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表態」不是抗爭

强如美帝都不會只口講制栽,罵罵中共,而不去發動貿易戰、抵制華為、直接篤到中共痛處 ,好叫中共跟他談判。當然,我們没有美帝那樣的籌碼 ,但美帝也要有「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既覺悟,試問「和理非」者,有準備好一樣的覺悟嗎 ?!

死左幾十萬人,換來嘅係乜嘢?

我好希望,前線嘅衝衝子自己諗清楚,你地唔怕死都好,要知道來緊好想你地死嘅人,唔只係警察,仲有啲和理非,佢地喺呢一日,喺你地有一個女子被射盲變獨眼龍,喺你地被喬裝示威者嘅粉紅豬嘴警察拘捕N 人,喺你地喺太古被人推落樓梯又拉N 人嘅一日,和理非,係選擇不問fact 唔fact 咁廣傳,衝立法會、放火、碇磚嘅人,係警察打扮。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2016年新界東立法會補選候選人梁天琦使用的選舉口號。本人認為此話饒富意義,套用在今天,能在兩方面起著前瞻性,指導性的作用。第一方面是香港政治光譜的發展; 第二方面是公民社會的建立。

Uber 遇到女司機,其實都好好彩,真心咁多年只係第一次,感覺得到佢唔係扮驚,佢真係有啲不安咁搵我呢個睇落「正常」,而且著藍色衫嘅人訴苦。

面對沒人性的,看似不動如山的政權。有人會選擇逃避,有人會選擇投靠,但這次香港的革命之戰,終於有人打算要加入其他志同道合的人,令自己的力量更壯大。但人到了後,心境也要壯大。也許眼前的敵人很強大,也許我們是赤手空拳面對哥斯拉。但既然這場仗無論如何都要打,那我們就要有比他們更強的爭勝覺悟。仗,一天還沒打完,一天還未輸。但如果心態上輸了,那你只是在打一場一定會輸的仗。

運動走到今天,好多人都知,立法會議員,又或者係之前係雨傘果陣好多野講好多say 既泛民老電池,因為冇晒身位,冇晒話語權,就迫不得已,要搵公民黨既打手金水不斷修正路線,不斷的去向剛剛閱讀政治,叫人睇下劉x良果堆和理非中產修正路線,盡快建立大台。

中學的一課

不知道中學教科書裡,還有沒有殷海光的《人生的意義》(據說沒有了)。思前想後,人生追求的意義及目標,應該層層遞進,那是最基本的層次。然而,最近聽到有朋友對年輕人的抗爭開始動搖,甚至有人認為再此下去沒有意義。這說法,讓我想起《人生的意義》這文章,作者是希望每個人都可向上升,但殘忍的社會現實帶出的訊息,卻是有人開始接受價值層慢慢褪色,甚至滿足在文化層的地帶。

一啲真真正正影響基層 / 普羅大眾既議題,佢唔去處理,反而將問題射比示威者甚至市民,政府嚴重失職,無人需要為問題負責,不知悔改,官員只係為左保住其官職 / 利益,問責制形同虛設

記得在2014年,也有寫過這一篇文章《用Google Map是外部勢力?用電燈直頭是漢奸》,原來五年後的今天,葉劉仍然是沒有進化過,依然用這條橋去攻擊對手,可以是非常之老土與陳舊。

叔叔話,無諗過自己就黎退休,香港先變成咁樣。對於香港最近發生嘅事,佢形容為「無理取鬧」。

拍電影怎看也是藝術事業,攪創作的人理應最怕兼最憎極權專制,偏偏由彭扯旗到一大票拿着香港身份證的賣港賊偽人最喜歡親共投共,為最討厭言論自由的獨夫以脷省鞋,這些唯利是圖偽人大抵都是慣了精神分裂,明明自己賴以維生的專業最需要言論和創作自由,但牠們賣港獻菊卻比尋常人更起勁,當然這批為人民幣屎都食的兩腳羊絕不介意自己無恥。

好鍾意「各打五十大板」嘅人士同樣可以整理相近素材記錄示威者行為,不過容許我提點兩者性質非常不同

有員工一過完週末返工無厘精神,手腳有無名瘀傷,多左同事身體有毛病要請病假。老闆有感如臨大敵,監察同事放左工後係臉書上分享既帖文、相片,一見到有關於衝突、集會既畫面,就一面倒認為係員工太蠢被煽動,成晚流流長就係做埋啲多餘既事。到第二日早會時間,又或者係共同既通訊group入面,老闆直接聲明大家要忠心為公司工作,唔接受任何影響公司形象既行為。

警方不斷咁聲稱激光筆嘅功率能帶來損害,我諗呢個不容置疑,但另一方面,世界衛生組織定義「健康」,係包括生理與心理健康。科研研究中,激光筆能為心智未成熟,即擺明要冒險嘗試望激光嘅青少年及細路,因為貪玩而唔眨眼同埋唔擰開,我不緊要問,經過多重體能測試及面試程序,及經多月訓練先出班嘅香港警察,有幾心智唔成熟,或者話,呢幫警察有幾痴線,當見到有人用激光筆意圖照射佢嘅時候,會特登睜開眼望到實一實,而為視網膜帶來損害?

在反送中運動入面,從69、612、616、721日子到今天不同的遊行集會,「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句並不是新鮮事,一直有人講,一直有人舉標語,不過可以咁講,起初大家真的沒有把這句成為主流標語或者口號,當初大家都是講撤回,但是往後的時間,大家經歷到政府對反送中的要求視而不見,心感無奈,甚至氣憤,心態便改變,因此「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亦開始變了更多人講,甚至以往只是年輕人講這口號,開始擴展到中年和長者也會叫這個口號。亦因為這樣,中央對這個口號的敏感,當然是由於梁天琦而產生出來,認為這是港獨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