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政策

政府視城市街道之形象重於民生,要肅清街上一切不順眼的事物,此乃清潔之矯枉過正 - 潔癖。在這種城市潔癖下,衛生成為一種信條,人被分類為兩種:潔淨和不潔。而這種分野,卻有趣地是按經濟分類的:在香港當前的處境,遊客帶來消費,他們帶來收入,所以就算他們在在街上、車上拉屎,他們還是衛生的,他們還是潔淨的,是香港人要服務他們,為他們執屎。反過來說,七老八十的窮人,他們沒有生產力,他們的行動惹來遊客的不安,所以,他們不應出現在街上。他們是「影響市容」的。

現代精神科的發展源於人文主義興起、唯物主義和科學主義抬頭的年代。很多人,尤其是沒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人,是人是純粹的生物,靈魂並不存在。一切的心理變化、情感、意志等都只是腦部的化學變化的產物。在這背景下,精神科的研究也由心理學的層面走向生物化學和精神病理學的方向。但精神科的研究有幾個局限性。就是你無法量度一個活生生的人在情緒變化時腦部化學物質的反應,這也是該書作者指精神科沒有科學根據的原因。

堆填區會爆滿的預言,政府講了二十多年。聽多了,公眾便像狼來了寓言中的村民,麻木了。再講一次,是否仍會相信?信又好,不信也罷,但繼續抱埋雙手,垃圾只會愈堆愈高,狼的確來了。好幾年前到屯門稔灣堆填區,看到四十層高的超級垃圾山;打鼓嶺堆填區更可怕,超過八十層樓高,到了現在,相信已經高過國金二期。

過去,政府一直強調兩鐵合併,讓車費下調,帶來數億港元的的協同效應(Synergy Effect),最終得益的是市民。報導出街的今日,正是合併的第5個年頭。短短數年,票價、物業發展、事故頻繁等問題,陸續浮現。 一群港鐵職員和乘客,更因此在去年初自行成立「港鐵故障消息 MTR Service Update」(下稱 @mtrupdate),在Twitter上發佈故障消息;另一邊廂官方也在上一季推出「Traffic News」手機程式,分庭抗禮。

多得社會記錄協會,才知道有個叫「從全球化角度拆解『中港矛盾』」的講座。其中一位講者是孔令瑜,其四十分鐘的發言,可以將雙非、新移民、綜援問題、蝗蟲論、身份認同混淆得那麼徹底,滿口歪理的同時又來得如此感性。其一腔真心、差點沒落下淚來的模樣,可謂總結了中港衝突浮面以來「僵左式的正義」對民情的失估、對現象的一廂情願,以及說到盡處那種被中共吃定了的悲天憫人。

其實涂謹申一直關注人權事務;所以我一開始首先最想問一句,阿涂議員你真係關注人權事務?定係同性戀者唔係人?點解你可以一直致力爭取各個族群免受歧視的基本人權,但係去到同性戀者你就選擇成為歧視既一份子?

(本文作者孔保羅為澳洲華裔學者,將受社會民主連線邀請於本週日來港舉辦座談會,親身講解他對中國大陸社會保障制度的見解,現轉載舊作並宣傳當日活動)放棄計劃經濟的保障模式後,中國的社會保障建設一直在沿襲西方模式,即由政府向具有一定就業、經營收入的社會成員,按其當前收入收取稅費,再轉給社會保障體系,對全部社會成員實施救濟性保障(例如醫療、教育、低保、失業、住房和養老等)。通俗地說:政府向目前就業的近8億人中的部分人,按其當前的收入水平,收取一定比例的稅費,然後轉給社會保障,對13億人實施社會救濟。這種稅費收入是否可以全面滿足13億人的社會保障需求?這是一個必須搞清楚的問題。

公屋?從前的公屋用地,例如:常富街等前公屋用地,已經撥入勾地表;前山谷道邨二期、前北角邨用地已經賣了給地產商起「豪宅」!想輪公屋?下世啦!不過記得收入要低到根本養唔起自己喎,仲要由十八歲開始輪,然後要忍得住俾人鬧「無出息」,否則到你老死都未夠分上樓啊。香港人,你今天住得好嗎?

龍尾人工沙灘一役,翻起千層 浪,其中一層湧浪,衝着「環境諮詢委員會」(環諮會)而來。老牌環團長春社健將李少文痛心指摘,環諮會內,有環團代表竟投票通過環評報告,為這項工程開綠 燈。創建香港行政總裁司馬文撰文,質疑環諮會成員對生態保育有多少認識和關顧?環評過程是保育的尖兵,還是發展的打手?

