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矛盾

明明走私賊同班中國妓女一樣,都係用旅客身份來港,然後做嘢,得啲妓女次次中招上鏡,電視新聞報紙頭版都有得上時,走私嘅人竟然無事,我覺得好唔抵囉~

細路女喊唔喊並非重點

行動愈激烈,罪行和後果就更嚴重。筆者不禁要問:究竟有多少香港人願意為了反水貨客而留案底甚至坐監?過去每次行動的人數大約有數百人,並沒有明顯的增長。相比起「本土派組織」臉書帖子的數千個「讚好」,真正會走上街頭、肯犧牲的人只佔少數,其餘大部分支持者也只是「鍵盤戰土」,不願意承擔任何後果,扮演著「推人去送死」的角色。

不要到後果出現了才清醒

時間一日一日咁過,起初以為又怎會殺到元朗。原來對自由行,水貨客來説,上水只不過是第一站,這兩年內,接二連三,新界的沙田的新城市,旺角的新世紀,屯門的市廣場,元朗的大馬路,也變天了,荒謬得一條街道六十多間藥房,商人為的是賺盡一分一毫。以前市民週六日消閒娛樂的地方都變成了藥房,金鋪,小時候的冒險樂園,也被抺到歷史了,換來的是卻冷酷無情的商場。Giordano,Bossini也變成了Chanel、Dior、Agnes b、Burberry,都一式一樣,再也找不到落腳點。

有一種邏輯,叫中國邏輯

到底買東西是恩惠,賣東西也是恩惠。那可不可以換句話說,是香港把最好的奶粉呀金飾呀送給大陸人,大陸人倒要感恩。而每年用真金白銀買東江水,是香港來跟大陸送錢,大陸人要感恩。喔忘了,還未計四川地震時香港人「被捐款」的一億港元呢。這樣白白送錢給大陸,大陸人是不是更該感謝香港人呢﹖(畢竟大陸人的「送錢」論其實並不成立,因他們付錢的同時也是有拿走貨品,何「送」之有?反而香港就真的無故送了一億元過去。)

紀錄2014年的上水變遷

因為朋友的提議,我也開始嘗試紀錄香港一年之間的變化。從2014年開始,也一直拍攝上水區內的變化,畢竟找尋熟悉地方的變幻之處是比較容易,同時更沒有藉口讓自己懶惰不拍攝。這種長時間紀實的拍攝,真的比我想像要困難得多。很多時候,這些小店都是突然之間,無聲無息地倒下,連拿起相機的機會也趕不及。

香港人,一步都不能退

香港已經快被輪姦得體無完膚,還要加闊閘機讓水貨客更為放肆,猶如叫女人腿張開讓強姦犯任意插進,簡直本末倒置。女人的陰道跟閘機都不能無限加闊,而香港人的底線更萬萬不可無限下調。

我有說是做街坊生意嗎?香港人買假藥會去消委會投訴,但大陸人不會。香港人就是什麼也投訴,也反對,才弄得現在一事無成。我開店,妳身為女友可選支持,可選鼓勵,也可選默不作聲。在我搵錢的藍圖下,妳這個女友有三個選擇,而不是質疑。妳明不明白?

農曆新年的上水光景

農曆年前的上水,你可以感受到香港版的春運,成千上萬的人流與及手推車、大背包、手抽袋等,全都塞進了北上的火車。此等環境,大家在電視新聞上都可以觀看得到。不過當「春運」過去,上水回復了已消失了十數年的光景:井然的街道、疏落的人流、夜晚出動的小販檔、不再滿耳是普通話,也不用好似玩美式足球般閃避拉車的人流,上水變回了過往邊陲小市鎮的光景。一年一遇差天共地的光景,真的有點像生態攝影。

五歲的五毛

我發現小朋友的邏輯,其實跟土共藍絲大中華膠以及支那人是九成相似的。後面幾者的用字比較成熟,援引的謬論也比較多樣,是他們與小朋友唯一的分別。中國跟中國人兩詞的毒害太深,成年人脫離不了,小朋友就會身受其害。身為香港人,胡亂歸邊,閒來無事是沒有問題的,九七之前也會沒有問題的,但時至今日,「大家都會過新年因此大家都是中國人」這種論調,一深入思考,就會像細沙一樣隨風瓦解。大家無視香港人跟中國人的差異,胡亂歸邊,所暴露的就是自己思辯能力的低落。

假若時代廣場願意為了香港著想,不讓歪理、惡勢力繼續威脅香港,就應該嘗試創立先例,反過來追究該家長疏忽照顧,致使商場的損失。這樣做能向所有人,包括來自各地的旅客以及本地市民,發出強而有力的訊息:顧客不是大哂的。你做錯了,商場、商店沒有必要為你的錯而「埋單」。相反,因自己過錯,你需要承擔責任。此情況就等如顧客在商店弄毀商品一樣,需要照價賠償。

陸客人潮與光復香港

我依然認為「光復屯門」及「光復沙田」人士還是能夠掌握到目前香港社會向下沉淪的一大重要關鍵,遠比某些聲稱「泛眾愛」和把一切問題簡約成「階級矛盾」的偏執人士來得清醒。拋開「光復屯門」及「光復沙田」行動的某些可議行為不談,聚焦上述「一個中心、四個基本點」,進而開出解決問題的藥方,已成當務之急。

一簽多行是個慢性毒藥,其毒性已一一浮現,看看全港各區,那裡沒有他們的蹤影,深圳市委書記王榮亦坦白承認,因為大陸的食品安全,導致大量深圳人來港購物,形成水貨客問題嚴重的主因。以上說法當然沒有香港人反對,但有一點大家是沒有想過的,就是有多大量的深圳人來港從是水貨走私活動,從入境處的資料得知,近8成的一簽多行人士從事水貨活動,而跟香港人水貨客的比例是6比4:6名大陸人比4名香港人!所以持一簽多行的人士,絕對不是一名旅客,他們只一批當香港是雜貨店或貨倉的人士!

溝淡換血,深耕細作

自 2003 年以來,獲批入境的「港漂」數目累計超過 16 萬人!呢16萬人當中,除左高學歷畢業黎搶工作外、仲有接近100個創業團隊,係團隊!即係話,好多人一黎香港畢業後就做老闆,真係你老闆呀!為左更方便獲得香港資源,呢批港漂更加自組左一個叫港漂圈的平台,為大陸生提供香港所有資訊,升學就業買棲租屋創業等等。

走私賊之變

這兩三年來,香港人被中共和牠的走私賊踩到上心口,別說屯門上水,其實香港十八區那裡沒有共賊?鳩嗚匪類,香港各地以藥房奶房金器房引狼入室的走私特區已經鍊成,登山有沈香賊,露營有圈地賊,海域有濫捕賊,港人出街上山下海,全是匪類橫行,掛名警察的公安們,兩掌十指長期拗出畸形,律法秩序形同虛設,中共港共合力摧毀港人生活,我們忍無可忍,反抗暴政,不單合情,而且合理。

時逢遮革過後,中港衝突與日俱增,「紅色滲透」問題再度掀起了香港人的熱烈討論。前幾天和在大陸長大、近年在香港生活的朋友聊起這個話題,雖然他沒有講述很多關於共青團的資料,可是他以港漂(同時也是前陸生)的身份跟我分享了很多他對陸生參選香港的大學學生會的看法,我覺得蠻值得香港人看,也值得叶同學和其他陸生看。

「你從那裡來?」「香港」「哦!中國人。」「不不不!香港人不等如中國人,雖然我們是同一個民族,香港仍是屬於中國,但其實我們是完全不一樣的。」