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我就在12月26日轉車站首日運作的下午時份前來視察,從觀察所見最多市民下車在此轉車的路線是行經青山公路一帶的61M。 這也難怪,因為由三聖以至小欖一段青山公路,近年多了私人屋苑發展,但限於路面及客量,不足以開辦更多直接出九龍的路線,而現在有了轉車站,青山公路一帶的屯門居民出九龍多了選擇,不一定再要先出荃灣轉港鐵或其他交通工具,節省不少時間。

當公民社會忙於策劃倒梁事宜的時候,原來自由黨則在費盡心思對付綜援人士。自由黨對來年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的建議,其中有一項為「除長者、傷殘及單親家庭之外,其他人士獲發兩年綜援後,政府便應停止發放,避免有能力工作的人長期倚賴納稅人,以及對辛勤工作的基層家庭公平。」同一時間,自由黨青年團主席李梓敬亦成立了「反對濫用綜援大聯盟」,在各區擺設街站收集市民的簽名。這是一場公義之戰,公民社會必需表態回應上述荒謬的建議,以免謬論繼續擴散開去。

中學死黨B小姐當上教書匠,遙想當年荳蔻年華,她豪情壯語地擲下一句:「我才不要生小孩!」十年將過,如今為人師表,回憶那些年的稚氣莽撞,她搖頭苦笑,慈愛柔情得快要滴出水來:「他媽的!要生小孩不如一刀捅死我!」她在Band 3學校裡參透了世情悲涼 - 人蠢真係無得救。要是十月懷胎,不過落得一支「頂心杉」的自虐下場,還要是一支「真心蠢」的杉,你教咱們自命不凡的港女情何以堪呢?

增建公屋?認真你便輸了!梁振英政府上場後,根本無意「增建公屋」!從前位於市區的公共屋邨用地,例如:常富街等前公屋用地,已經撥入勾地表;前山谷道邨二期、前北角邨等,已經賣了給地產商。這些土地原本可建大量公共房屋,令萬千家庭獲得安身之所,如今落入地產商手中,興建得來的「豪宅」,只能讓豪門望族受惠,小市民?只能望樓興歎,無了期的等待政府撥出蚊型土地並以「擠牙膏」方式興建的公屋單位。

最近社會上有些聲音說認真參與社團的孩子在未來的發展會優於其他較少參與社團的孩子(所謂努力讀書型),立論根基在於學生在參與社團的過程中,會學到很多只靠讀書所學不到的東西,比如社交、團隊合作、領導、策畫、執行等內在隱性的能力,這些能力對於人的工作或是生活等都會起到正向作用,但僅管如此,我們的社會依舊是懦懦怯步,不敢脫離傳統的教育方法。

因為上年好多考生話對政治不太熟識,導致一大班人攬炒,結果考評局「從善如流」所以冇左政治議題。雖然我認同考生唔係高登仔,能知天下萬事,但部分政治議題/時事只不過係好基本既常識黎架wor,考生自己唔關心,衰d講句係你自己既責任,點解要考評局就你地唔出政治議題?其實我對環境科技既議題近乎一無所知,又唔見考評局唔出有關環境科技既問題?如果考評局係要為左遷就班學生削足適履,咁通識科考黎把鬼?

青年的學歷,絕對比十年前為高,但收入就絕對比十年前為低。多讀書、少收入。這又是什麼光景?因此「買不起樓」只是一個現象,不是一個「問題」! 「問題」是「年青人連自力更生的能力也在消失中」,即使肯讀書、肯捱苦。結果也依然是「唯有讀更多的書、然後捱更多的苦」。問題是指出了,原因何在?對這個課題能有所把握,才來表演雄辯也不遲呀。

286X?何X之有?!

筆者認為停辦86B而開辦286X,純粹「為青沙而青沙」,沒有周全的考慮過有關路段的特性,忽視深水埗已有大埔道,何須強行改走青沙?如果要開辦青沙路線,往返油尖旺區可能更加恰當。筆者知道286X是沙田區議會商討過的產物,筆者無意向諸議員冷嘲熱諷,但九巴已喪失規劃巴士路線的視野,為何仍讓它負責整個九龍與新界的專利巴士服務?

