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矛盾

僭建出特首,偷渡出醫生,社會都很接受,很包容。無論是土共還是泛民,法治公義甚麽的,說來好聽罷了。真做事的時候,哪裡是這一回事。

向偉大的才子曾志豪學習

才子志豪在文中寫道他寧願社會資源給予Betty 這類勇於追夢的人,也好過給那些只懂在網上亂屌一通的廢青(不用望了,才子指的廢青當然是我和你)。你看完,可能會疑惑自己是不是錯看了人民日報的社論,又抑或會因報紙編輯讓這種垃圾文章出街而氣憤。不過由於我是才子志豪的fans,因此我把文章看了一遍後,便覺心領神會,而且在心中暗地向偶像志豪說了聲多謝。這篇文章的重點不在Betty,你以為志豪是要維護Betty嗎?非也,他是在對一眾網上廢青,當然也包括網上寫手進行教育。

這位小姐把過去十一年的悲劇,簡化為「沒有身份證」,明顯是極度錯誤的觀念;為甚麼連「難民」都不如?為甚麼沒有「人權」,甚至煽情說甚麼首次成為「人類」云云,把這些都怪在「沒有身份證」上,是「超錯」;難民有身份證嗎?香港只對有身份證的人實施人權保護嗎?真正的原因是甚麼?就是這位小姐沒有護照,沒有任何證件,是一位偷渡的中國人。她有中國人不願意去做,選擇以偷渡與隱瞞自己部份資料的方式,去追求酌情與變相「特赦」,這才是一切問題的根源。她的「成功」,來自她對入境處的不盡不實--說是自己偷渡,來自「大家都心知肚明政府沒有辦法送我離境,除非送我出公海海葬」這種隱瞞,以避過遣返。

你是濫用香港人對你的包容以及福利去完成你所謂的「追夢故事」。Betty小姐宣稱自小被早已來到香港的父母在大陸拋棄,在2003年8歲的時間偷渡來港,又指自己被入境處的職員「為難」,最後「精神搏鬥」了一張「行街紙」,此舉其實是妄顧法治精神,利用自己的不正常的經歷以及非法偷渡來港的行為去破壞入境處一貫「依法辦事」的審批程序,這也是濫用了香港人對大陸人的所謂「包容」之心去幫助將你這種行為合理化,入境處對你的所謂「隻身偷渡來港」的狀況作寬容給予「行街紙」,又或者有些不知甚麼事的網民或是左膠對你的遭遇感到同情,但這並不代表你沒有問題!

「Holy shit!」在不同的語境底下,顯然具有受冒犯而辱罵回擊、或者惡言相向的怪責之意,而非是王教授所言「不是辱罵人的說話」,甚或祇作「Holy shit, thank you」之類驚喜感激的解釋方為合理。在此無意評價黃同學是以甚麼態度對待衛衣字眼,而其真實感受至此亦僅可訴諸惟心,但按通行的解釋重新審視,在感嘆讚美抑或蓄意羞辱官府之間,大有可議的餘地;莫小看區區一個辭,箇中分歧未必是你能想像的。Holy shit, that’s hilarious, isn’t it?

09年的「第二個Betty Wong」

其實五年前東方已經報道過同Betty Wong情況類似的無證兒童問題。訪問中的洪惠玲(化名)1998年於大陸出世,爸爸係港人,媽媽係大陸人,佢屬於超生第二胎。為左逃避超生罰款,佢爸爸就冇幫佢響大陸入戶。03年仲安排惠玲獨自偷渡來港。係呀,一樣係03年,話唔定同Betty坐埋同一隻船添,又話唔定成隻船都係呢類無戶人蛇。當時惠玲得五歲,比BETTY仲細三年,當然冇可能話係自行偷渡來港,之後佢爸爸自首,再向入境處幫個女申請居港權。成件事同BETTY WONG可謂有9成9相似,分別只在於惠玲爸爸肯認偷渡係佢安排。睇完成個訪問,你會覺得惠玲真係好慘,而且佢至少冇對香港懷恨在心。

