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矛盾

「你係個賊黎架咋,八婆。」有些人說,雖然她是非法入境者,可是她很努力,仍然值得尊重。我想跟這種論者說,仆街啦你。不論說得自己多麼努力不懈,排除萬難,都掩蓋不了這女人以非法途徑來港的事實。對,她一定是個很堅毅的女孩,不怕艱苦,在八歲時隻身來港;她捍衛自己的利益,爭取到留下的機會;能成為醫科生,她定是日夜寒窗苦讀,再加上沒有身份證,她的港大醫學院之路,肯定比任何同學都要難行。

左膠們(包括Betty小姐的恩師,補習名師Calvin Sun),紛紛走出來護航,說Betty若然不偷渡就要死掉,而且她身患重病都堅持考好DSE,夢想成為醫生是偉大的,我們應該加以鼓勵,Blah blah blah⋯⋯夠了!不要再站在道德高地當聖人。不要把Betty說得稀有物種一樣,就像香港沒有追夢的青少年一樣。左膠們明白Betty小姐偷渡來港,成功入讀港大讀Medic,意味著什麽嗎?代表著她霸佔了一個學位,而這個學位原本是屬於香港人的!當左膠們讚揚Betty小姐的勇敢,而且鼓勵這種不惜一切來港搶學位的行為,是斷送香港本土青年人的前途,扼殺港人的努力。

湯唯和章子怡 - 關於融合

「融入成為香港人」是一件相當唯心,相當訴諸感覺的事,如惠英紅,來港多年一樣說不好廣東話,但相信沒有人認為她不是香港演員。每一個人是由很多層次組成,除語言外、文化、認同感、習慣、生活等,也是一個人是否融入一地的指標,機械地以個別一兩個標準去決定,並不合適。就像試卷一樣,甲部低分,乙部高分,合起來一樣可以合格。而對一個演員來說,有甚麼比起說廣東話更能快速顯示融入香港社會的誠意呢?不過也許章對於自己是否「香港人」也沒特別要求,反正她對自己的定位大概算是一個國際演員,香港身份也只是為求一本方便的護照罷了。

一代宗師一代宗師一代宗師一代一代宗師宗師。合拍片《一代宗師》橫掃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本地市民力撐的《殭屍》和《激戰》失落獎項,香港網絡界又一片媽聲四起。中國因素和合拍片之弊,在亂世之中,又再一次政治化了頒獎典禮。

被叫中國人,我不在意,被中國人叫中國人,卻比被罵粗口還難聽。「中國人」3個字並不難聽,但當一位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叫你「中國人」時,他往往不僅把你視為文化概念上的中國人,還將你視為他的同胞。這就大件事了。

現今很多香港歌手們卻本末倒置,主動放棄自己的文化為求「人家去欣賞你」。陳奕迅能在六千「金主」面前,直接地說出他自己是香港人,「當然用廣東話表達自己最親切」,不唱<兄妹>而唱<歲月如歌>;在唱<愛情轉移>中段「因相信音樂是普世語言,歌諨只是其次」而轉唱<富士山下>,這樣的做法,在倒退中的香港樂壇已是一種進步,也可看出陳奕迅也在有意地捍衞香港文化,而這又有多少人能做到?

其實在去年終審法院判決之前,居港少於七年而未滿十八歲的人士亦有權申請綜援,而社署亦可行使酌情權向居港少於七年的成年人士批出綜援。例如,在2010-11年度和2011-12年度,獲批的申請數目分別為2,193宗及2,091宗。另外,不是所有申請個案社署也必定會批准,自2013年12月17日至2014年3月26日,社署收到3,923宗來自居港未滿7年的新來港人士的綜援申請,只有3,034宗獲批,即大約77%。因此,純粹因為去年判決而新增的新移民綜援個案數目,必定少於【表一】中顯示的數目。

還用簡體?

