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矛盾

自由行救港是承接自由經濟積極不干預圖騰後的另一個圖騰,圖騰後面是一個中港政商地產界合謀撒下的彌天大謊。自由行假自由之名。一般人一聽見自由,就覺得不錯。自由行帶來人腳和資本,成為財閥和旅遊社的配給式、輸血式經濟。其經濟成果,與一般人關係極微。地產零售財閥才有資本做這盤生意。不只如此,財閥和個別行業日夜接受輸血,肚滿腸肥,擠壓其他業者的生存空間,將樓上書店、雜貨鋪、文具店甚至戲院之類行業趕出社區,以自由市場之名,無條件接受整個中國的資金改變香港的社區面貌和生活主權。走私賊擾民擾市,卻又得到自由經濟右派的言論卵翼,視之為自由經濟、自由市場,與外國遊客到鴨寮街買舊電器一樣。

港男北上娶妻,是多年來常見的現象。大約從九十年代起,隨著大陸改革開放吸引大量港人往大陸投資後,港人到深圳東莞等地娛樂消遣亦成為日常的娛樂,與此同時因為香港女性地位提高,以致香港的低下階層男性比昔日更難於本地尋覓配偶,結果造就了大量中港婚姻。大陸女子與香港男子結婚後,就會申請單程證來港定居,猶記得九十年代中期,香港社會開始出現一個現象:家庭倫常慘案,多發生於中港婚姻的家庭,皆因大陸女子嫁來香港後發覺生活不如想像好,然後就與丈夫起衝突。因而使人聯想:港男沒本事娶香港女人就把大陸妹帶過來,然後又為香港帶來社會問題。故此在我當時只有十多歲的年紀,已決心不管日後的女人緣多差勁,也決不北上娶妻,既不願為香港社會帶來問題,亦心底裡有個偏見,覺得沒本事的男人才要這樣做,我才不要變成這樣。

是的,我地柒咗

香港是一個還剩餘「信任」的地方,所以總是有柒的機會,但這種信任還剩多少?被人欺騙了一腔熱血,除了心寒,就是失望。一切對旁人的關心、幫助,換來這種結果。以後有人受害報案,我們反倒會懷疑受害者。下次真有拐子佬作案,大家也會懷疑是不是有這個拐子佬,然後鞭韃受害人。因為到時我們會很害怕又被人擺弄一大場,害怕又再柒咗,被人恥笑。

意識形態壓倒一切的警號

在今次「拐B」事件中,有一個十分明顯的現象,那就是一些堅信「犯人是內地拐子黨」的人,在事件起初便用「幫中共維穩」、「左膠」等字眼惡意攻擊對事件抱有懷疑態度的人士和傳媒。每逢有人質疑為何內地拐子黨要選擇在晚上七時於九龍城拐子,又或者有傳媒懷疑案件是另有內情,不用經過理性討論,便會被人扣上「幫中共維穩」、「左膠」等荒謬的帽子。缺乏理性討論,不能夠包容不同的觀點,只懂攻擊別人,真是一個非常不健康的現象。

當年筆者年少輕狂之時,也曾經有「你生我出黎,又要捱,你辛苦時我又辛苦,為乜?」的詰問,所以很理解這種想法。筆者一度也有不要生下一代的念頭,自己受夠了人世間的苦,不應將生活之害延續下去。「你地為咗一時之快,要我受苦,點解你地咁自私?」對每一個父母而言,就算不是難以反駁的尖銳問題,也是令兩代關係相當尷尬的質問,尤其在這個各種避孕工具皆唾手可得的年代。生之前,要諗諗有一日子女問你這樣的問題時,應如何回應。

車神傳說之車爆你腳趾

車手可能來自五湖四海,而在地鐵上以致油尖旺等最受遊客歡迎的一帶街道,不難發現一批二批狠辣車手,他們目標明確,拖著戰驅勇往直前,找要找的酒店、找要找的金舖、藥房、電器連鎖店;途中無論輾過幾多腳趾也好,始終堅持中央路線,頭也不回繼續向前。唯一例外就是當拖喼的行李箱部份也不幸卡在你的小腿,窒礙了他的前進,他們就會回頭望一望,非跟你道歉,而是看看如何給力擺脫你阻住地球轉的臭腳。小弟經驗比較幸運,我的腿被撞擊第一次後,卡住了這男人的戰車,他回頭沒有再用力拉扯,反而見出現阻滯,索性停下來泊好車,拿出一張酒店卡片,問我「鬆D,姐哥找掟齋乸哩?」

