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屯門二十多位候任區議員,響應張可森候任議員呼籲,輪流到屯門公園當值「會見市民」,上星期六先叫做正式開始,至今都唔夠幾日,就已經完全打消班大媽同恩客嘅雅興。

大陸人工平,租金低,腦細又有人脈,可能返大陸真係有市場,但係我一定唔會去

假如沒有這場運動,張可森本應到海外升讀博士。當開荒牛問他有沒有為從政後悔時,他給出了上面的一番豪言壯語,一時讓人忘了,原來他參政才短短半年。自六月抗爭啓發,他才於七月開始走入政圈,籌備「光復屯公」、加入「屯門公園衛生關注組」,開展地區工作。

何謂黃色加乘 Yellow Premium?

在香港,你有幾多公民責任?一年到晚,我們都在討論如何做「稅務調整」,我們都想交少一點稅。同時,幾年前,在網路流傳過一些文章,說「我被選中做陪審團,怎麼做才可以不用做?」。

你說七千萬多不多,當然多,六合彩也是並不多這個獎金,但當你靜下來計這條數,其實七千萬的籌款其實一點也不多,一年東華三院籌款也有過億

由反港共效應而起嘅黃店黃經濟圈,原理就是順勢嘅本土上經濟主義,黃絲懲罰同聲同氣商戶,杯葛賣港賊,起點已是敵我矛盾

「唔熟唔食」的黃色經濟圈

發掘自己人既缺點究竟有咩好處?

TVB行政總裁李寶安表示將裁員350名員,佔整體公司員工(不包括藝員)的一成,最快年底會獲得通知。同一時間有報導指該公司主席陳國強亦將會辭任主席一職,至於由誰擔任,暫未有報導。在過去半年「反送中」運動所說明的攬炒,開始浮現於本港經濟當中。

這兩個星期,最令我覺得不明所以的是,有些人把遊行變成了嘉年華,然後有很多人,對,因為他們人夠多,而且很瘋狂地不斷去批鬥別人,把一些反對他們的聲音都洗去,於是他們的行動,就是「有力的和理非行動」,是「極權最恐怕的幽默」了。

半年過去,宜家打開面書,一幕一幕的事件,已見慣不怪。

康文署的虛偽

同一個康文署,面對公園設施被「濫用」,佢地係兩個樣。

經歷了六個月的抗爭,雖然我們不能夠叫做階段性勝利,但至少是在我們香港抗爭運動以來,持續性最耐的一次,當中很大的理由是群眾對勇武的接受度和明白勇武對運動的付出所帶來的影響力,群眾心理很明白當期時沒有612的抗爭,我們的送中條例就過,運動不會能夠繼續走落去,這種心理轉變是港人的一個很大轉捩點,亦讓市民有一個很大的醒覺,就是要有抗爭的心態而且需要持續存有這心態。

你不想知道的暗湧

2003一役之後,很多人收割了區議會。這一次呢?6000幾人被捕,2500多條屍體(黃絲們認為全都是跟反送中運動有關了吧?),然後只是換來一次區議會大勝,然後很多人已行方不明,甚至是明知自己不會做區議員做的事也不去叩問。最可笑的,還是有一個我的前輩靜靜的跟我說,選完之後一星期,他去擺街站。我問他,你又不去選,擺什麼街站?搞什麼?前輩靜靜的說:「我預計了這個人下一屆一定會輸。我不想民主派把議席輸回,一定要開始做保險扳機。」

當示威者一方面話港鐵係魔鬼,要拆曬佢地啲車站,各車站設施都被破壞到用唔到,大學站就拆到要重建,另一方面,八達通係港鐵屬下嘅公司,用八達通繳費,即係每單交易唔只被港鐵抽佣,更加砸數砸兩個月(求FC),咁收八達通,究竟「夠唔夠黃」?

黃藍聘用圈

我不是不想幫人,而是不想「負起不必要負的責任」,反正有什麼事情發生的時候,第一時間有道德責任要接收投訴的,定當是我。

故意

「這警察明知這是一個局,明知自己一推她一定會被黑記舖天蓋地瘋狂狙擊,但他竟然還是選擇在眾目睽睽及鏡頭當道的環境下,用力把她推跌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