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矛盾

世界盃閱兵外圍賽

我相信香港人今天只會留意世界盃外圍賽——中國VS香港,足球從來都是一種不只是場上球員熱血的一件事情,球迷的熱情卻更好看。由外圍賽於2015年6月中旬展開,中國足協引發出羞辱香港隊的挑釁海報風波,到早前香港球迷在比賽進行前的國歌環節表現現不滿情緒。在剛剛完結的比賽中,賽前中國隊揚言要大炒港隊,但最後得全隊球員努力最後成功迫和對手,得到重要的一分。

愛國者的假期

黨疼國愛,做鬼也幸福,他未做過鬼,不清楚詳情,不過黨能隨意定人生死,隨便一位城管爺都可依法治國地弄死任何影響社會和諧的小民,黨喉舌一發功,死了的領導人都可復活,閻王爺再本事,或許也不及黨厲害。

貴劇社自二O一O年,連續五年獲平等機會(性傾向)資助計劃贊助,上演《論壇劇場系列》,為「性小眾」鼓與呼,立意何其高尚!人生可以重來, 貴劇社到拔萃男書院上演《論壇劇場》宣揚自由、平等、博愛,而非《異口同聲》此等教唆本港中學生「與『阿爺』發展關係」、「學普通話最後能在比賽中奪獎」、「普通話不是洪水猛獸」之樣板戲,同學想必拍案叫絕、擊節稱賞──須知道DBS係一所男子中學,「hehe」不在小數。誠如唐先生所言,「我們幾個演員多年以來,走過千場tour,banding更低的學校都去過,但都從未遇過這般糟糕的經驗」,未嘗不是語常會財帛、「推廣普通話」任務惹的禍,釀成「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悲劇。

香港特色的種族政治

人家歐美的「種族主義」標籤是用來保護underpriviledged的弱者,為他們提供思想和言語武器,但我們的弱者是誰呢?只看香港的話,新移民暫時是少數弱者,本地人是多數強者,「種族主義」標籤好像是「用得其所」。可是於制度層面,港府無移民審批權,香港社會「硬食」中國政府送過來的新移民,資源左支右絀,然後港府還要拋出大仁大義的「家庭團聚」、「經濟效益」和「國家主權」作理由,教訓本地人。兩地政府同出一氣,似乎本地人在新移民面前才是「弱者」,「種族主義」標籤要倒過來用才對。

「小息個時,D大陸學生會圍埋一齊講鄉下話,唔係普通話喎,佢地D同鄉會集合埋一齊用鄉下話溝通。」我真係呆左,呢D情境,真係好似發哥做個套監獄風雲,來自唔同地方嘅犯,會各自埋堆,用佢地嘅鄉下話對話。省港旗兵會講鄉下話,香港人講廣東話,越南人講北漏洞拉。

不再復返的海洋公園

我是海洋公園全年證的會員,但近年我每次到海洋公園都只能忍受兩小時,然後忍不住離開,原因是大陸人實在是一群仆街的種族

香港同北京寫的唔係中文?如果全份寫正體字的文件真係會冇人睇,咁點解仲會有咁多大陸新移民落嚟?點解D大學仲會收到咁多大陸學生?如果十三億人都唔識睇香港字的話,咁香港人應該要立即放煙花啦。

普教中為文化霸權開端?

有人指,普教中的推行是帶有政治目的,要為香港新一代「換血」。學生上普教中課堂時,學的自然會是普通話用字,閒話家常時自然會用普通話俚語(意指震撼的「牛」、指運氣的「人品」等等等等),生氣時自然會情不自禁地道出一句普通話穢語。漸漸地,普教中學生對香港本土語言的不熟悉,使他們對香港本土文化沒有太大認同感。整體而言,他們對中國的歸屬感比對香港的多出一大截。削弱學生對港人的身份認同,其背後的政治目的已經顯然易見。

粵教中必須捱到二零四七

跟對方講同一種語言,無可避免墮入佢嘅一套,無論思考、表達,都不能夠忠實呈現自己所思所想。反之,使用母語,正正最為通順達意。故此,語文政策的轉變,必定有其政治意圖。昔日英殖政府英主中輔,設下階級分野,維繫其殖民統治。今日港共出盡千方百計,尊普貶粵,甚至在公共方面逐漸減少使用英文,意圖將香港人「普通話化」,其目的與國民教育、推簡體字無異,均是要香港人接受中國的統治。

一個星期之內,無線棄港投陸,由本身自主決定拍乜題材、點樣拍、捧紅邊個,到同阿里巴巴共同決策,「迎合內地觀眾及粉絲需求」。港視棄守城池,一心想做香港人嘅電視台,到最後支持唔住搵真銀做貿易。呢兩個消息,雖然點都唔夠「八比廿八」、「等埋發叔」 呢場政治鬧劇咁爆咁 Juicy ,但對於香港流行文化嚟講,影響其實一樣深遠。

告別港股大時代

如果香港放棄制度的驕傲,不為污水設立阻融的屏障,不緊守原則,那麼固然一些沒有香港經驗的人也可以亂炒亂來,搞臭香港市場,香港失去制度優勢,即使股市賭局愈來愈大,這場遊戲也不是我們玩得來的。

「大媽」美學災難

「大媽舞」由大陸人發明,原本在自己國內跳就好了,卻好像病毒一樣,向全世界輸出。最近還跳到去巴黎羅浮宮的廣場,在收藏世界頂級藝術的古典建築群外,出現一批共產紅色大媽,隱隱帶著另一場文化大革命的意味。不知一向崇尚美感的法國人有什麼感覺?可是太遲了,西方左膠多年來主張包容,最終包出禍來,人家已經來到你引以為傲的文化殿堂門前。

港足與大媽,融入你懂嗎?

大媽舞,係大陸文化霸權入侵香港嘅象徵。可能舞者的確有三粒星香港身份證,但《明報》篇文都無法隱藏受訪者嘅身世:有七八十年代移民來港嘅,亦有東莞出世,嫁畀老翁嘅「新香港人」。

香港人對《義勇軍進行曲》a.k.a.《六點半新聞報導主題曲》是甚麼態度,顯然易見。既然如此,以後碰上國際賽事,為免同類事件發生,我們還是需要一首,代表我們的歌。次次都噓會悶架。

林奮強個腦根本運作唔到

香港冇新移民運作唔到?哈哈哈哈,香港幾時淪為一台只有新殖民才有操作指引的機器?如果明天開始取消單程證政策能夠令糞強的生命不再運作,在下第一個舉五肢贊成。

肖人蛇未解決

既然「12歲肥人蛇」香港法律冇得告,咁佢「阿婆」及陳婉嫻知法犯法,窩藏非法入境者,包庇人蛇,甚至涉嫌虐兒(人蛇自稱九年冇出過街喎),是否應該幫呢兩位阿婆開個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