反觀學民則是無法避免墮入香港可持續社運模式之輪迴,只視運動為載體,只求階段性勝利,而無有與政府鬥個魚死網破的打算。反國教大聯盟在政府未有承諾撤回方案之前,就主動宣佈結束佔領,一下子瓦解自己勢力,而林陳兩人則是先取得王金平承諾會在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後才審議服貿,再安排民眾退場。當然,目前已經有消息指,馬英九政府正暗渡陳倉,悄悄起錨,而假若王金平忽然被下放,失去在朝權力,其承諾也會隨之而灰飛煙滅,但相信林陳二人屆時必會捲土重來,再謀後動,而非像學民這兩年一樣,轉型為所謂壓力團體就當風波平息。

無論受到甚麼對待、吃多少的苦,我們對香港不但沒有怨言,還有深深的感恩。為什麼要千辛萬苦來香港?我們很清楚。我們求的是生存、求的是發展、求的是做人的基本尊嚴。香港當時縱有諸多不是,但最少,這個地方給了我們生存空間、自由空氣,以及改善生活、奮鬥發展的機會。我們沒有將感恩掛在口邊,但對這個城市心存感激。

852 郵報刊登了一篇署名為 Steve Chan 的文章,內中的法律理解完全錯誤,然後一些為求民粹撐中國人的左膠,就不斷互相傳閱,必須直斥其非

B小姐,你最需要心理輔導

醫生要有醫德。做人有時要有口德。今日所謂成功,當然需個人努力,但無香港政府、香港大學給與機會,她能實現所謂夢想?成功除個人因素外,還靠天時地利人和。若當年政府不是因人道理由讓她留香港,而依法處置遣返大陸,無戶籍的她,在大陸莫講話實現夢想,係連能否生存都成問題。醫科,在絕大多國家,包括英國,不是公民,係有錢都讀唔到。

港爸的籌碼就是「人道立場」跟「假設8歲的Betty沒有講大話」。他的賭法就是安排Betty上偷渡船, 船家到岸收錢, 說明了Betty跟港爸一直有聯絡的方法。港爸就是賭她這一程風平浪靜, Betty沒有葬身怒海, 或者船家沒有改變主意她到南洋做雞。 (可能是8歲年紀太小吧)Thanks God!這一次他們都博贏了!只要贏了這一步,往後都是港爸計算之內。

進入14號房坐下,Dr. Betty對著電腦,檢視那長長的病歷,再對著無數次大小手術後仍然活著的我,臉色變得兇悍,以丹田氣喊出一句「Hollyshit!」狐異與憤怒,在半秒間湧上心頭:看病多年,從來未遇上當值期間對病人爆粗,或者粗俗半點的話,無緣無故為何要罵我?我遭糕的健康情況,何來換來一句「Hollyshit」呢?

香港這個角色比殖民地還要差,是為大陸的一個物資、學位、綜緩提給站,大陸真係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國度,要不是香港這個供給站,中國死了很久了。香港沒有不獨立的本錢嗎,香港的物資、學位、綜緩應該香港人優先,而不是首先配給予大陸人,後才給香港人。

我們的奮鬥

懷著閱讀《我的奮鬥》的心情,讀完B小姐小傳,內心久久不能平復。(作嘔的話,自備膠袋,賞析大陸奇文,難避大陸文風,見諒。)要分享我內心的掙扎,相當於剖開我自己給大家看,或許會讓你不安,不看的話也無所謂,可以跳過,不過如果你看下去,對你也是有得著的。

縱觀Betty支持者或同情者的理據,不外乎以下幾項︰一、Betty偷渡時係八歲小孩,可免刑責。而入境處亦已運用酌情權不予遣返。觀乎Betty家人長居香港,基於人道立場,應予團聚之權利。二、大學學位乃有能者居之,人家有能力獲港大醫科取錄,係人地能力出類拔萃,話人家搶你港人學位係自卑感作崇,係失敗者既表現。人地有能力入讀醫科,將來對社會大有貢獻,你班廢青識條春咩。類似理據,同樣適用於討論Betty能否算是香港人這個問題上。

很多香港人一讀這篇萬字文,就覺得「勵志」、「很感動」,紛紛俾like。香港人一向天真,給人賣了,還幫人數錢。剝掉那些賣弄的奮鬥包裝,其實就是一個大陸女子偷渡、違法,再奪去了一個香港人的醫科學位;成功變成香港人之後,再上網大義凜然炫耀一番。大陸的窮山惡水能養出甚麼人,養尊處優的香港人想像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