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矛盾

淺談香港人的經濟幼稚症

上個月因工上左長三角一帶,閒時去左果度的超級市場行下。然後我睇到果度有個「入口專區」,專賣(聲稱)係外國入口的貨品。八卦之下行入去望下,就見到親愛嘅兩磅裝港版藍罐曲奇貼住張「原裝香港入口」放左係度賣。呢罐係香港賣一百二十五蚊嘅藍罐曲奇,係呢度係賣一百四十五蚊人仔,用八算兌一兌,即是一百八十蚊港紙,貴香港接近一半。你無睇錯,係貴接近一半,點解﹖

依照第8條第1款,這是一條防止兒童被不必要跨國養育之條文,條文明確規定兒童之國籍、姓名及家庭關係都不能受到非法干擾。這條文明顯是用來針對如白澳政策等「文明化」行為,所謂白澳政策,是澳洲政府曾認為土著民族不夠文明,於是將土著民族之兒童強行拐帶,並重新安置於信仰基督之白人家庭,以使土著白種化。所以當左膠們認為香港方為「文明」社會,肖友懷脫離其原生國家及文化,於香港受教育更好,這無疑是白澳政策之翻版,是可恥的帝國主義行徑!更為人類社會所不能容!

肖氏人蛇牽涉的是香港人口政策之問題,本土派長久以來向港府爭取取回單程證審批權,卻依然未見成果。今日肖友懷更進一步,直接跨過了本已搖搖欲墜的制度城牆,若得到正式的居港權,就會成為了第一個成功以非法手段奪得香港福利權之人,分薄香港人應有的福利資源。

肖友懷慘?香港人仲慘

「哎呀,懷仔好陰公呀,9年屈係屋企,冇書讀又冇街出,好可憐呀,而家仲話要遣返佢返上去,等人哋骨肉分離,你哋班廢青有冇人性架!」

肥仔屠城記

肖姓人蛇,聲稱隱匿香港九年,這段時期當然不算入藉香港的數,他在香港每一秒鐘都是欺詐而來,沒有誰比誰更高尚,如果公然欺騙香港及中共國兩地入境署都不算犯法,那其實什麼一地兩地N個檢都不需要了,海關入境都是擺着當裝飾而已,索性拆除香港所有邊關吧。

嗰朝班主任時間,黃老師帶住個好大份嘅肥仔走入嚟課室。本身,見個肥仔著住件「Eat,Sleep,recycle」衫,我仲以為係提早上健康教育堂,想借呢個人板提醒我地健康飲食同運動嘅重要性。但原來…

為左懷仔好,應盡快遣返

唔好以為幫佢攞到個證係為佢好,咁樣完全係愛佢變成害佢。你以為佢黎喺香港就有保障有福利可以生活得好?連我地土生土長嘅都生活唔到,佢論學識論技能論視野都如同白紙,佢點生存?靠搣津貼搣福利?佢呢啲已經暴露喺鎂光燈下嘅人,愈搣就愈會被狙擊,你覺得一個9年黎都冇出過街同人相處嘅人,有冇足夠嘅IQ、EQ、AQ去面對呢種壓力?我都幾肯定佢冇。

每次有人想用Bayesian_Probability嘅時候,就會有班科學撚走出嚟話佢「唔科學」、「鳩估」、「唔客觀」。(本書真係咁寫架…我唔係學林非講嘢架…)

近期化妝品店、藥房等的營業額增長實已逐漸見頂,「一週一行」實施,必然加速零售業的生態改變,以短線內地客、水貨客為主要顧客的商鋪,可能出現結業潮。相關從業員的生計可能受到暫時影響,但隨著服務本地市場的商鋪重臨,自然產生足夠的就業機會。店鋪主打街坊生意,對本地消費者和小商戶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整個旅遊和零售行業回復常態,對香港社會非常重要。

日子有功,「普通話教學」經年、「推廣普通話」累月,新一代廣東人已經講唔出廣東話;珠海本土文化名人吳國基,據《大公報》報道,「組建了一個舞獅隊,成員都是十五歲以下的學生,但這些孩子中沒有一個人會說粵語。吳國基說,發現這種現象後他非常難受,『我們舞南獅的,居然連粵語都不會說,我覺得丟死人了』」

我認為對母校的歸屬感從來都不是來自學校的輝煌成就,而是一群在校內互相鼓勵的同學,用心教學的老師,還有能讓同學一起為著同一個目標而努力的社際比賽。這種種開心回憶,才是令我享受這中學生涯的原因。但同學若需再到內地頻繁交流,恐怕會使其本已忙碌的校園生活更為「充實」,因而疏忽學業,可謂與計劃中提升學習成效之目標相違。

珍妮曲奇餅店因為強國遊客銳減,所以決定「計劃回歸本土,重新吸納香港人生意」,這年頭,打著本土旗號,即使沾不了好處,起碼可以贏到一點掌聲。但為何珍妮曲奇卻逆市而行,惹來圍罵喪插?看倌如果記性不壞,應該會記得當日這間聲稱要回歸本土的商店做得何其難看,網上盛傳他們經常中午落半閘只做強國人和遊客生意,說廣東話的一律回應無貨,「問佢係咪唔做港人生意仲要話係」。

近年香港中港矛盾越演越烈,更在上水、元朗、沙田等水貨熱點發生反水貨示威,反映香港人對內地遊客及水貨客的不滿。

單看見韓紅的死人樣已經好憎,配上洗腦式鳩叫山歌,就更憎。而被邀請來合唱的Eason,單是出現在台上已令港人呼歡拍手。單是共站在台上,那種喜愛與憎恨已教人精神崩裂。

環顧四周,無論遍佈範圍抑或影響深淺,目前的小學普教中已非昔日可比。小學生辨音不清、普通話好過粵語、甚至不可用母語道出完整句子的景況。舊日以為荒謬,今日的香港卻時有出現,不若過往所見普教中的影響,但現今竟然發生。歸根究底,今日的普教中已和過往不同,是影響深遠幾倍的變化版本。

罵錯了人,確實柒了。但是,此柒者,完全無法與彼柒者相比。那些久等了有人「弄哭」一件小朋友的場面上演的人性的契弟,必會是歷史的柒頭,為後人所恥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