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曾經有一位在商台工作,現在支持很多社運人士的前輩說過,商業電台最厲害的,除了做節目以外,是建立社群,更重要的是把建立社群變成「賺錢」的工具。如何保障基本聽眾群?駕駛人士有「馬路的事」,你在的士失物你第一時間會想起誰?朋友都說是商業電台。我唸書的時候,一班40人,有分「聽電台」或「不聽電台」的。而我的「聽電台」經驗,都是因為我的同學對「豁達」這個概念很有興趣。他們會很在乎為什麼「豁達」變成早上節目,他們聽不到。而我們到今時今日,還很記得這個歌手的這一首歌,原因是,我們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覺得「第一代」文青雜散地,是從「豁達」而來。

坦白講,我唔係讀經濟,一開始搞黃色經濟圈,我完全唔知咩黎、作為黃絲亦只是實行咁解,我甚至無特別想過究竟「呢件事係咪Work」。但現在,D膠官已經為我們告訴答案——是非常之Work

一心搵食嘅大媽歌女已經離開,剩下少數自娛,或者索性唔開演唱會,只求來搞局來報警來叫非禮,但喺我地計畫中,大媽恩客嘅交易停止,就係成功,佢地要走,我地會歡送,佢地來報警,我地會「支持警察」,總之你開唔到檔賣唱賣摸手仔,就係居民贏。

張華峰個女死左,左膠會話唔好慶祝,if they go low we go high。仲要有人加一句「可能個女係手足」。hi?你老母就hi撚左呀。

敬和勇

這首歌來自一位我很喜歡的音樂人林奕匡,自高山低谷打響名堂,一路走來創作和演繹了很多好音樂,很有味道。這首《安徒生的錯》更是非聽不可,細味藍奕邦的歌詞,再看看現在的香港,何其應景。

善忘的港人

剛過去11月係「愛丁」嘅人權集會,「某學生領袖」同外國勢力記者係美心cafe相談甚歡係咩玩法?

屯門二十多位候任區議員,響應張可森候任議員呼籲,輪流到屯門公園當值「會見市民」,上星期六先叫做正式開始,至今都唔夠幾日,就已經完全打消班大媽同恩客嘅雅興。

大陸人工平,租金低,腦細又有人脈,可能返大陸真係有市場,但係我一定唔會去

假如沒有這場運動,張可森本應到海外升讀博士。當開荒牛問他有沒有為從政後悔時,他給出了上面的一番豪言壯語,一時讓人忘了,原來他參政才短短半年。自六月抗爭啓發,他才於七月開始走入政圈,籌備「光復屯公」、加入「屯門公園衛生關注組」,開展地區工作。

何謂黃色加乘 Yellow Premium?

在香港,你有幾多公民責任?一年到晚,我們都在討論如何做「稅務調整」,我們都想交少一點稅。同時,幾年前,在網路流傳過一些文章,說「我被選中做陪審團,怎麼做才可以不用做?」。

你說七千萬多不多,當然多,六合彩也是並不多這個獎金,但當你靜下來計這條數,其實七千萬的籌款其實一點也不多,一年東華三院籌款也有過億

由反港共效應而起嘅黃店黃經濟圈,原理就是順勢嘅本土上經濟主義,黃絲懲罰同聲同氣商戶,杯葛賣港賊,起點已是敵我矛盾

「唔熟唔食」的黃色經濟圈

發掘自己人既缺點究竟有咩好處?

TVB行政總裁李寶安表示將裁員350名員,佔整體公司員工(不包括藝員)的一成,最快年底會獲得通知。同一時間有報導指該公司主席陳國強亦將會辭任主席一職,至於由誰擔任,暫未有報導。在過去半年「反送中」運動所說明的攬炒,開始浮現於本港經濟當中。

這兩個星期,最令我覺得不明所以的是,有些人把遊行變成了嘉年華,然後有很多人,對,因為他們人夠多,而且很瘋狂地不斷去批鬥別人,把一些反對他們的聲音都洗去,於是他們的行動,就是「有力的和理非行動」,是「極權最恐怕的幽默」了。

半年過去,宜家打開面書,一幕一幕的事件,已見慣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