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矛盾

棄右傾左,港將不港

香港的左翼,連衛生巾的護翼都不如。護翼可以固定衛生巾的位置,以免它往前後左右滑溜導致衣物染血,香港左翼卻不但無助於穩定局勢,理性推動社運發展,還在徒添紛亂的期間歛財自肥,可恥無雙。他們以打倒資本家重構社會資源分配為目標,卻往往忽視霸權形成是政治形勢使然,也是只能以政治改革來矯枉的事實。幸好這批正義之師從未成功,否則其正義勢必已把整個香港敲碎。屆時,那個四分五裂、群龍無首的香港成了殘局,對中共而言,收拾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中出前,停一停、諗一諗

閣下小兄弟搞出人命,要買/供樓、女友又要大搞婚禮、小朋友未出世要開始撲奶粉、學位,想起這些責任,財政上心理上準備好未?準備好?恭喜你。未?咁你鳩縮未?

當常識不再是常識

曾經,我們都以為,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是常識。今天,我們發現,中聯辦干預香港立法會議員投票,已經成為常識。曾經,我們又以為,中聯辦即使要干預香港事務,也不能明目張膽地去做,是常識。然後,我們又發現,新成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架構竟包括港澳辦。似乎,對於香港的控制與打壓,已經到了無須掩飾的地步。

啤酒妹

那年港男在四川出差,晚上去喝一杯悶酒,識到了當地啤酒妹,天雷勾上了地火。啤酒妹家裡窮苦,家裡有兩個姊妹一個小弟,讀書是不敢奢望,做啤酒妹是幫補家計。只見四川妹身材高眺、皮膚白嫩,明眸皓齒、大胸長腿,甚麼都有。最重要的是,聽見他是從香港來的,手便搭上肩,他說甚麼,她都咯咯的笑;他說甚麼,她都仰慕和崇拜。「平日很少香港人來這邊呀。」她見他若有所思,便補上一句。其實他根本不在意這些是真是假。兩杯黃湯下肚,她說甚麼,他就聽甚麼。賓至如歸,大概就是如此?

學生報的優勝劣敗

據說人文精神極為濃厚的中大卻左到了違反人情的墨家那邊,跟香港人承襲下來的中華文化也就背道而馳,被向來被嘲功利現實向錢看的港大學生立刻比下去。港大《學苑》有人撰文批評左膠,有理有據,通透精闢,曉以大義,繼承港大拒絕務虛的精神有功,宏揚護港理論可嘉,堪稱啟蒙不多關心社會的一般學生之佳作。反觀中大學生報的總編,竟然拍板准許跟文匯大公常用論調相去不遠的文章面世,真是語不驚人誓不休到一個人驚世駭俗之境。《居港權問題:第十四個苦候被理解的年頭》這篇文章,呼籲「受政府情緒政治操作」的排外者要「冷靜」,講得不到居港權的大陸人有多慘,講香港政商勾結有多可恥,以施君龍為例渲染骨肉分離的慘情,煽動學生情緒引導他們體諒新移民,是左膠的樣版文字,看得多,人會腦殘。

何謂左膠?現有的定義都是乏善足陳。簡單來說,左膠之膠不在左,立場傾左的人不一定是左膠。香港的左膠,大多為反資本主義,積極領導社運而鮮有成果。左膠之所以為人詬病,是他們自我陶醉而曲高和寡,每每召喚群眾但無疾而終,口喊民主卻壟斷社運。因此,這批左派的社運人士漸漸被定性為「左膠」,而其示威方式亦被標籤為「維穩社運」。社會對各種議題及整體政治環境之不滿加劇,左派「和理非非」式的社運模式被視為沒有實際效用,反而消耗群眾力量。

現時公屋有23萬個輪候個案,而啟德發展區則共提供30,300個私樓及公屋單位。23萬個需求,意味我們需要7.7個啟德發展區,那尚未包括公共設施。而那23萬個還只計正在排隊的,還有一些需要住屋卻尚未排隊的人──例 如不合公屋資格者,以及正陸續增加的人口。過往香港曾經歷多次移民潮,當年政府選擇興建新市鎮,結果沙田和屯門永久遭殃,我們永遠失去了城門河谷和青山灣 的自然生態,後來輪到將軍澳、東涌、天水圍逐個淪陷。然而,在越來越珍重自然環境的今天,那選擇已不可同日而語。更何況我們仍只以九龍和港島為市中心,而 這個市中心的確無法承受更多人口。

香港只需要香港人

近年已有很多報導單程證的審核制度不公平,有主事的官員涉嫌受賄,令真正以「家庭團聚」為由的中國申請人苦等多年也未有結果。幾位廣告聯署人亦有提出單程證審核制度若繼續由中國政府掌控的話,其漏洞仍會一直存在。再說,香港的資源有限,從前,很多新移民因為怕別人看不起,會努力融入社會,漸漸成為香港人,故此,絕大部分香港人都是刻苦耐勞,未到最後一刻都不會向政府求助。自九七後,來港的中國新移民都急於申請公共房屋及綜援等,實際上正與香港本土人士爭逐資源。每日一百五十個名額,十六年下來已經差不多八十萬人。若這名額還不減少,香港人還要繳多少稅款去供養這些新移民呢? 別忘記,他們對香港未作出任何貢獻的,雖然這個說法較為殘忍,但卻是事實。

