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矛盾

你們的水貨活動是為了討生活,我們阻止不了,俗語︰「阻人發達猶如殺人父母」,你們背後既有「強國政府」撐腰,我們亦不想當殺人兇手,我們縱使不滿亦只好「忍」。久而久之,我們不當殺手兇手,你們卻毫不留情地千方百計把奶粉運回內地,絲毫不顧慮我們的嬰兒,難道只得強國人有需求而香港人沒有?是的,這老掉牙的話題就連筆者也生厭,但眼見水貨問題仍日益嚴重,真的令我很懷疑政府所謂「奶粉管制措施」的成效,看來港人真的要拭目以待。

中港之間的權力,人口是不平衡的,中國從事資訊科技的人多過香港,以人口比例計算,是正常不過。而目前中國資訊科技專才的人工,仍比香港平。到時互認後,企業外判到成本較低的地方,將會全面進行,香港有多少資訊科技同業失業,真的天曉得。而中國市場雖大,但也很保護主義。香港資訊科技界是否真的可以得益,得益是否預期,亦是疑問。到今天香港的商人及專業人士,仍然這麼政治無知,短視勢利,沒有本土意識,香港想不沉淪,淪為人家提款機也不行。

中原集團被內房拖數幾十億,反映大陸樓市泡沫遲早爆破。大陸鬼城眾多,地方政府欠債累累,經濟一旦硬著陸,政治體制可以隨時變天。現時全港泛民,無一不在熱烈討論政改、佔中和公民提名。但似乎不是太多人想到,如果共產黨忽然倒台,那麼無論是哪種政改方案,都會頓成泡影,沒有多大現實意義了。

【短篇小說】死城

事實上,「反聯電」團體早搞集會之前,都一直呼籲香港市民填政府的諮詢表格,但最後政府只收到130張填妥的表格。當時的政府發言人說,由此可見,只有130個市民反對聯電,大部份市民都是支持的。市民沉默,逃避,沉默。當時,身為中電員工的我,以為只要三餐溫飽就好了。

針對石湖墟區內業務偏向個人遊旅客的商店,進行了第三次的調查,發現在2014年一月,單單在石湖墟(不包括上水廣場)相關店舖已經多達201間,當中有45間中藥海味店,43間藥房,31間找換店,和26間專門為走私活動而開的店舖。走私專間店數量更在六個月內增多了超過270%。調查結果反映了現在是時候檢討「個人遊計畫」 ,否則上水將成為走私者的購物商場。

當阿嬸被人指出她做錯事,她的即時反應不是說句「不好意思」、稍作收斂,而是跳起來撒賴﹐大吵大鬧——因為旁人干犯了她的中國式人權——「犯規的自由」。只有警察和梁振英這些手握公權力的人來,她才會怕,才會守規矩。「新中國人」守規矩,是暴力和強權鎮壓之下的暫時現象,非出於社會契約式的協定和俗成。中國人是真心不相信「法」,故「法」是用來規限他人,不是妨礙自己。妨礙了,就「釋法」。這一點,從民到官,一脈相承。

記我們被偷走的車廂

拍著一個操鄉音的女人帶著兒子,拖著行李箱佔霸了三個座位,繼而在車廂內飲食。旁邊有人提醒,卻觸動女人的神經,起初推說只是小孩子的問題無謂深究,之後情緒漸越激動,說旁人不是警察又不是特首根本無權罵她,時至後期她更站起來叫旁人打她,又多次以粗口問候周邊的人。

排外像人體排毒一樣,是將食物從體內往外推的過程,抵壘政策甚至要求限制旅客數量,都不是排外。所以排外主義也不妨稱為排毒主義。中共殖民香港,無異於強行餵食劣食,香港無力控制自己食了甚麼狗屎垃圾落肚,只得張開嘴,生吞所有。一個人正常人的身體,本來就有排毒功能,港人為了保護自己,認真消化食物,擇善吸收養分,然後將多餘的廢物排走,完全是順應物理,斷不是歧視有毒食物的大素食主義者。食物有異,連動物都會避之則吉,港人不但無權選擇,更連排出廢物的權利也被中共剝奪,成了一條自己痾屎自己食、「自結自足」的人型蜈蚣,與中國惡俗文化同流合污,在政治上、生理上都是違反人性的。

