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電影以1898年西班牙以2000萬將菲律賓統治權轉讓至美國為背景,講述菲律賓共和國對抗美軍事蹟。片中主角為盧納將軍,一名脾性暴躁跋扈的愛國份子,屢敗屢戰對打美軍,保衛家國。劇中將軍多次遊說內閣官員主戰及士兵抗戰的場景更是發人深省。熱血的抗殖電影不乏刻繪國難當前,官員與士兵的人性弱點,委實為電影增添一層反思。

尋日Kelly 鬧得我好啱

都係抖下,食下好西,睇下書,諗下自己仲有咩識做,可以做。路漫漫,走出來的,才叫路。最近認識的朋友有一句口頭禪,叫「畀條生路行下」。我發覺,我做人,係自己劈一條生路出黎,而唔係叫人畀我既。我醜,唔好睇,連寫書都畀第一個編輯鬧我「你個人又唔得你d野又唔得,咁我捧你個人定捧你d野?」我先咬住啖怨氣行到今日既。既然大家而家都睇唔到生路,不如,自己搵囉。係咪?

丫,唔知李卓人知唔知,係中國用zoom ,如果你講左d咩係國家唔中意既話,係大陸上緊既人,都會被爆門?

明明立法會內,已經有反對派議員,如果衝擊立法會可以反對國安法,那麼,在立法會這座建築物內的反對派立法會議員,拿起身邊任何武器,肆意攻擊所有非我族類就可以了,就算不自己動手,只需要協助衝擊保安室,打開大門,外邊的人都可以湧進去。

去示威,腦筋都要進步

你有無勤力練體能?你有無去了解對家點樣練習?咁有無預計如果被捕時個黑警失控你會點?有無去聽過被捕者曾經係被質問嘅時候係點?你本身原有嘅背負(如你家人)已經安排好未?被捕後將會面對一場場嘅訴訟同去報到嘅壓力嘅心理準備有無?咁你本身有無一技之長就算坐十年監出返嚟都搵到食?

集中營入面,大家都係為左活多兩日而出賣隔離嗰個,教師已經率先垂範,大罷工嘅時候食花生,其他後生仔,到你地從歷史吸取教訓,好好感受下身教,保命要緊。

我唔知講呢啲嘢嘅人係咪所謂「黃絲」,係咪開口埋口都「手足」嘅人。如果係,我更心寒。其實大家把口問人哋做過啲咩,都係想推更多人出去,都係想製造更多含冤嘅英雄,令個運動好似未完咁,自己就去食黃店,post文宣,日日好嬲好嬲咁,9月記得投票要35+云云。

誰仍在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然後叫人「入錢入錢入錢」?

又話d 手足被捕,而家係唔撚會知去邊間狗屋架咩?點撚解會公民黨余德寶仲有新泛民陳嘉朗會識得去尖沙咀狗屋咁撚神奇,警察又咁撚奇怪唔撚玩野,然後仲可以有一班記者等佢出黎,個老母仲可以笑笑口接受訪問。

睇到個涉事價錢,我真係「下?」咁叫左出聲。

這些地方,不是小孩子來的

我們看到很多學生記者,年輕校記在做不同的新聞題材。從雨傘運動之時,校記的活躍度都沒有那麼高。到這一次反送中運動,不少時候我都見到很多自稱是press 的記者,拿著相機,頭盔,穿著螢光背心就出動了。有在場的學生對我說,某網媒的資深大記者(有名被叫出做x哥那位),曾在新聞現場說過:「這些地方,不是你們來的。」這一句說話的意思是什麼?即是,這地方有危險,不應該來?那麼,我也應該對穿黑衣,年少的抗爭者說這麼一句話嗎?

我陷入無語的狀態。

香港人點解咁唔想革命?你問下班退休公務員,會唔會想中共倒台,搞到佢地冇晒退休金?你問下d 做緊政府工既,唔係香港仲扮有法治,佢地d 律師費會唔會咁貴呀?

也牽開了一個潘朵拉的盒子:究竟怎樣才叫記者。在做記者做的事,就是記者嗎?還是跟政府的認證一樣,你要註冊,才可以進入他們的記者會嗎?網媒發展像雨後春筍,誰也可以開一個page,做一個網,說他們是記者,誰又有/夠資格,去做記者這種現在相對地已是高危的工種?

講部署,好笑,你邊間軍校出身?戰術運用和指揮有咩經驗?冇嘅話,你點同一班專業嘅鬥?好啦,我當大家睇YouTube 學戰略,同黑警勢均力敵。裝備呢?

過個像人的日子——李傲然

2019年區議會選舉,李傲然出戰大角咀北選區,以二百多票之差勝選。那時候,他仍在關心理工大學的事情,他是理大的學生校董。當時,有不少人對他在理大的事件,很有意見。

談黃色經濟圈、談喜茶

藍絲在消費時並沒有特別偏好、而黃絲卻專門和黃店消費,而根據一如以往「黃藍六四比」,相信成功趕走內地品牌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