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矛盾

所謂中產,要不是政治冷感、犬懦不可救藥,就是熱衷公民社會活動的人。前者就算是刀在頭上,都不會喊一聲;後者則恆常發出批評雜音。所以乾脆一片空白,任由高物價陰乾香港人,使他們處境艱苦而為搵食疲於奔命,無力無暇他顧、無能再批評這批評那。反正中產連示威都充滿潔癖,要演練、商討、講道、唱聖詩,講多過做,梁振英再做甚麼,所謂中產也不過是咕嚕兩句,復又低頭過活,梁氏何須顧忌?

港人治港

中國政府正利用緊香港政府,肆無忌大地去摧毀香港的一切制度,佢哋可以毫不羞恥咁將一個單方面輸入人口嘅移民/殖民政策講成家庭團聚計劃,去吸光我哋幾代人辛苦儲落嘅儲備;同時,亦將人治嘅風氣加入香港政制討論,將中國官員口中講嘅嘢照抄出來,話係對法律文件嘅解釋,試圖要達成中方能篩選特首候選人嘅選舉。呢一切嘅發展,同香港人所理解嘅高度自治,即係香港除咗國防同外交之外係完全自治嘅願望,實在相差很遠。每當有香港人開始醒覺,提出唔能夠讓香港西藏化,亦同時提醒台灣人不好俾中國呃嘅時候,中國就用喺香港嘅喉舌,「譴責」有關人士在分裂中國。

禍延後代的說話技巧

近日網上流傳一張有白金圖案的「好口才工作坊」宣傳單張,引起網民、家長議論紛紛,這種興趣班的存在,印證了怪獸家長的病態。事件引伸下來,「李麗斯對『好口才工作坊』引起迴響的剖白」及其一系列短片亦成為網民熱話,此片一看頓覺嘔心,令我回想起數年前「放學ICU好假的肥仔」系列短片,這位李小姐不倫不類的說話方式和技巧,與「好假的肥仔」如出一轍,令人作嘔。是甚麼時候開始,這種所謂「說話技巧」會得到家長、教師的認同?

「支持民主回歸」又是在那個時候,在社會領袖、學者群體當中高唱入雲。更重要的是,如果對應英國在舊年八月解密的歷史資料指有打算過進行主權公投、但擔心中共搞局而沒有進行。為何連簡單的一個民調結果也沒有被搬到台前,可會是這些社會領袖刻意以防「民族大業」之夢粉碎…… 由民調結果看來太欲蓋彌彰了。

家庭團聚也應量力而為

若單方面看家庭團聚,我認同是重要,但絕非凌駕性,也要和其他各方面一同考慮,例如香港人口的承載力。每個人選擇伴侶,和誰結婚也是個人權利,但當一個人選擇跨境婚姻,而另一半並不是本地居民,似乎政府並非有必然責任確保家庭團聚及很快可以取福利。而跨境婚姻引致基乎一面倒的南下輸入人口,這亦非香港能承受,跨境婚姻確實有社會代價。

香港要得救,必須脫離中共的殖民統治,謀求自治。否則上述的問題只會每日深化,直至香港完全變成中共之一城為止。要達成自治的理想,必須靠喚醒每一個香港人的本土意識,認清自己的身分,然後有意識地抵抗外來的軟侵略。當香港人整體的本土意識成熟時,就有條件與中共對抗。香港的未來,除此以外,別無他途。2047是香港五十年不變的限期,對於香港前途的公共討論,大約會在2030年代開始。因此,由現在開始的十至十五年,是本土意識與中共統戰的較量期。在這段時期,香港人能發展出成熟的本土意識,就有籌碼向中共爭取2047後最大的自治方案;在這段時間,香港人被大陸意識同化,就會傾向接受2047後最大的融合方案。

綜援不是送魚

綜援並不是「送魚」般的慈善行為,而是最底層的人道救濟、是社會保障的安全網。領綜援人士大部分也是老弱傷殘或單親,不論香港政府有沒有單程證審批權,基於人道立場,凡是有需要的人,財力豐厚的政府也應該幫助他們。至於少量健全的綜援人士,政府一向有鼓勵他們就業,投入勞動市場,不就是「釣魚」嗎?

在天朝人看來,中共的軍隊,始終是不容挑戰的。幾個香港人在明知軍隊不會開槍的情況下傻逼地去挑釁部隊,當然可笑。是啊,如果是幾個天朝人在天朝地界闖入部隊駐地,大概會被槍斃?不知道呢。或者問題根本是天朝的人本來不覺得有需要闖入/衝擊/挑戰/挑釁他們的人民解放軍。對嗎?還是,天朝的人用更加聰明的方法維護他們認為需要維護的價值(例如民主?自由?人權)?以及用更加聰明的方法反對他們認為需要反對的事物制度(例如獨裁?貪污?毒食品)?而這些聰明的方法,包括來香港去外國搜購奶粉尿片;包括透過購買塞浦路斯的房子以取得歐盟的入境方便;包括安排策略性結婚取得在美加的居留權;當然了,還包括入讀加州大學享受自由的陽光與空氣。

粵語衰亡,有乜可以做?

