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矛盾

揭開文學雜誌,就知宜家文學界發生咩事。年輕一代嘅作家,明明係香港人,寫文章偏偏要滲雜北方口語,「啥啥啥」咁寫文章。明明係蕃茄,係都要寫西紅柿;明明係冷氣機,係都要寫空調。今日嘅中學教育用分數灌輸畀新一代:口語入文係錯誤,北話就係書面語,書面語先係文學可以用嘅語言。

此前,我從來不相信有族群性格這回事,總覺得這種一概而論的歸類著實膚淺,忽視個人性格和品德差異,甚至帶來有意無意的歧視。可是,近日大陸小童在港便溺引發一連串風波,令我重新審視這種個人主義觀點。此因隨地便溺一事至為簡單,誰是誰非一目了然,大陸夫妻縱容孩童便溺,有錯在先就要承受後果,虛心道歉認錯。

報導指一名小販婆婆被食環署拉,食環署「執正」來做,堅實地「秉公辦理」,還踏著婆婆的售賣物件,極有責任喎!香港有這些公務員,是香港之福~如果是把這行為套進隨街便溺小朋友的話,又會否如吧「秉公辦理」呢?

焦慮的香港人

她在網絡上並未公布真實身份;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驚訝於她竟然是一個人過中年,家庭美滿,事業有成的專業律師,待人和善親切,彬彬有禮。「我以前也是個『大中華派』。」 Lily說,「我很關心中國發生的事情,對中國有歸屬感,很在乎中國人民幸福與否。」

比較慶幸的是,香港縱然日趨大陸化,香港人普遍道德水平,尚未墮落得太嚴重。就像Erwiana受虐事件發生後,香港人不會批評Erwiana指控前僱主的舉動是「向香港人宣戰」,而是與Erwiana同一條心,希望該前僱主早日繩之於法。

所謂「高調反社會」,實際上只是將自己習以為常的低俗無恥,搬到文明地區也不虞有誤,我行我素。這種無視公眾視覺受污染的不顧私隱和自私自利,在中國人的文化之中,確實是普通得他們自己完全無知無覺的。

由兩年前港男指責陸客在九鐵車廂吃東西引起指罵,到陸客在港旅遊時「打尖」(插隊)、大聲叫囂、拖篋佔據車廂和街道、隨意在街上蹲下不顧儀態、在酒店餐廳或商場中央大小便,兩年下來,香港網民拍下的照片或影片經網上流傳相信已經遍及七大洲五大洋。

我們都是中國人?

「這個現象,是不能單看行為本身而決定說對香港有沒有負面影響的。對,可能貨源還是充足,但重點是這個現象背後的含義(我翻譯得不好,她的用詞是symbolic meaning)。試想想,如果有一群跟你文化不一樣的人進入你的社會,而且那些人更對你的生活造成困擾的話,任誰都會覺得反感吧?雖然這些只是生活中的小事,但當這些小事發生在香港的每一個角落的話,便不是一件小事了。這時候,你便會明白香港人為什麼那麼抗拒或不喜歡內地人『入侵』他們的地方了。」

今時今日的沙田市中心,已經變成了中國旅客的超級市場,金舖藥房開到成行成市,已經不是新聞。當你從沙田港鐵站出來,就會即時見到謝瑞麟和周大福,以及FANCL和SK-II;但是從沙田站行去書店,卻比登天更難。

包容不是縱容

17:3 你們要謹慎.若是你的弟兄得罪你、就勸戒他.他若懊悔、就饒恕他。17:4 倘若他一天七次得罪你、又七次回轉說、我懊悔了、你總要饒恕他。(聖路加福音17:3~4)耶穌教導我們要包容得罪我們的人,而不是去縱容人行惡。「他若懊悔,就饒恕他」。這是一個條件句:如果他懊悔了,我就要饒恕他。但饒恕不是否定他作惡犯罪的本質;相反,饒恕乃基於斷定其行為之惡。你若不覺得他做錯了,你是無須饒恕他的。

刻意煽動中港矛盾和種群衝突,長遠來說誰最得益呢?答案是中共政府、香港政府和大財團。假若在可操控的範圍內,香港人被煽動到將憤怒和精力都發洩在內地人身上,將社會資源分配不均等問題歸咎於內地人,其客觀效果是,民間的矛頭由指向政府和大財團,漸漸變為指向無權力的內地人。創造新的敵人(內地人)去取代舊的敵人(政府、大財團),故意煽動群眾鬥群眾,浪費氣力打稻草人,最終連政改、財政預算案、高鐵、審計報告等重要議題也忘記了。

中国人說要抵制香港,不去香港旅遊,結果舉港歡騰,台灣、澳門、馬來西亞的網民紛紛發來賀電,還有人祈求中国的上帝們,能不能以大愛普澤眾生,順帶連自己的國家一同抵制。我當然明白,中国是個舉足輕重的大国,中国的爺爺們也看不起我們這些小地方

知恥,係建基於人類的群居生活。人類從過群居生活開始,就有公共生活和私人生活的分野。知恥,就係分清屬於私人生活範疇的事情不能帶入公共生活去。就算某些動物,例如貓,都有這種自覺,被其他生物窺見自己的排泄物,也是醜事一宗。

中国特色的公民抗命

五一黄金週,中国的朋友們將效法聖雄甘地,帶領孩子們長途跋涉,穿越人山人海的海關,走向香港,往所到之地默默地拉下一泡屎,遺留的排泄物將遍佈港九新界,遍地開花。這些父母不惜犧牲骨肉至親的私穩,公然將其私處示眾於鬧市,只為了反抗港府惡法,這種無聲有味的控訴多麼有力,這份高尚的情操,多麼令人感動!

【本報訊】戰國經貿暨文化交流會議踏入第二天,主題為楚。楚外交使子虛透過表述楚王於狩獵場雲夢澤打獵之況,形容楚國力之強盛、地之宏大。惟在席的齊國外交官烏有嘲說楚王奢侈淫靡,惹起風波。子虛遣責其指控乃不文明。

你會在客廳痾屎嗎?

有日朋友邀請友人house warming,並帶同剛出世的小兒子參觀,必定是很高興,因為有小朋友到家,其實是挺好的喜事,多點歡樂。朋友來到當然會參觀一番,但帶著小朋友雖然有點不方便,但也不至於麻煩,主人家自然不會抗拒,還買了很多食物、玩具讓小朋友玩。當日小朋友嚷著要上廁所,父母在客廳讓兒子就地「大解放」,眾人當然傻了眼,何解朋友家中有廁所,為何不去呢?父母說著小朋友不能等,不可以,要放就放,而且是小朋友,也不必介懷。但屋主家中是屬豪宅,有套廁,其實不會存在沒有廁所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