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只有咁做要求特首封埋其他大部分關口

看到老米的這張照片,2008年,你在那兒?

所謂「黃色經濟圈」,只能盡做,切勿要以生活、消費都要100%去黃店嘅心態去管束自己同其他人。

新年將至,如果說「你好嗎?」,是否有點諷刺或落井下石,但真心希望你會好好過活。

答客問

議員他們有份投票,就像自己嫁錯了人,愛錯了賤男渣男,人都不會承認那個人有多賤有多渣。因為,這樣子代表他們「信錯了人」,是不精明的表現,影響他們的形像和評價。所以他們有什麼事情發生,都有人會出來用警察那句荒唐的話「不完美,但可以接受」來開脫。

政治同民生掛勾,民生咪係同你生活掛勾囉~同老人家唔一定要講政治立場,就針對佢地生活嚟講,咁佢地會易明白好多,而且佢地好鍾意有後生願意同佢地傾計,講乜都會好開心,你肯真心關心佢地就會信晒你。

相信大家都有過經驗,當你一斷定對方是「藍/黃」之後,已經再沒有「聽」下去的耐性

佢一心想伸張正義,世界第一打怪物,諗住點都唔會有劫數,但係遇上既卻係一個官僚主義至極,口裡說忠誠勇毅保護市民,但內部其實極多都係實力不足但尸位素餐機會主義至上既英雄協會。雖然琦玉既實力故事一開始已經定為最頂級,但佢竟然都要以C級英雄開始做起。

西環變就變左招架啦,先出劉細良膠化抗爭,再出劉山青講勇武死仆街,而家多個投共文棍譚蕙芸幫警察洗白,喂,咁撚好野,多重戰線,你黃絲做咩呀?泛民KOL 金水潘小濤之流日日捉鬼多謝黑警,再唔係就屈班區議員叫佢地唔好宣誓玩野,死都要將「白痴」、「玩野」等等之前青年新政本土派犯既錯誤影待落呢班素人度。

  亂世之中,體能訓練雖然係重要但並唔係First priority 既項目——因為我地更加需要既係 […]

曾經有一位在商台工作,現在支持很多社運人士的前輩說過,商業電台最厲害的,除了做節目以外,是建立社群,更重要的是把建立社群變成「賺錢」的工具。如何保障基本聽眾群?駕駛人士有「馬路的事」,你在的士失物你第一時間會想起誰?朋友都說是商業電台。我唸書的時候,一班40人,有分「聽電台」或「不聽電台」的。而我的「聽電台」經驗,都是因為我的同學對「豁達」這個概念很有興趣。他們會很在乎為什麼「豁達」變成早上節目,他們聽不到。而我們到今時今日,還很記得這個歌手的這一首歌,原因是,我們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覺得「第一代」文青雜散地,是從「豁達」而來。

坦白講,我唔係讀經濟,一開始搞黃色經濟圈,我完全唔知咩黎、作為黃絲亦只是實行咁解,我甚至無特別想過究竟「呢件事係咪Work」。但現在,D膠官已經為我們告訴答案——是非常之Work

一心搵食嘅大媽歌女已經離開,剩下少數自娛,或者索性唔開演唱會,只求來搞局來報警來叫非禮,但喺我地計畫中,大媽恩客嘅交易停止,就係成功,佢地要走,我地會歡送,佢地來報警,我地會「支持警察」,總之你開唔到檔賣唱賣摸手仔,就係居民贏。

張華峰個女死左,左膠會話唔好慶祝,if they go low we go high。仲要有人加一句「可能個女係手足」。hi?你老母就hi撚左呀。

敬和勇

這首歌來自一位我很喜歡的音樂人林奕匡,自高山低谷打響名堂,一路走來創作和演繹了很多好音樂,很有味道。這首《安徒生的錯》更是非聽不可,細味藍奕邦的歌詞,再看看現在的香港,何其應景。

善忘的港人

剛過去11月係「愛丁」嘅人權集會,「某學生領袖」同外國勢力記者係美心cafe相談甚歡係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