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

琴日咁打法,或許有好多中產和理非覺得不可接受,但其實太古城一早已經係計時炸彈:上年已經發生過槍擊案,仲要槍槍爆頭死兩件,仲要係打死老人家。福建幫勇武果啲,就算今日咁打法,相比之下都只係碎料。

如果一部消防車被警察流彈擊中,然後消防員落車同警察口角然後有所動作,我諗呢個畫面,加上消防處嘅管理層都表曬態係支持警方執法,嗰位消防員好可能會面對紀律聆訊乃至處分。

可能警察為左唔想有獨立調查委員會,就覺得咁樣搞一搞老蘭,就係報左盛智文企第二邊嘅仇?

氣味是你們搞出來的。屢次不回應、又推說不定確定異味來源。市民要求交待清楚,否則行動升級。就如今次運動一樣—政府不回應、推三推四,人民就會行動升級呀。

唔好咁「天真」俾啲「偽舖」呃到,用啲時間搵吓料

佢話呢間野雖然都要講生意,但就唔會好似其他人講到咁,話暴動搞到病人少左咁窩囊。

改過自新

容總話,水門雞飯由藍變黃,在微信上說的和實際做的,有所分別。我覺得又咁睇。如果呢個世界既人,可以「覺今是而昨非」,好似以前容總都做過社民連,幫過反高鐵大台買飯;巫堃泰都做過公民黨,某反送中律師都因為見識過某啲泛民政客做過咩所以自己盡力讀個律師牌返黎幫前線,我都投過長毛

太子某小食店。我信他是黃的。因為店家有聽903。

N年過去,淨係記得當時差館「幫辦」講話:「報警都無用,唔駛嚟報。」(俾收數騷擾)。那刻獨撚就知道,警察不是保護市民的生命、財產,是保護權貴。

剛過去嘅星期日,香港警察駕駛水砲車,用藍色催淚水噴射尖沙咀清真寺,不巧噴中香港印度裔人士領袖毛漢,慘變媽咪麵代言人「藍毛毛」

兄咩弟呀?兄你老母呀

睇下幾時講到話點解開水炮車?係因為你「公民黨譚文豪想帶人入去清真寺搞事呀」咁丫?生安白造?係架啦。呢啲技倆左膠都最叻架啦。

同情美心?不了。

一間公司,出名賣難食既野,專做大陸人生意,而家仲要埋沒良知,不分青紅皂白支持政權,到示威者反撲,市民罷食罷飲,繁忙時間星巴克都只剩下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外國人去幫襯,再加上大家在twitter tag starbucks 話呢間公司既老闆支持暴力執法機構,支持新屋嶺殺人強姦既政權,終於都驚啦,就叫黃絲KOL去幫忙說項洗白。

你,要同情美心嗎?

開始有一股風氣話要同情美心

等不到攬炒的青年

「我戶口剩返四位數,仲有乜嘢輸。」

沉迷查案,賭_落海

陳女冤案,行兇者刻意錯漏百出,牠甚至不在乎刻意做得馬虎粗疏,牠唯一目的就是令對冤案非常上心的人們「原來點做都係徒勞無功」,在下幾可肯定這種荒謬絕倫「被自殺案」會陸續有來,越是置身這八陣圖中的人,越努力越徒然,無力感重複習得,殺人為下,攻心為上。

「時代已經不屬於我們了,是屬於年輕一代的,2047 年呀,我們都化灰了吧。說不定我明年就不在了呀。我們奮鬥的年代過了,我們要享用福利也享受夠了,留下一堆爛攤子。現在,我們死咬著香港這個地方不放,不留一點空間給年輕人,非要逼死他們,逼走他們,逼到他們寫遺書的寫遺書,視死如歸地去表示對政府的不滿。為什麼要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