由當年的7卡車變8卡車,到2000年代迪士尼樂園開幕,和昂坪360啟用...東涌綫月台的顯示牌,一直離唔開8分鐘、10分鐘呢組數字,就算現時加極班得6分幾鐘,到底點解呢?故事要從1989年講起。

廢相然後有廠獄之張震遠

廠獄之大盛,自然又是「官商勾結」的蜜月期囉。遠的也又沒有什麼新聞價值,就以近的來講吧。例如:最近忽然推出的 BSD,美其名為「杜絕炒風」,於是乎「有殺錯冇放過」,總之買樓就要罰錢,與基本法所要求的「商業自由」原則南轅北轍。但原來有個「空子」可以鑽的,那就是之後才公佈的「市區重建項目」。

也說校本評核

香港的高官經常標榜香港的教育制度是優良而成功,但他們的子女卻往往避開了這種「優良而成功」的教育制度,到海外升學,免受香港教育制度之苦;但留在本地升學的學生卻要承受這種次等而失敗的教育制度。如果有機會的話,真希望香港的高官可以親身體驗這種「優良而成功」的教育制度,好讓他們可以知道現今中學生之苦,知道政府所推出的教育制度根本不知所謂!

盧斯達@無待堂在網絡上發表了一篇名為《爭取全民退休保障 - 令人如此困惑》的文章,講述他對爭取全民退休保障運動的看法。當筆者讀完了那篇文章之後,心中不是味兒,把心一橫,就決定寫這篇拙文作出幾點回應。在開始回應之前,筆者也想向無待堂說聲「多謝」。無待堂他作為年青人,也能在百忙之中關心這個較少年青人關注的全民退休保障議題,並勇敢地發表他的看法,刺激大家的思考。相信社會上有部分沉默的人,都可能和他一樣抱有相同想法。感激無待堂「代表他們」發表那些想法,又讓筆者有機會作出回應解釋那些誤解,筆者作為一個全民退休保障倡議者,有責任回應他的觀點,紓緩社會上的「困惑感」。

還有更嚴重的技術問題:聽候一個非民選政府制訂路線,這個無恥的殖民政府會端出甚麼好菜?期待它會如君所願,向企業加利得稅?實現諸位左傾理念者「財富再分配」的雄圖大願?一廂情願以為政府會為你們籌劃?這不僅是放棄自身的自由和責任。還要讓政府設計路線圖?那最後只會是讓你們這班蟻民自己供、更可能會搞得像強姦金一樣成了管理或投資人員漁利的工具。一個邪惡、不為本地人利益服務的政府,你還給他大權去管理大家的錢,這件事最後可以有好收場嗎?

樓梯的設計,拉近了上下的距離。但對於行動不便和輪椅使用者,實是望而生畏,每天拾級而上,少點腳骨力也不行。近年來,各地政府及區議會亦開始關注傷健共融的民生議題,且動議增添無障礙設施,鼓勵更多行動不便和殘疾人士參加室外活動,令他們更融入社會。二零一一年,有中西區區議會議員策動爭取興建中半山第二條扶手電梯,有98%居民均認同半山行人電梯為其帶來方便,而過半數受訪人士均大於60歲。

與反「同志平權」人士商榷

從爭取「同志平權」一事去看,香港社會似有倒退之象:失去了昔日的包容、尊重和接納,取而代之的是歧視、偏見和盲目。「同性戀」一詞之於「反同志平權」的人士,就像是條件反射,無論實情若何,總之一聞「同性戀」三字便羣起而攻。動筆之時,立法會剛否決了何秀蘭議員提出就不同性傾向人士的平等權利,立法展開公眾諮詢動議。驚見反對人士霸道強橫,僅「諮詢」亦不容,並時以自己一套的宗教標準去加之於人,實在情何以堪。對於「同志平權」,有宗教背景的反對人士,往往以自己宗教觀點去否定駁斥,另外的反對人士,則以社會對「婚姻」的傳統理解和倫理觀作為理據,提出「對言論和教育自由扭曲」、「改易異性戀觀念,衝擊家庭制度」甚至「逆向歧視」等論點,筆者有感於現在眾曲不容直的情况,乃希望借此一隅,逐一反駁其立論之誤,以正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