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學校老師不論立場,也難以在學校內站在同學一方。

荷里活是一個金錢掛帥的地方,有錢就有話事,這也是人之常情,社會是現實,也是資本主義其中一種特性。今天全球最大的電影市場,分別是美國和中國,美國人可以鬧美國,但卻不能鬧中國,無他,美國講的是人權自由,你怎樣鬧政府,政府都能包容於你,但你試下鬧中國,你就不會有好結果。

泛民的從政者,態度都比建制派差,隨緣還在做政治公關的時候,略有所聞。因為他們從小都知道,幾乎所有傳媒都會幫他們,所以他們做錯很多事,做很多蠢事,都不會有人知道。直至CY上場之後,傳媒生態有所改變,他們才發現原來自己做錯事,都不會有人再不問情由的去幫他們,就令他們的態度變得更差。本以為,傘兵、素人等人態度會比傳統泛民好一點。畢竟他們都是看不起泛民,才走出來的。但只要你多看一點,你不難發現,不少所謂傘兵,不過跟泛民一模一樣。

六月以後,Alvin 對現狀看不過眼,於是與同路人開始醫療急救工作。我印象很深的一次是,那一夜,那個女生的眼睛。Alvin 短訊我,言詞裡都是悲痛與不解。我也同樣,只是大家當下子都很無力。

我唔算係一個熟讀歷史嘅人,然而我係一個正視歷史嘅人。

現在有連登,他們會如何做呢?他們開始使用連登以及secrets 等等的暱名專頁,以至一些用假名建構的面書戶口打手,不斷的去抹黑一些阻著他們agenda 行事的人。人格謀殺,攻擊別人的性取向,甚至病歷。只要可以打到泛民眼中的敵人,他們手段之賤,不會比建制派差。所以,每次看到泛民的打手/支持者說你們「做xxx和建制派有什麼分別」的時候,你應該覺得很嘔心才對,他們早就跟建制派沒兩樣。

然而每天眼見的永遠不相似

我不是議員,我也不知道他們究竟在美國官員而前,說過什麼。葉太和鍾國斌是建制派,究竟泛民為什麼可以跟建制派一起見美國議員,而見美國議員之後又有什麼行動,可以協助香港?協助香港的方向,又是什麼?美國制裁香港,把香港變成中國不可以再使用的白手套,香港又會變成怎麼樣?這些事情,都是大家一起共同思考的。

香港警員質素相當高?你睇咗咁多新聞片段,仲覺得佢地好克制㗎?次次開槍(不論真槍、催淚彈、海綿彈定布袋彈)都對準人嚟射,仲要係平射慌死中唔到人咁,甚至係連記者同FA都唔放過。手足已經被捉住講曬對唔住,照打到頭破血流,牙都甩埋。幾位手足隻眼中布袋彈,視力可能永久受損,女手足甚至毀容,咁就一世睇唔到一邊野,塊臉唔會再完整無缺。全部被捕手足入到狗屋被毆打,女仔甚至被狗視姦同性侵,個個出返嚟都傷曬。市民已經跪曬地,照乜都唔理一腳伸開佢,仲好意思話用腳「推開」?

以香港利益作本位,我們必須旗幟鮮明地支持一切動亂。從過去數月的軌跡可見,持續的衝突場面,是延續運動的燃料。暴力畫面引發的仇恨情緒,一向是前線示威者行動的動力,也是普羅大眾意識上升級的材料,短短兩個月之間,大眾對抗爭者的接受程度由佔領道路升級至攻擊警察、投擲汽油彈,也開始有不割蓆不反對的呼聲。持續的武力升級,將必然地破壞香港穩定的政經地位,被害的既得利益者、持份者們,長期無力以有效方式阻止示威人仕行徑,終會向港共政權倒戈,並思考在動亂下的出路。

不割蓆の真義

#不割蓆,一直都只應用於「弱勢而正義」的一方。當 #張超雄之亂 出事的時候,我掀出問題,很多泛民打手上場,說我 #割蓆撚 #分化撚。我看著只是覺得好笑。泛民由2014年開始,從來都只當我是敵人。我撐過的那些候選人,有些連我電台的PA 打電話去做訪問也拒絕。我們幾時在同一條船過?

她迫管業處要求,交出阻撓黑衣居民回家的保安,向居民作出道歉,並要求女保安解釋是誰下達黑衣人不能回家的訊息。管業處保安無奈地表示,該女保安已經下班,使得居民慣怒地包圍管業處,最終發現了原來女保安躲在管業處內。

喺中共嘅盤算入面,五大訴求係可以拆散然後個別統戰。撤回方案,可以;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可以。

呀欣講咗好多喺呢場運動入面見到嘅野,有人中槍、有人中咗催淚彈之後哮喘發作、有人比人用棍打⋯⋯每個畫面都好令人心寒,我想像唔到眼前呢個揹住個Melody背囊嘅少女,經歷咗咁多可怕嘅事。佢仲係個小朋友,唔應該要承受呢啲事。

如無意外,下年香港政府都會公開5G頻譜拍賣,但最大問題係邊個起5G信號箱,因為要起好多個,所以成本係好·撚·貴,我估政府會補貼嘅,佢咁多錢,但一定係用呢種紅綠燈信號發射站,因為大陸呢種技術已經相當成熟,加埋5G定位已經可以收窄到一兩米範圍,你嘅身份證又用RFID技術,所以電話5G、RFID、人臉識別,三樣嘢夾埋一齊,要搵一個人真係除非佢唔帶身份證、唔帶電話、遮到塊面阿叉咁。

一日之內,港鐵向法庭申請禁制令、23/8晚提早關閉葵芳站、以及針對今日觀塘區遊行集會而暫停觀塘線嘅部份服務以及關閉部車站,呢啲都係港鐵主動去採取嘅措施,不單止針對抗爭者以及遊行人士,更加罔顧一般市民大眾嘅乘車需要。尤其是今日觀塘線嘅安排,更加見到港鐵而家已經係將阻礙抗爭者前往遊行集會現場列為佢地首要嘅任務,完全將為普通市民大眾提供正常嘅列車服務嘅責任拋諸腦後。

喺社會有大事件發生,政局動盪嘅時候,中共派人同各級幹部,各大機構高層「打招呼」,喺八九民運嘅時候都有大規模做過。表面係包裝得好靚的,表面上係中央向大家「解釋清楚」呢排發生咩事,之前大家唔清唔楚咁做左嘅嘢講過嘅嘢,中共可以覺得你係不知者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