天真的西人

我們說香港被中國殖民,西人是接受不了這種概念的。因為在他們僵化的小腦袋裡,殖民主義是歐洲的東西,東方是被殖民的。東方只有解殖,沒有再殖民。這就是他們對殖民主義的幼稚想像。西方這種流行史觀,也隨著西方的影響力來到東方。中國人還動輒重提鴉片戰爭,不接受中國早已變成殖民主義帝國。香港人加上左膠都是偽西人,加上多年觀念影響,中國還是那個弱勢形象,他們以為自己還在英治香港的流金歲月,不接受香港已淪為中國的殖民地。中國和香港「同文同種」,哪有「殖民」?最多只是「融合」、「移民」而已,他們是真想不通的。香港受西方思潮影響之深,就在這種拿石頭砸自己大腿的可笑之上。

人民幣對內貶值,對外升值做成國內眾多農產品價值比外國還要高,更不用說必須品和日用品的情況,於是,差價的動力驅使大陸人帶著人民幣「衝出去」。香港作為大陸對外的出口自然就是首當其衝——藥房、金行、名牌,甚至豪宅通通被掃,樓價租金水漲船高。而由於本地食物大多來自大陸入口,大陸農產品價格飛漲則導致本地食品在國際農產品價格漸次回落的大環境下繼續飛漲。中產基層自然就是苦不堪言。

彭定康企圖在自己任內加快香港民主化進程,以「民主直通車」保護香港,這種「西方野心」,不令人意外地被共產黨談判代表徹底否決。中方將香港政制發展的爭拗,上昇到了外交關係的層面,還聲稱就算彭定康的提案可以在立法局通過,九七之後,他們也必然能夠將一切推倒重來,要倫敦方面向彭定康施壓。在如此情勢下,好些倫敦議院中人都認為,英方實在沒必要為了那麼一塊殖民地的前景而劃破臉當醜人,跟中國鬧得那麼僵,於是尖銳地批評彭定康的橫生枝節,敦促他「回頭是岸」。

「無位噃!」

古語有云:「寡位如鮓。」意即「無位同一條鹹魚無分別。」喺今日香港,後生仔真係容易畀人蝦,學位、職位、單位、舖位、床位,乜位都畀人搶哂,就算有都無份攞。當百物騰貴嗰陣仲要畀政府限制你上公屋,逼你進貢畀地產商嘅時候,真係好陰功㗎。就算你有夢想,如果無位在手而又攞唔到位,都係同鹹魚無分別。

割腎的傳言反映香港人對中國人為了賺錢而泯滅人性的恐懼,不過到底也是隔岸觀火,只要不去大陸就可以置身事外,但大陸拐子佬的恐懼對香港父母來說卻是如影隨形,逃也逃不掉。這種恐懼不只針對香港人一直陌生的「國情」,仔細一看就會發現我們的守備範圍越收越窄,連在自己家門前保一家身命也做不到,我們恐懼的源頭來自賣港求榮「香港政府」。

「女嬰父母是新移民,所以必有內情」、「也許是自編自導自演的一場戲」,在沒有真憑實據證明拐帶是造假的情況下,竟有人膽敢說出這些話?你以為說這些話顯得你很睿智、很懂得冷靜分析?受害父母是什麼人有什麼關係?就算他們是黑人白人釋囚為富不仁的有錢人,也沒有改變罪惡的本質:一個沒有反抗能力的小孩在香港境內被拐帶!你有證據說是另有內情、是一場戲,那就趕快拿出來協助調查,少在那邊裝模作樣扮智者、無料充四條。

仇人不可能是鄰舍

過往每次中國人在港惡行(隨處便溺、搶奶粉、無故打人、下省億字),都有擁抱大中華人士(所謂左膠)會撲出來說要「包容不同文化」,拐子佬謠傳出都說是「誤傳」:「你睇下,次次都無事!」最不願意見到,是狼上了台,以真的狼來了。今次是否拐帶孰真孰假都重要,因為一個都嫌多。

再包容一下吧!

「大家都是中國人嘛」、「要不是中央關照」、「不就是明碼實價買罐奶粉/依足法律爭個學位/需要賺錢搶個baby而已,幹嘛大驚小怪?」

恐懼的總和

拐帶兒童案件不是這幾年才有,只是過往比較罕見。有人拐帶小孩到大陸行乞的說法,也只是個疑似都市傳聞。這幾年大家開始擔心拐帶兒童問題,原因很簡單,就是拐帶集團在大陸愈來愈猖獗。殘廢兒童被匪徒控制行乞、兒童被拐往其他省份當奴工的消息常常見報,嬰兒有價有市也是官方媒體報導過的新聞

兒童恐懼疲憊,青年憤怒迷失,老人流離失所,這就是今時今日的香港。中年人、壯年人仍可以扮作若無其事地生活,因為我們在港共政權眼中,是GDP的一部份,整個城市的建設只為了上班、買樓、消費這三部曲而存在,但這個循環終有停止的一天,某日當你喪失貢獻GDP的能力,就會被推到城牆外圍,自生自滅,中門大開,只為讓更多消費喪屍取代真正的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