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連儂隧道遇見約翰連儂

「你不害怕嗎﹖」男孩看着牆,像是自言自語地說。

我唔知贏左咩?

反對何左膠韻詩既說話,佢係呢世都唔會聽到。佢只會聽到好多 proud of you、多謝你為香港發聲……之類既說話,佢就算聽到都只會話你係「熱普城」既hater。

其實答「我唔知」,真係完全無問題㗎,老師唔係樣樣都識嘅,總會有野係唔知,未必係自己熟個範。不過我們絕對唔可以容許自己就咁答唔知,然後就完左件事,唔再繼續深究問題(偏偏教育界充滿呢類教畜)。即使我唔太清楚件事,都應該同學生一齊學習,留意唔同媒體嘅報導,了解成件事嘅來龍去脈,分析事件發生背後嘅原因,當中唔同持分者嘅立場,然後再進行討論,作出價值判斷,咁先係真正教育。

真天真假天真

有人話,而家既局勢,好似一個死結。「想要解開這個結,若用蠻力去拉扯兩端,只會讓這個結愈纏愈緊。我們必須有耐心,細緻靈巧地去梳理那一團糾纏不清的線索。」

點解大波madam 會咁受歡迎?

到底佢吸引嘅地方係邊?

其實點解美國佬要干預呢件事,好簡單,因為美國佬有利益係香港。當中可能涉及資金流向之類,美國要係香港通過法案之前撤資,否則中央就會用任何藉口係香港捉美資老闆,以人質交換返孟晚舟返黎,以及捉曬班用香港走錢嘅江系餘下殘將。所以政府拖到十月,就會開展施政報告,有機會林鄭派大糖,每人派八千一萬,等大家沉溺係快樂之際,再係你唔覺意時候通過法案。

輸緊,仲未嬴。

林鄭政府會見傳媒一開頭就指出星期日的集會大致和平,下秒就堅持監警會能調查解決反送中運動中一連串的警民衝突,又釋出「善意」表示將會展開對話、會落區與市民溝通,更開始引導示威者建立大台與政府對話。此舉明顯地將和平示威與政府所謂的回應掛鉤,仍然對五大訴求不聞不問,意圖透過對話轉移視線及平息民憤。

高牆下的雞蛋

這些為我們未來爭取自由的真香港人,他們的壓力和疲累是何其的深陷,而我在這裡能做到的,只是拿著筆桿去把自己的感受,外邊發生的事情紀錄下來。虐心當不起勇武,也做不到和理非非的那種重要角色,連續幾個月所看見的事實,虐心只有滿肚子末消化的憤怒,每天也留意著直播的新聞,好讓自己能認清事實,不至於做一個黑白不分的人,但有時實在很難相信自己看到的,竟然是事實,警黑合作 ,毆打市民,這些通通出現在畫面中,真的很難相信過去美好的香港會變成這樣,極其荒謬的歪理通通出現在當權者的口中,一個又一個的無視,謊言,令到虐心現在走在街上也開始擔心自身的安全。

點解咁多「同路人」喺度J 大波警花?明唔明呀?有啲人你真係唔好以為咁「高質」

雖然我係一位「腥些」,但真實年紀唔太大(大概生得出一件初小生),識嘅野好皮毛,學藝不精,人生閱歷真係唔多。其實我係高中先開始留意社會大事,上到大學有搞下社運,叫做有啲貢獻咁喇。邊似依家啲高小學生,會識同我講遊行、罷課、黑警?我覺得佢地屋企真係教得好,但同時都覺得好可悲,咁細個就要識呢啲。

思考運動的可能方案

示威者由「反送中」,基本上已去到要滿足「五大訴求」才退場;維持長期抗爭往往都需要「思考準備」,現下思考政權將會如何回應「五大訴求」,以換取足夠時間去作一些重要決定。

你怕別人覺得自己蠢嗎?

你只要教過一兩堂書,你總會覺得學生總是在發表意見之前說「我唔係好熟呢個topic」。有時我聽到這一句,我就會對他們說:「你識既話你企左我個位你唔使坐係度」。佢地就會係個心度反我白眼。

誰怕攬炒?

香港人,有一種好奇怪的性格特質:老闆情結。他們沒有權力,卻很愛用「老闆」的思維去想事情。用左膠的說法,好聽一點,叫換位思考。難聽一點,就叫「皇帝唔急太監急」。你看看?有時事評論界的前輩認為,「睇完民意的所謂逆轉,見到咁多人咁堅定地反送中,反濫權,即係所謂逆轉,似係個人唔鐘意,多過民意大逆轉了。

帶著信心去打無限之戰

聖經對信心的理解,是當下未見到成果,但我們有信心能夠見得到。回想一下,6月9日那天一百萬人遊行,當天晚上特首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表示,不會撤回送中條例。6月12日當天,萬人佔路成功阻止立法會開會。那天之前,有誰想到真的可以剎停送中條例?但現在我們知道,短期內特區政府應該不會為送中條例立法。

實際啲,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夠簡單,三歲到八十歲都跟到,文盲同高等教育嘅都學得識,唔使帶歌詞,聽兩次一定學識,終身受用添。義民幾時加入一齊唱都得,好宜融入其中。首歌已經紅咗一次,全世界都知,你推多啲,就係呢次運動嘅主題曲。多啲唱喇,大力啲唱喇,全世界都聽到架!會有更多嘅支持者,越多人支持,越安全、越會贏。

楊岳橋曾在商業電台的節目中,倡議「先搞政治,暫緩大搜捕」。及後,他在面書面上澄清只是口快說錯話。

但你看看這次的聽證會,一次一次,看來他內心一句,就是懶理義士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