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1911年10月10日,晚上大約7點,武昌起義爆發。由於事前革命黨人早就滲透新軍,所以當城內新軍一發難,駐守城南、城北嘅新軍亦即時響應,入城支援。直至10月11日凌晨1點半左右,起義軍完全控制武昌城。之後,漢陽、漢口嘅革命黨人收到武昌起義嘅消息,亦起兵攻佔兩地。到咗10月12日,武漢三鎮大致上已受控制,革命軍先正式成立鄂軍都督府,推咗黎元洪出嚟做都督。

信中介,就會輸

黃絲KOL 很喜歡「潔淨化」抗爭人士,什麼「學生」、「細路」之類的。我會不會說「我是前線抗爭的學生」?前線就是前線,有人說,前線被捕者有上市公司的董事,也有飛機師,為什麼一定要叫自己「學生」?好明顯,這些故事的杜撰成份很高。呃like,有操作的去令前線更少人,說「是時候埋檯傾」。今天《蘋果》(對,黃絲很愛的蘋果)又說公務員想請司長對話。哦?要對話了?對什麼話?對話的前設是他們有後退的空間。五大訴求都不去處理,有什麼好傾?傾,就是想息事寧人。

想不到,我會在這個時候,寫這樣的一封信給你吧。正如,我想你想也想不到,你的名字會跟那個名字,放在同一樣A4紙上吧?

解讀港澳辦新聞發佈會

這些發佈會,一定有一些陳腔濫調的說話,如一國兩制、依法辦事、堅定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之類,這些可以不用理,要理是一些平時不講的事情。

市井之間

我不知道這些花生友是真心還是說笑,將一場又一場為了抗爭而豁出一切的年輕人與警察的對陣,變成他眼中比足球比賽更精彩的直播,那些花生,真的要這樣去消耗的話,那的確令人感到悲哀。

喺2016年嘅一月下旬,天琦約左青年新政嘅召集人梁頌恆同另一位成員上當時本民前位於土瓜灣嘅辦公室商討選舉策略。(因當時本民前缺乏選舉經驗,所以好多時都會向有區選經驗以及時有合作嘅青年新政請教)因為覺得當時嘅口號唔夠搶耳,立場亦唔夠鮮明,所以當晚幾個人就喺Office嘅露台構思新嘅選舉口號。其實參與補選嘅主要目的係宣場本土理念同宣傳本民前,而本民前當時最為人熟悉嘅就係佢哋2015年喺屯門、沙田、元朗、上水等地區發起嘅光復行動,所以就想喺選舉口號上用「光復」嘅字眼,提醒選民本民前係喺街頭抗爭爭取香港人應有權利嘅抗爭者。因為係新界東補選,Brainstorm 嘅過程有諗過用「光復新東」,但因為嗌起黎唔夠順口,最後就再放大到用「光復香港」,聽起黎搶耳,講起黎又順口。

如果你想,想出條出路

之前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說過,在1967 的暴動之後,英國人寫過一份報告,叫Dickinson Report,這份報告,是香港暴徒大學的前校長金耀基教授寫他的論文時,經常援引的一份報告。當時,Dickinson report的說法是指,如何處理當時年輕人的民怨呢?

通往自由之地

在網上,很多沒有社交也沒有性交又有反社會人格的政治KOL,小時候打太多的遊戲,像Sim City 或是大航海時代甚至是《美少女夢工場》。他們都會覺得世界好像由他們控制,他們一句說話就按幾個掣就可以改變世界。well well well,世界如果真的那麼簡單可被改變,那現在香港都不會是這樣子了。

張建宗係政務司司長又點。就算警隊通例有講明政務司司長官階之高,所有警務人員都要時刻見到佢敬禮,但因為警隊通例已經係用黎打破唔係用黎遵守既,所以張建宗都一樣照屌無情講。你唔好講你自己一段香港市民啦,賤個地底泥更加係。

「樂仔!男人果然要保家衛國!勁!」
「你老味!我驚到瀨尿呀!」
「吓?咁頭先你咁勇?」

而家佢是「無差別攻擊」呀,即係代表如果你起現場、起個車廂,人地一樣打埋你一份架,你明唔明呀…

「沒法能忘記這天千鈞一髮是你微細身軀,豁得出去/用愛緊抱自由,願覺醒再無內鬥/願你終於清醒,有沒有」,方皓玟不慍不火的唱腔,《願》溫暖鼓舞著香港人,幾乎天天上街暴露在恐懼中的人們,直接面對政權殘酷,且況在無止境拖延下,抗爭很消耗眾人凝聚的氣勢。然而,勇敢的香港人,無論哪一個族群都不再分裂,香港的下一代年輕人上街了,媽媽們願意為孩子爭取良好的成長環境,銀髮族儘管行動沒那麼靈敏也站出來了。這些構成香港最美麗風景的人們,都在此刻收起自私,共同謀求香港權益。

沒有一個警察是無辜的!

一個有3萬人員編制嘅警隊,每個月最少出緊香港人9億糧做人工嘅警察,發誓會保護香港市民嘅警察,你地當晚盡過啲咩職責?對唔對得住係元朗車箱上面俾人打嘅男女老幼?有無諗過佢地只係一班返緊屋企嘅普通市民?係新城市廣場就咁撚勇武?去到元朗就龜縮玩失蹤?呢啲算乜撚野警察?自己本份都未做好,憑乜撚要人尊重?如果你地嘅家人當晚就係西鐵車箱上面,你地點樣面對佢地呀?撫心自問啦唔該!

何妖有高祖之相

我一直都認為何妖很打得,但他這幾天的表現可說是戰神級。先不論他有否參與策劃白衣恐襲,但我相信以他在元朗的勢力,很難是毫不知情。平民如你我,也尚知避嫌,他會選那個時候高調讚人英雄,絕對不是巧合,所以不論他有否參與,這都是個藝高人膽大的挑釁之舉。

我犯賤

自從六月中以來,全世界都見到普遍香港人經歷緊咩生活。呢啲唔再係旅發局對外嘅宣傳片——吃喝玩樂,好客迎人,一片繁榮。我哋爭執不繼之餘,有人講打講殺,有人頭破血流。我甚至懷疑呢一刻,香港除咗樓價第一外,仲係全球最高抑鬱病比例嘅先進城市。

石鏡泉先生,本人身為《晨光第一線》你聽眾,從小就聽你的「晨光大舊石」,請問你做了傳媒這麼多年,為什麼你覺得直播的片段,都可以是「有剪輯」?而請問,你的孩子,有沒有經過你的教誨,你有沒有「打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