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黃藍聘用圈

我不是不想幫人,而是不想「負起不必要負的責任」,反正有什麼事情發生的時候,第一時間有道德責任要接收投訴的,定當是我。

故意

「這警察明知這是一個局,明知自己一推她一定會被黑記舖天蓋地瘋狂狙擊,但他竟然還是選擇在眾目睽睽及鏡頭當道的環境下,用力把她推跌在地上。」

話說哩個做政府工嘅朋友同小編講乜呢,就係對於罷工哩件事,公務員事務局點處理。

平時覺得麻麻地甚至係幾難食既餐廳,但知道左係黃店之後就瘋狂幫襯,驚食唔死自己咁;又或者,有啲餐廳平時明明幫襯開,但知道左係藍店之後就對佢嗤之以鼻,唔好話食,諗起都覺得反胃

於 2242 時,往調景嶺的觀塘綫 GD07 班車抵達 3 號月台後,頭卡位置有大量乘客阻礙車門關閉,雖然 車 […]

區選大勝之後先係考驗

區區排哂長龍,建制輸到仆街,特別係何妖一輸就有人興奮到開香檳興祝,種種都可以視為平日藍絲口中「沉默的大多數」終於出聲,不過唔係企佢地嗰邊咁解。代表親政府親中共嘅建制比香港人用選票一巴巴車落去,林鄭都仲可以話代表民意唔支找暴力,明顯條八婆真係痴線。

區選的年輕

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是民主的一大步,歷史會記下七成一人投票的一頁。慶幸我和不如的投票對象都成功當選,兩個候選人都是初次參選就擊退了盤據區內良久的建制派或中立親建制人士,完全打破了我當初「用選票表達訴求但無法改變現實」的想法。選票除了表達訴求,也真的有作為。不用懷疑誰是主流民意誰要檢討了,也希望此刻的勝利不要衝昏了頭腦,因為這選舉或多或少,是內心的憤怒衝擊的成果,若然當選後只是掛名不做事,那很難向失去生命及自由的許多年輕人交代。

非建制現在要做的是什麼呢?其實民意是很清楚,就是支持這個運動的選民才真正選非建制,並不是非建制的表現良好云云,那麼非建制就要明白到這點時,作出一個堅實的回應。就是如何助義士,如何贏運動,這是首要做的,但同時兩條腿走路,就是利用資源做好地區工作。

可以潑冷水了嗎?

在網路吵架,是不是真的那麼大問題?其實不。在這種政治氣氛熱烈的環境下,打「網路空戰」對幾千票的小區,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問題是,為什麼那些人會有這麼多令網民覺得沮喪的事?只因大家投票,都是情緒主導的。

區議會變天,然後呢?

短期內要做嘅係,運用區議會選舉大勝呢一點,以全港民意為號,去理大救人。睇到傳出嚟嘅消息,理大被圍多日,唔願投降嘅人已經開始出問題。而且,即使真係唔敢以救人為號,由於警方濫封,將香港最重要嘅交通樞紐封死晒,問題亦延及全港各區,搞到大家都唔知點過海好,交通民生大受影響;所以,如果十八區有共識,呢一兩日簡單謝票十分鐘之後,咁多位新晉區議員就好集合做嘢:一為人道、二為民生,要警方解封。此為短策,最遲聽日就要做。

「我去中大」
「你去黎做乜野?」
「果邊要人」
「果邊有物資,你而家去諗住守?」

2019年香港既人口有七百五十二萬人,
登記左做選民既有四百一十三萬人,
請問另外個三百幾萬人去左邊?

你唔會用一個sales寫code嘅能力嚟判斷佢嘅表現。

近年以「熱血公民」成員身份從事激進行動的人已經愈趨減少,相反,不少「前」熱血公民成員就走得好前,包括低價販賣防護裝備嘅國難五金李政熙。

三分鐘熱度,721、831、周梓樂之死,三事之後,示威浪潮風起雲湧。但是,浪潮只如潮汐般,漲了又退。每每等到血的教訓再出現,才能重新激活他們的記憶。香港人善忘的這句批評,沒有錯,很多人很容易把恨意忘記得一乾二淨。那怕對方是警察、仇人,時間會令他們重新老友起來。

睇返梁前市長呢幾日嘅post,覺得梁前市長喺挑撥離間同煽風點火呢兩方面都有過人嘅能力,就算班勇武派明知係陷阱都有唔少人心甘情願咁跳落去。因為梁市長真係睇穿曬泛民同呢班真係犧牲好多嘢去追求民主自由公義嘅人嘅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