如果用人嘅生命去比喻語言,有啲語言經已病入膏肓,處於彌留之際,得返一兩個人識講,唔知可以擺幾耐。有啲語言情況轉差,但係仲有好多人講,只不過係話者減少,係病,但係未即刻死。粵語係後者,但係唔知點解粵語人對自己嘅語言就好似對末期病人一樣,一味做善終護理。一眾文化人,其實粵語未死,粵語依然係香港嘅實質(de facto)官方語言/共通語。而家做嘢嘅話,可能有得救。

站在「明知解放軍不會開槍」,還是裝作大義凌然的虛偽道德高地,大言不慚地說:「闖入駐港部隊總部前做了最壞準備,即『他們(解放軍)會開槍』,但為了幫助香港人克服對駐港部隊的『心魔』,明知是犯法也要『拼命』」。大陸叫這種行為傻逼,香港人叫這個On99。

擅闖軍營所犯之法,也不過是《公安條例》之「沒有通行證進入軍事禁區」,而佔中所謂的公民抗命,其抗之法也是《公安條例》的「非法集會」,但佔中要數萬人,才有機會造出效果,佔領軍營者只要千人,已夠造成震撼。而且根據「852郵報」查證,《駐軍法》本身沒有任何解放軍可以擅自懲處闖入者的條文,只在第12條提及「軍事禁區的警衛人員有權依法制止擅自進入軍事禁區和破壞、危害軍事設施的行為」,換句話說,千人衝進軍營靜坐,如沒有「破壞、危害軍事設施的行為」,警衛人員依法是無權可用,結果要勞煩香港警方進入軍營執法,無論如何也屬大振本土聲威,羞辱鬼國妖卒的壯舉。

是故,佔領軍營運動較諸佔中,明顯成本細、效率高,而且對市民影響至少,易得大眾支持,卻能展示勇武,大大衝擊中共威權,城邦論者和「熱血公民」,何不立即帶頭領導?如果再邀請支持本土的離地中產留美學者孔誥烽教授舉家參與,連帶美帝也捲入其中,運動對中共的威力,必將以幾何級數提升。真正的本土派,沒有反對佔領軍營之理;佔領軍營運動,將是本土派真偽的試金石,誰不支持,再口說反共,也再不能掩飾,實際是為中共維穩的賣港賊。

膠音不絕,亡黨將至

若娛樂圈中,最教人不忍卒睹的是關家姐,政治界中,則非何俊仁莫屬。他的愚魯遲鈍,是從外表上就能略觀端倪的分明,人品則是一個永遠聽不進別人諫言的老而不個性。而民主黨以這一類人為首,自然也難以倖免,濡染相近習氣,毫無活力,反應緩滯。 有關孔允明綜援案的討論,政界、社運圈甚至坊間,大部分論點和見解的涉獵了。何俊仁卻把它帶到了二零一四年的報章欄內,還要以「新移民不是負累,法治公義同重要」如此蹩腳的陳腔濫調為題,為了民主黨的新移民選票新來源,逆本土民心而為,直是過氣又白癡。

香港人不要喊痛,不要喊不合理、不公平,因為這群愛國泛民,你們是支持了廿年的。多少中產和上一代,都是政治冷感,卻也對香港「略盡錦力」扶出了泛民。現在報應來了,自作孽是不可活的。香港人看不通,泛民的中堅是一群民族主義狂信徒。他們當年支持「民主回歸」,也向市民散播虛假願景。到頭來只有「回歸」,沒有「民主」,卻也成為他們「繼續爭取」的借口,無礙他們繼續心繫家國,一心大中華。後來更有是狂言,謂香港要向中國輸出民主,中國民主化了,香港才有真民主。

葡萄園工資比喻的正確解釋

此文目的為回應蕭若元先生一則題為《從聖經故事看新移民拿綜援》的 youtube 片。本來我早就沒留意蕭先生的節目,但他涉及釋經謬誤,而題目又為本人關心,所以拿出來討論一下,不失為一次教育。在此,先謝網友 Peter 將他的內容找出來,以方便引用。

齊來為蔡狗默哀

蔡狗為社協的受薪幹事,處理新移民綜援案,本是工作之一部份。我們先不理會什麼政治光譜左中右,學黃子華所說:「搵食姐,犯法呀?」。本來我是同情他,因上頭給他惡啃之苦差,可惜近日,他卻頻頻曝光出鏡,為相關案件解釋,不知道其目的為何。但身為政界黑仔王的他,連惟一的保護罩 ﹣「打工姐,我想架?」理論也被自己炸開,他亦不值我們同情了!恐怕,他要繼續當黑下去,浮下去。

社工們要明白使用公帑的基本原則。公共資源本屬香港居民,沒有人會想把自己的錢眼白白送給街外人,何況是會牽動社會情緒的政府庫房,和政府捐助四川政府的反響一樣。要接濟境外弱勢,你大可參與NGO,你派多少錢社會都懶得管你。因此社協打破了一個社會普遍認同的規則才會產生如斯巨大的返響。再者,何時起只剩下綜援去扶助弱勢?吃飯為何不到社區飯堂/食物銀行?賺錢為何不介紹到社企或找工作介紹?要照顧孩子何不找幼兒托管或社區中心?香港六、七十年代的父母不是放工到中心接兒子回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