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無意吹捧自殺。我只是想老老實實的,闡述為何會有港人因反送中自殺。

烏克蘭與香港

如果香港真係想要五大訴求,先唔好講咩獨立唔獨立問題,如果唔搵外國勢力幫手係好難成事,烏克蘭如是,我地亦如是。

林鄭份稿,幫佢寫嘅人繼續賣弄少少「小聰明」,中文英文兩個「版本」,目標對象唔同,用詞都唔同。睇少兩眼,真係好容易俾佢fake 到外國人。

販民老人,離地如塵

老泛民之流藍血堅離地人的「政治邏輯」,每每教水深火熱香港人不禁怒火中燒,是日炎上政棍鳩噏之星非老泛民余若薇莫屬 —— 香港(抗爭者)不能靠外國和暴力,要靠全港道德反抗,看到這種離地接近月面基地的老泛民尚有顏面指點江山,怪不得最新燒析之類永恆鳩噏當祕笈維園阿伯式呃飯食浪費airtime節目還有一大堆點擊。

太子站的血

警方事後交代稱因為有暴徒毀壞站內設施,防暴警察接報進入站內作驅散拘捕。只是從不同的新聞片段均可見到,被警員暴力對待的市民當中,不乏婦孺,當中就有一個小孩被打至頭破血流。片段可見警員「捉拿」示威者的過程,並沒有任何審問,只是不分男女老幼見人就打。拘捕程序列明警察必須在合理懷疑下才可作出拘捕,而只有被捕者強行抗拒或企圖逃避,警員才可使用暴力等。據片段所見,防暴警根本沒有對現場環境及在場市民作出任何判斷,更別說是推斷出有合理懷疑,就衝下車廂舉棍毆打市民。有市民沒作抵抗,只是跪地求饒,仍被警員噴射胡椒噴霧。搜捕必須是有目標性的,無差別的毆打是恐怖襲擊。

劇本由「聲言」「對話」開始,會見不同「界別」人士,顯出自己「好似有聆聽社會聲音」(實際上當然是做戲)。隨之而來的,是830大搜捕開始,首先把所謂的「港獨小頭目」/「反中亂港份子」抓住,讓人民驚懼。透過搜捕與秋後算帳,取殺雞警猴之效。

網絡流傳城大同學今年玩得好盡興,呢啲疑似性愛動作,就算拍下,就算被人放上網笑或者聲討,影響都係有限,就算之後有人記得,so what?喺呢個行過鬧兩句黑警都會打穿頭拘捕嘅年代,被唔參與示威,唔一定係無撚用,各位年輕人,反而要有勇氣,向叫你一齊示威嘅人說不

生四端於藍白健兒,桓魋其奈我何?家長打幾通電話、「善長」發幾封電郵,不廢主耶穌到聖保羅,聖保羅到史丹頓牧師,史丹頓牧師到史伊尹校長、黃韶本主任、鍾士元爵士,史伊尹校長、黃韶本主任、鍾士元爵士到反修例關注組,兩千年道統。

太子

看在眼中,那些畫面都很觸目驚心。作為一個文明社會培訓的警察,我記得年輕時被查身份證時,他們都很友善地和我談笑風生,減低我的不安,這是很基本的守則,雖然我都不明白為何那時警察會查我,但我不會討厭他們,因為那是公民義務,也是公僕的工作。

教師的政治中立謎思

甚麼是「政治中立」呢?是不是有政見就不是中立?假使我不同意民建聯的提議,是不是就代表我支持人民力量?單純的個人表意,不知從何時開始自動歸邊,你是藍,我不同意你,我就一定是黃。這是邏輯謬誤的「錯誤二分」,是種不正確的思考。

對呢個香港的人,我早就冇期望。講咩罷工喞?罷工,唔係請一日假。罷工,係要有工會支持的。你要罷工,首先你要知道呢個世界有樣野叫工會。工會,唔係剩係好似教協果啲撚樣咁樣,開個超市畀你買八折文具,買旅遊保險,買海洋公園飛,就叫工會。

各位前綫手足,如果你嚟緊都DSE,又或者已經被社會大學捱緊割房麵包,仲為咗呢班咁嘅人衝甚至送頭,值得咩?你打贏場仗,佢哋都係人生勝利組,個果實都係佢哋呢啲「青年才俊」拎晒嫁。呢班人今日可能會喺 ig講WTF,聽日繼續做IG女神吊厹,他日勝仗輸仗,佢哋都仍然會係管理階職,繼承老豆老母嘅社會資本,同你嘅付出,係冇關係嫁

即將開學,當好多唔鍾意警察嘅人,仲討論緊應唔應該欺凌警察啲仔女報仇,其實呢個話題已經out of scope,真正嘅問題,係政府、學校管理層、警察,會用「防止欺凌警察仔女」為幌子,要教師交待立場,唔交待,或者確認係黃,就話你「縱容黑學生欺凌警察仔女」。

輔仁媒體同仁原計劃於本週六,假銅鑼灣新寧道農圃飯店舉行聚餐。

話咁快就九月,莘莘學子返學嘅日子,佢地依幾日先突然醒覺「係喎,我仔女點算」然後急急腳話要政府保護自己班仔女唔好喺學校比人恰?做人老豆老母做到咁都算失敗。咁怕有報應你又打得咁開心?你打人仔女又有冇諗過人地老豆老母?

有朋友做護士,唔係診所姑娘,係大醫院,入手術室嘅護士,講到俾我知麻醉師要睇體溫,手術室係18度咁凍可以減低病人血液循環,同埋護士唔洗幫醫生抹汗。

佢話就算係政府醫院,呢兩個月都會收到多左好多骨折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