車乘客?

當香港的教育變成習俗

香港的家長心中有條公式﹕「入大學=搵到工 」。因此,大抵只要提升大學學額,香港家長對香港的教育就沒有甚麼怨言。他們不會理會孩子的天賦與興趣,學琴和信教也可成為入名校的手段﹔甚至大部份的家長都只會看學校的入大學率和名氣選校,孩子讀六年中學,可以對該校的校訓,甚至該校辦學團體的辦學理念一概不知。放孩子到國際學校不是為了開發他們自由的思維,而是想「英文唔好有香港口音」和「避開公開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