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呢一個月,每個星期都收到好多後生仔問政治庇護點搞,就黎721成個連登都係度話實會有事,咁發完夢後即時去台灣/德國過下人世又有無得諗?個現實係——有得諗,如果你係黃之鋒。

「警察份糧,有三份一值在比市民鬧,有三份一值在比上司鬧」。不過之後佢講嘅另一句,反而令我有所思考:「前面有個警察,你都唔知佢學歷咩野,佢心口無寫㗎麻,咁你點知佢毅進(畢業)呢?」。

好多市民都不肯接受,他們很支持的泛民主派,一向都跟政府是有傾有講的。不論是楊岳橋在議會廳內就炒蝦拆蟹,自己結婚之時就宴請所有的建制派議員到場祝賀。現在張超雄提出「一次性向台灣提出移交逃犯安排」,不知道他有什麼信心,可以肯定不論是政府、建制派議員都願意讓他一個人單刀劈入中路直踩禁區底大腳抽射「解決事件」?再者,泛民要做的,其實不是為政府開脫。他們應該樂意見到林鄭一頭煙一身蟻才對吧?對不對?

我想像唔到身形健碩而且性格剛烈嘅佢,會話:「好驚,如果佢再兇多幾嘢,真係會喊出嚟。」

佢本身都係政治冷感得黎,又自命中立既人,總之每逢有衝突既時候,佢都會走出黎各打五十大板。但係估唔到既係,佢竟然係612果日,出左個Post話點都好,唔可以使用暴力。

他口中是非常關心關心被捕人士的未來,但從來說不出有多少人被捕,亦不會知他們將會面對什麼,承上段,他甚至會認為是「你們」應該要做什麼去保護被捕人士,當然同樣,你問他實在要做什麼,又是那些要選舉的話題,完全忽視問題的重心,為什麼我們要堅持五大訴求,而第一項是一定要提撤回這個字,就是要證明政府在推逃犯條例上出現了行政的錯判,那麼之後的遊行就有道理免除刑責,因為是政府的失職,然而責任又落在這班赴死的年輕人,被捕人的人是不是要等到他說選上才可以解決,那不就正正是他們都沒了未來嗎?? EXCUSE ME, WHAT THE FUCK?

對疑似警察最壞的情況

自少最愛看的警匪片,不是成龍的電影,而是楊凡老師的《美少年之戀》。對我而言,所有警察都是吳彥祖那樣子的。面對尹子維那些挑逗,馮德倫的真心,都是沒有反擊之力的。

「你有冇見到啲人運武器上前線」、然後又講「總之用暴力就係唔啱」、跟住又話你要和平就學台灣咁入去立法院,逐個逐個被抬出嚟,唔係打人,最後就係必殺絕技「咁唔鍾意咪走囉,唔好搞亂香港」原來以上呢啲說話,都係由我女仔朋友嘅警察男朋友所打,我竟然喺IG撚狗而我不自知。

今時今日,請不要再用黃、藍去形容兩方不同政見不同立場的人,其實黃絲、藍絲早已是五年前的產物。如果你是香港人,近幾年曾經上過街表達過訴求,或看過遊行示威的片段,都會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當時我地一直行嘅時候,有個中學生模樣嘅男仔問我地點解唔係行去終點,點解掉轉頭行?我話前面有事發生,所以去睇下情況。個男仔問,你地有無gear???(可能佢見你地幾個中女口罩都無上去做乜?)我話無呀,佢話你地唔好去喇。我同佢講唔使擔心,你地自己小心呀。呢份善良我依家諗起都流淚。欄杆附近有唔少遊行人士包括好多師奶都企系度睇住,跟住就係咁鬧啲黑警乜乜物物,我地亦都從前線回來嘅人士了解前面情況。得知警察已經後退,我地四個都決定行去終點離開。經過一位阿姑見佢繼續企系度,我叫佢走啦,佢話我睇一陣就會走喇。大家都係唔認識,但大家在呢一刻都係有一樣嘅想法。

大約七點多趕到沙田新城市廣場,那時侯人群已漸向火車站方向離開,售票機佈滿了長長的人龍。
「有兩張去大埔嘅飛,要唔要?」

這個情境和當年六四,沒有兩樣,大家都在清場。你說這次沒有人死的話,那之前以死明志是什麼呢?這次運動,已經有死人,不是講玩笑,但政府的行徑,沒有停止,甚至是變本加厲,從民陣收到「不反對通知書」寫上612是暴動外,再加上林鄭說「不會出賣警隊」,這些行徑,其實已經向警方endorse左一個訊息,「你做什麼也可以!!!」這個情形就像當年李鵬發表講話,稱北京陷入無政府狀態,將學運定性為「動亂」,宣布北京部分地區實施戒嚴及新聞封鎖,那時軍隊開始進城,六四屠城開始。現在基本上沒有兩樣,林鄭就是這個手法,她的說話,其實已經給予了警方最明顯的訊息。

這些撐警的人,從不會離開他們安全的地方。他們只會看手機,看電視,喝著高貴的紅茶,吃著自家製的muffin,感受外面的溫度。他們大多有管理九十後的經驗,一天到晚相信「陰謀論」,覺得這些年輕人,都是有組織有訓練的,卻忘記了自己當管理層之時,叫那些九十後零零後準時上班上學,不忘記交功課也不可能。又何以可以令他們乖乖的在前線被打,吃胡椒?

政府已完全失去「人性」。林鄭常言,「尊重市民遊行集會的自由」。拜託,市民不是要你的「尊重」,而是想你「聆聽」與「接納」。如果你真是有「聆聽」與「接納」,人地死鬼大熱天時出黎遊行??

大約九點半,我仍然身處喺新城市門口前。依個係申請咗不反對通知書嘅地方,直到十一點前,喺度集合嘅人於法律上係絕對合法。我一路聽住唔同地方嘅最新消息,間唔時亦會行入新城市涼涼冷氣。入面嘅人有運緊物資,有繼續上去沙田站嗰層幫手,氣氛凝重,但尚算安全。

  大大力屌爆D黑警: 廢老成日話「取消警察就變哂公安,到時仲仆街呀!」   其實,諗深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