國際大酒店向來潮流嗅覺敏銳,今次老貓燒鬚,落伍,「奧特(out)了」,大陸現在不興簡體了。橫豎撇捺,太老土,高端大氣上檔次,當然是英美都在用的A——Z。二十六個字母串成的漢語,才夠現代化。廣州最新地鐵六號線,站名都是字母串成。東山口是DongShanKou,北京路是BEIJINGLU。文華經理快快來學,不然就「老餅」啦,還會拖祖國後腿。

荒謬的「二百年一遇」

1972年6月,香港連降大雨,6月16日至18日期間,三日總降雨量達652.3毫米。持續暴雨之下,6月18日,九龍觀塘翠屏道木屋區及香港島半山區旭龢大廈先後發生山泥傾瀉及大廈坍塌慘劇,造成156人死亡、117人受傷,成為香港歷史上傷亡人數最高的雨災。「六一八雨災」也成為很多老一輩香港人的集體記憶。

龍翔廣場最近一多個月來相繼有大型舉動,開始出現了大量白色圍板,舊有的店鋪一間間封鋪,或是搬遷,或是結業。這些店鋪有兩間酒樓、茶餐廳、文具店、醫務所等等,連商場內最大的租客百佳超級市場都在4月6日結業。現在商場不像商場,餘下的食肆就只有快餐店和一間偏貴的茶餐廳。雖然我不知道那些店鋪去向如何,但下場恐怕不好了。相信經過裝修後,新店鋪極有可能轉為那些大陸旅客服務了。

東江水大騙案

時間要回到 2006-2008 年,亦即快北京奧運而香港中國民族主義高漲,港人的「中國人身份認同」一路上升,大搞 CEPA 同「中港融合」果幾年!之前傳媒踢爆年年倒東江水落海係浪費,好折墮,因此由政界以至環保人士就高呼要同「國家恩情」的「國家」--中國傾合約;之但係「國家恩情」的「中國」,所謂「國家恩情」原來唔係國家的,係廣東省政府擁有的香港上市公司粵投的,唔知點解「國家恩情」係原來交畀香港全資上市的公司的「股民」所擁有,於是又係恩情,又要年年加天價,然後簽了一條喪權辱港的賣港條約。

當地大報《世界報》週末版在第四版刊出特派記者採訪報道,講述台灣反服貿的示威活動,並刊登「香港和台灣同遭中國的邪惡影響」的分析文章,當中簡述了香港受到中國孕婦衝擊醫院,中國富人霸佔房地產市場,以及中國旅客「蝗湧而至」的局面。

香港人之所以在九七之後尤其介意被誤認為中國人,與中國人屢屢衝突,正是因為兩者之間存在南轅北轍的社會文化、生活風俗鴻溝。香港人習慣排隊,香港人不習慣見死不救,任得小朋友被輾死,中國人卻不是同樣文明。香港人的廣東話,跟中國的普通話,完全不通,兩種語言之間的文法差距比日文跟韓文還要大,但日韓兩個民族也沒有因為同文同宗而自動合併。韓國人在外被誤認為日本人,隨時會出拳回應,這正是因為他們有強烈的民族意識,清楚韓國文化的無可比擬,也對自己語言、歷史甚至國家成就自豪,不願被混為一群黃皮黑髮的亞洲小子。

香港自作孽,將成A貨港

中信集團借殼入注中信泰富,整個母公司遷冊到香港去。而更加留意是中信泰富的舉動和背景,便可以理解到日後香港金融業將有可能出現的問題。當一邊李嘉誠一路賣產撤資,另一方面中資機構進駐香港,這種洗牌遊戲我們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已開始見到。當年英資慢慢撤資,換上本地大孖沙,四大家族形成, 現在到四大家族開始影響力漸降,走的就走,不走要投靠示忠,變為日後可能的四大國企,十大官企等等。這些經濟活動,其實應該是市場的演變,並不是什麼驚人問題。

以台港兩地面積計算,台灣的已開發的土地面積約為10,794平方公里,香港則為265平方公里。若以台灣每天有八千名大陸旅客計算,則每平方公里只需容納不多於兩名的大陸旅客;反觀香港於2013年每天有110,900名大陸旅客,每平方公里則需容納418名大陸旅客,是台灣的三百多倍。

天堂鳥MV 被瘋傳之初,筆者就在facebook專頁講過,天堂鳥背後的創富文化集團是入侵香港娛樂產業的紅資機構,他們借香港地址入市,在香港培植藝人,以「本土音樂」自居,用「本地製作」等衍詞誤導香港人,一來要將罪責轉移到香港人身上,令香港人對自己的流行音樂失去信心,為香港的本土製作感到自卑,二來是要以「香港音樂」為名輸出大陸文化,幫香港流行文化洗牌,繼而在香港實行文化殖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