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愛國柒

當慣愛國賊的人,對自由恐懼,坐慣精神囚牢的鳥,寧願一起柒,總比獨自醒較有「安全感」,對,這就是寧柒莫醒,寧左勿右的愛國賊,整個文明世界都笑鳩他們

其實由香港六月開始嘅示威,我一場都冇參與過,直到一次示威行動,係正我屋企樓下。

有個黑黑實實嘅香港青年,好靈巧咁唔俾錢就跳入閘。

通常我地呢啲自己唔敢跳(其實都係跳唔到)嘅大叔,都會望下周圍有無好事之徒想捉啲細路,好似話走去啲好事之徒隔離大叫話「呢條友跳閘呀」就可以嚇退佢哋,anyway 我今日只係望下個粉紅色南亞哥仔。

佢係即刻

香港市民度過「解放军」未出營,又一個七月十五;然後,香港人度過《緊急法》未出臺,又一個八月十五……人月兩團圓之夜,惟獨「中华人民共和国」二十四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其中一位,斯人寂寞,幻想〈黑衣暴力行動高位回落〉道:「勇武和和理非『兄弟爬山』變成『田雞過河』、甚至擴大篤灰的趨勢會更為明顯。很快我們會聽到他們的哀鳴。」喃喃不休,如慕容復南面而坐土墳上,悲夫。

以前我玩三國志11PK,當閣下徵兵徵得狼過狼震鷹,城池民忠跌到30以下,不單人口會不斷流失,仲會不定期發生民變——民變 = 各種內政數字瘋狂下跌,城一藍,腦就殘,齋徵兵,唔攪內政,唔加民忠,咁你座城就會變成真·焦土,齋駐軍養守將都會負錢糧收入,未守已失,醫返都嘥藥費

我個客本身好鍚啲學生,而佢間學校,據佢所講,其實啲人都幾乖的,所以避免啲仔仔女女遇到麻煩,每次佢地搞活動,我個客,一定會提早到現場打點,「呢個係老師嘅責任」

西藏人以前好多自焚,身為香港人你,會唔會理西藏獨立?

我們一行人走進旁邊後巷,期間有人說要在前後把風,要不然很易被狗埋伏。隨着手機白光走進去,那男生坐在地上,穿着一件白T shirt,看上出絕對沒有十八歲,嘴巴旁邊腫起瘀青。中年男向他道歉時,在男孩旁邊的小女生卻開始破口大罵說,道歉有甚麼用,要不然我打你一頓再跟你道歉吧,他的年紀足夠做你兒子,你怎麼能下得了手。女生被身旁的人捉住,依舊不斷掙扎大罵,說得激動時更是跪地哭了起來。

生命不單只是生存

最近想聽到,叫年輕人愛惜生命,說「留得青山在,那怕没柴燒」。

點解香港攪成咁?

會用長輩圖、共匪謬論、假新聞圖去同你「爭辯」嘅人,其實真係無法吐糟

溫氏欺壓百家之時、血洗江氏之時,乃至射日之征兵臨城下之時,他們都是身穿岐山溫氏的烈日袍,頂著「溫」這個姓氏。若說祖宗之姓不可改,可是溫氏手中的王牌化丹手溫逐流原姓趙,也是為報答溫氏宗主知遇之恩才改姓溫。所謂家族就是一個整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並無可以獨善其身的位置。

「駿駿乖,而家時間仲早,警察叔叔唔會出嚟架。」

如果佢屌鳩你既話呢,你已經知道佢唔撚當你係自己人。呢啲叫咩呀?香港政治豬,跟我讀一次:敵我矛盾。係「敵我矛盾」。係共產黨既鬥爭策略之中,首先要問既:呢個係自己人,定係敵人。自己人可以隨時變敵人,敵人亦都可以隨時變自己人。

香港人,信泛民

佢地而家最撚驚既係咩?過去廿幾年,成日話去英美遊說,對住鬼佬就話一國兩制運作良好,返黎香港就成日大叫大嗌「一國兩制已死」、「入錢入錢入錢」。而家美國國會就黎搞香港人權及民主法,你泛民議員去美國遊說既時候,有冇拖後腿?有冇出賣香港人?

現在香港人,即是覺得自己回歸中國二十幾年,97後出生的中國人,或是認為自己因為是「中國人」而得到很多發展,很多好處的香港人,接不接受,美國也許要加大力度管治香港,由形式上的「觀察香港」,變成「實際上」、「法理上」借港的民主、自由狀況,以至藉監察香港之名,收制中之實呢?

先唔講對唔對得住其他手足先,搞到今時今日呢個地步,我首先會問自己一直以嚟做嘅嘢,究竟對唔對得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