今日係二零一八年九月三日,亦即係開學日。今日我要返早。唉,返早最憎就係逼地鐵。八點幾去到油塘站,個月台已經塞到爆晒棚,條人龍排到上樓梯口。冇計啦!今日我地香港既人口已經直逼一千萬。而家既單程證配額已經增加到每日二百人,而自由行呀、優才計劃呀、內地生來港讀大學呀,年年政府都話要加大力度,令香港能夠「全面面向祖國」,咪搞到人口爆棚囉!呀長毛、社記、白鴿、工黨、左廿、學聯學民個D,一日到黑上街,一邊呼籲市民唔好歧視由內地來港既新香港人,一邊又話咩要爭取政府增加配套設施,減輕人口增加帶黎既壓力。收皮啦好心!呢D野班友嗌左十年都黎緊頭,由中學雞到大學雞,由青年人到老年人,政府十年黎都係睬佢地有味。

請神秘顧客應該請學生妹

喺因為……..十個SALES 有八個都對學生妹態度特別差。如果俾學生做神秘顧客一定會清楚知道間店員工真真正正嘅服務態度好定唔好! 不論是名店賣衫賣鞋賣手袋賣褲賣裙賣筆 ……而上至廣場的化妝品店、下至地鋪藥房及小型時裝店都好!你可能覺得誇張,又可能喺d sales一眼就睇得出「學生妹,鬼有消費能力咩?sale佢?最多咪買枝廿蚊雞嘅襪頭膠!」倒說得有理,Sale一個消費少的, 倒不如花多點嘴頭sale一閒閒哋買兩三袋嘅內地人客?

它的書名已經闡明了這個觀點:《香港人之香港史》。說來有趣,這本書的作者蔡榮芳並不是香港人,而是台灣人,但他卻深入地以 「在地」的方法分析了幾百篇歷史文獻,從鴉片戰爭開始,敍述香港割讓給英國之後,華人在香港社會的形成與演變,再到省港大罷工至抗日戰爭,這大約百年之間, 來自中國政治、社會運動衝擊下,香港的歷史演變以及主要社會和政治運動,是一本香港的早期史。

以孔令瑜的「歧視」指控戰書開路、加上中國派的議會封殺,配合中共喉舌的「新香港人論」高唱入雲。連「港人優先」都會被扣上「歧視」和「分化」帽子,整個中國派聯盟喊打喊殺聯署反對兩個本土立場的議員,後者明顯在建制上顯得勢孤力弱,但民間抗陸民意卻沸沸揚揚,威脅到許多以「服務」新移民為主的組織的既得利益。所以他們伙結販賣「民主救國論」多年的民主黨公民黨等勢力,拿著「家庭團聚」的天條在「單程證制度」附近加裝鋼絲圍欄,再抹黑全港市民都是歧視新移民,以期令「單程證制度」成為一個神聖不可侵犯,談都不可談的問題,以保證他們現有的組織利益不受威脅。

擁有民主制度的美國政府,竟然會被「推翻」,由「新政權」「取代」。究竟為何美國的民主制度會被「推翻」呢?故事並沒有清楚交代,但這設定彷彿暗示著由於美國政府財政崩潰,右翼抬頭推翻政府。而「新美國」並不是一個民主的政府,更推行「國定殺戮日」這項政策,背後真正的目的很容易理解,就是要利用人性,讓富人站出來清除窮人、病人等弱勢群體,以減少「多餘」的人口。

雖然建制派不斷以各種手段打壓收回單程證審批權的訴求,並以「分化」、「排外」、「歧視」等詞語妖魔化有關政策討論,但范國威表示絕不退縮,並在今天立法會辯論其提出的「港人優先」議案時,就人口政策、教育、房屋、勞工和旅遊政策等五大政策範疇提出「港人優先」的政策倡議及進行辯論。

「港人優先」聽起來好像沒有甚麼問題,這四個字給港人的想像空間很大,在反大陸人和反新移民的仇恨浪潮之下,讓部分香港人覺得自己比他們優越和高人一等,又覺得來自內地的人文化低劣,是來搶略香港資源「蝗蟲」。某程度上,這種想法漸漸形成了一種類似族群主義的意識形態,排斥外來的人士,例如內地遊客、內地留學生和內地新移民。

這篇作文可算是中上之作,可以作為販賣悲情的範文拿去貼堂。可惜的是,《蘋果日報》做的資料搜尋工作也太馬虎了。原來該位雙非學童,早前才被影到當眾小便,而他的爸爸接受訪問時,指有幼稚園以廣東話面試是歧視。於是「中國也有好人論」不攻自破,而王太口中那麼動聽的公義,早就化成了雙非童在街上的一灘小便。《蘋果日報》的穿崩程度,直逼CCTV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