大陸自由行「恩客」之前帶個小朋友黎隨地屙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話,包容係最好嘅處理方法。原來佢早就收到唔少內藏大便既包裹,但蘇錦樑竟然唔係包容個包裹,一野食左篤屎,仲走去做報警撚。

我們要多教育牛:即使被野狗追咬,也得小心千萬不要撞到遊客,不然後果會更加恐怖!(這句並非暗示後者比前者更恐怖,大家請不要過份聯想,上綱上線)減少兩者接觸方面,我們可以考慮全面撲殺牛和狗,這樣就不會再發生人被畜生滋擾的情況了。牛肉送給是次受傷的女士做賠禮,狗肉外銷廣西狗肉節,多出來的土地還可以建商場蓋金舖,創造大量經濟效益與就業機會,多好!

短短半分鐘的片段,港人只解讀成典型的沖突事件(群眾反應與小童便溺事件無異,均是通報職員,等候職員出現處理,不主動與疑犯發生肢體沖撞),中国人卻看出了「大搖大擺步出車廂」、「無人阻止」、「港人包容南亞人打人(註:中国人只以族裔看人,不會認為在港生活了好多年的南亞裔人也是香港人。故這一定是族群沖突,不是港人的內部矛盾。)」、「港人針對中国人」,只能說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沒有誰比誰更正確。中国特色的文本解析,卻提醒了我,讓我身為港人,感覺很愧疚:原來我們一直以來都忽視了中国同胞的感情需要!

題為《太早收工唔係好事》。文中多有三級笑話,那就不另重複,之不過當中「笑中有淚」的主線,看來「本土派」最好也要認清敵友,其實「中環的金融才俊」,也有可能和旺角的金毛一樣,都應該是拉攏合作、共同「抗赤化」的目標也。

打砸固然不對,但遊客買了票便是顧客,顧客就是上帝,現在他們花了錢買不到享受,一時忍不住衝動,也是情有可原。更何況,難道園區就沒錯嗎?廣告中明明白白寫了螢火蟲仨字,即使真的螢火蟲不肯出來,你也應該照顧客人感受,放些假冒的螢火蟲。中国堂堂泱泱大國,難道連假螢火蟲也拿不出來?

「頂禮膜拜」的四個字,露骨又誠實,訴說了北京那班位高權重的大爺的心理病。京爺也是有病的,那就叫作「主權偏執狂」(sovereignty obsession)。這個病,源於鴉片戰爭之後一百七十年的自卑,總覺得香港給洋人玩過了,永遠看不起祖國。在北京眼中,香港人動輒得咎,不對中國頂禮膜拜,他們都不放心。文化是比不上的了,仁義禮智都沒有了,但現在他們有錢。於是便拿錢來叫你低頭,在「經濟發展」的帽子下,強迫香港人對中國頂禮膜拜,滿足中國人的父權式主權意淫——看,香港心悅誠服,是我們的地方了。

【本網訊】多個反對東北規劃團體5月1日下午在政府總部集會,要求保留農地、不遷不拆,他們計劃留守至翌日立法會財委會審議古洞北及粉嶺北研究及勘測撥款。對於城規會的發展草圖中有預留土地作農業用途,古洞北發展關注組主席李肇華指農地根本不能配給,政府只是用數字欺騙人。

普通話和簡體字所象徵的,是一種霸權,極具侵略性,而非單單經商交通之言。因此,細小的香港,是容不下龐然粗大的中國文化的。普通話和簡體字,隨著中國經濟高速增長而躍升成為新興主流語言,人人趨之若鶩,功利現實的香港人覺得不容有失,不敢錯過,紛紛支持「普教中」,又喜孜孜的歡迎中國專才來港,卻從來沒有想過,當普通話和簡體字主導了香港,以廣東話繁體中文為日常語言的自己,會淪為何等悲情的二等公民,而香港又會墮落成怎麼一個與中國省市毫無分別的普通地區。社會中人的政治冷感,目光短淺,將香港送入中國這虎口,最終受害的,便是土生土長而無力脫逃的安分平民、後生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