下星期 … 再過少少先係聖誕節。回想舊年此時,「中國製列車」(C-Train) 經多番擾讓後終可載客;我地就第一次,同大家準備各項提示。深夜仍有港鐵帶你番屋企巨覺訓,點玩都得!唔知其他大都會的鐵路,點共渡聖誕嘅呢?

東北魔鬼錄音帶

東北發展區如果不是做到100%公屋,全無「市場房屋」,香港年輕人根本無得分。建私人樓,炒得起的是大陸人、是深圳下來的黑錢紅錢。我的姊姊和姊夫大學畢業,育有一女,勤奮工作、節衣縮食、享受不多,成家了,卻沒有居所,都只是寄附舊家,時時煩惱買不起樓。做樓奴都要付得起首期。申請公屋,收入超標;想買居居,抽中的機率,與買六合彩沒有分別。

宜於社區會堂、新市鎮之街道,撥出空間,免費供小商人販售舊貨。香港之中上層,所謂「垃圾」,或潮流已過之衣物,或部件損壞之電器,略加修補,多有再用重用之價值,若能有效回流至貧戶,就能使「垃圾」變「黃金」,一面減廢,一面濟貧,還製造就業,一舉而三得,可苦而不為?

多年前的環境諮詢委員會會議上,有學者看着香港的廢物數據,驚訝香港經歷經濟低迷,為啥廢物量不減反增?官員答不上話,大家可能只好歸結這是「香港奇迹」。翻查資料,2003年沙氏一年,百業蕭條,自由行還沒出現,但炮製的廢物多達583公噸,較對上一年激增近8%,數據為過去10年之冠。心想,即使因為沙氏而多用口罩,也不應那麼誇張。到了2008年金融海嘯,垃圾製造數字增加了4.5%,遠高於個位數的人口增長率。

徵費不是一項政策

一些附近國家及地區如台灣均有進行類似措施,即定期有專人到各區收集家居可回收廢物。此法旨在令大眾對回收及分類感到「麻煩」的感覺消除,令大眾不抗拒自行減廢。與此同時,亦可把其他環境政策元素加入,如以電動車作運載廢物車輛,便可同時試驗其可行性。另外該筆收入亦可用作資助相關非政府組織及大學部門進行相關政策研究。總之,不要把錢收回來便算,不要以為「徵費」就是完整的廢物政策。

師承倫敦的香港地鐵,早在興建時已於車廠、過海隧道、車站和行人隧道裝設防洪閘,免受水浸威脅。香港就幸好一次都未用過,不過都會定期測試,以防萬一。

食環署在整理市容的「制度」是在滋 長 罪 惡 !它令到人在當中犯罪而不自知, 傷害他人卻因為有種種從制度而來的籍口去開脫。 例如「我都係打份工姐~~~ 」「我也只是接上頭ORDER詐~~~」「我也要搵食, 我也沒辦法」等等,這是每次有食環的新聞出現也同時出現的論調。而當黃子華名句「搵食姐 犯法呀 我想架」成為這個社會的核心價值時候,在信仰而言就是一種危險的警號;因為人會習慣這種籍口而不用悔改。 當信徒活在一種制度, 在其下成為加害者的角色卻又走出說「我信耶穌了!」的時候, 你能真的相信他已悔改歸主嗎?

說好的大河道「巨龍」呢?

我不是荃灣人,但平時都會經過荃葵青。每次到達荃灣市區時,見到有一條又白又綠的「巨龍」,橫跨荃灣站和荃灣西站之間的一段大河道,還「伸出」無數的「腳」,「盤據」著大河道左右邊的行人路,看上來好有霸氣。之但係路政署一拖再拖,這條「巨龍」遲遲也未「發威」,結果被太陽乾煎了幾年,加上所有「氣孔」也被封掉,密不透風,變成了「豬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