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過個像人的日子——李傲然

2019年區議會選舉,李傲然出戰大角咀北選區,以二百多票之差勝選。那時候,他仍在關心理工大學的事情,他是理大的學生校董。當時,有不少人對他在理大的事件,很有意見。

談黃色經濟圈、談喜茶

藍絲在消費時並沒有特別偏好、而黃絲卻專門和黃店消費,而根據一如以往「黃藍六四比」,相信成功趕走內地品牌指日可待。

「這要在你手上作記號、在你額上作經文、因為耶和華用大能的手將我們從埃及領出來。」

成個非卜睇見d 黃衛兵咁撚多嗲,食完黃店仲要自拍,自拍果陣仲著nike?冇撚野呀?

點解係班後生上前線?

有光環,你喺藍到黑既Switch 代理買機炒價買game ,黃之鋒杜汶澤都係黃,都係冇錯。網上面幾個人話你呢樣話你果樣,你就係藍你就係錯。今日全日,網上面得兩粒花生:一個泛民打手話一個日本人唔撚夠黃。一個唔知咩人話一個台灣人唔撚夠綠。然後一堆黃衛兵就睇人唔過眼,話人唱歌唔好聽,話人busker 搵到錢好過份,話人煮牛肉麵唔撚好食。

香港以前嘅情況「冇咁差」係因為以前嘅政府對抗爭(或扮抗爭)者網開一面。重要嘢要重覆一次:以前政府其實係處處手下留情。所以張曉明嗰句「你們不是好好活著嗎?」絕對係冇講錯,係一個 inconvenient truth 嚟。香港法律執正嚟做係可以好嚴苛嘅,少少行差踏錯都可能犯法。只要案件去到法官面前,佢就有責任「秉公」審理。

成日有人問我做開嘅嘢而家咩價,我講完就話我貴;
到佢黎R JOB,就開到貴一貴,然後曉之以理咁吹出面既行情、動之以情咁話藝術家都要食飯,香港人點樣唔尊重搞設計既人。到佢係出面有價冇市搵唔到工,又走返黎問有冇朋友設計工介紹,俾完資料又嫌人工低,而其實佢真係叻到值佢自己認為既人工,佢係唔使黎搵我R工架。

結業隨想:黃圈的未來

大家好我係周教練,今日總算成功執左大埔分店。
首先多謝朋友關心,其實想發達就唔會開棋院,執左止蝕都係鬆一口氣。
多得林鄭幫我下定決定,睇來我可以正式轉型做KOL,King Of Loser。

國務院的通告,是今早發出,所以那個鼓掌活動,呼籲時間非常緊逼,平日夜晚做的事,鮮有當日才如火如荼宣傳,但今日的鼓掌活動,明顯配合今早國務院的通告。

香港就係之前太豐盛,物質生活黎得太容易,造就左好多ON9廢柴依然生活到。而家一次社運、一場疫症,就係篩選緊未來仲有資格生存既人。

反送中運動講「時代革命」,當手足為了「革共產黨的命」奉獻了自己的一切,然後竟然有人用「手足」的名義,為中共政權下的工廠賺錢。

黃絲、泛民支持者,如果你想贏立會選舉,你就一定要本土派既票,因為通過議案你要三分二既議席支持,起比例代表制之下你無本土派既全力支持,未開始你就已經輸左!所以如果你想贏,你地而家要做既,唔係高高在上我啱晒你錯晒咁屌票!而係拉票、求票、拜票!你要記著重點:*「而家係你地有求於人」。

香港基本法賦予特首好大權力,而立法會相對上就顯得係無牙老虎,但中共畢竟係靠下而上嘅組織同抗爭起家,佢地唔會唔知道民意係要點樣撚化(manipulate)。

  自從財政司司長說要派一萬元,然後退稅兩萬,還免差餉,大家就好像把重心放到「一萬元什麼時候有」。 […]

今日林鄭政府話每人派一萬,然後總出現飯民反對派輿論想定下個風向。

話乜嘢「我寧願唔要嗰一萬蚊,都唔好俾警察攞到超時津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